系統公告
最新消息

10/31前,享5%點數回饋|





本週熱門書|



新書搶鮮看|新鮮發行好書

問鬼

薛舒

我的手剛伸出去,就被一巴掌狠狠打了回來,並且,我耳朵裡聽到的是我母親楊淑英蒼老而急迫的聲音:阿弟,醒過來,快醒過來啊! 睜開眼睛,我看見楊淑英正抓著我伸向菲菲的那隻手,手的感覺是火辣辣的,而楊淑英正以一種既幸福又悲哀的眼神看著我,發出一串恨鐵不成鋼的感嘆:哎,阿弟啊,你怎麼長不大呀!你的鹹豬腳啥時候才能老實點? 楊淑英闖入我臥室的這一夜,正是四月初的一個凌晨,她把我從一場剛進入角色的春夢中強行拉了出來。在夢中,我為自己虛構了一個叫菲菲的女朋友,並且我們的關係正發展到白日化階段。然而,楊淑英把我好不容易構架起來的一場完整而甜蜜的夢無端地打斷了,眼睛一睜開,那個叫菲菲的女孩即刻不知所蹤,為此,我還未完全甦醒的情緒變得懊惱不已。 我想回憶一下夢中虛構的女朋友的容貌,可是很遺憾,我只看到那個叫菲菲的女孩半裸的白皙軀體,她在我的夢中竟沒有面容。更令人沮喪的是,即便是那具身體,也沒有全部裸露。我還沒來得及把菲菲的內衣脫掉,楊淑英就殘酷地把我搖醒了。醒來後我就知道,我伸向菲菲的手,毫無疑問是伸進了楊淑英的懷裡,於是,楊淑英對我發出了第一萬次的指責:你的鹹豬腳,老毛病怎麼戒不掉呢? 說完這句話,楊淑英忽然改變語調,以詭異而神秘的口吻宣佈了一條莫須有的消息:阿弟,你阿爸剛才託夢給我,說你三叔叔死了! 楊淑英說的這句話,在我聽來是一句十分陌生的話。阿爸、三叔叔,這兩個人物在我的日常生活中是從來不會出現的,因為我根本就沒見過我父親喬元生,或者說,我見過他,但忘了。至於三叔叔喬元德,我也已經有二十六年沒見了,依稀記得,他是一個黑瘦的矮個子男人,似乎很有力氣,別的就不知道了。楊淑英知道的也不會比我多,早在二十六年前,她就帶著她的兒子喬凡谷離開劉灣鎮,離開喬家宅,回到了市區的娘家。二十六年中,她似乎從未找到過一個必須回劉灣鎮的理由,當然,她不是故意要迴避什麼,她只是順其自然。 劉灣鎮是我的故鄉,喬家宅是我曾經的家,只不過二十六年來我從未回去過。其實,回不回劉灣老家,我做不了主,楊淑英不願意回去,我自然也不會獨自回去。似乎,楊淑英對劉灣鎮和喬家宅素來忌諱,甚至不願意提及劉灣鎮以及生活在劉灣鎮上的親人,她一貫的態度讓我幾乎不敢打聽有關劉灣老家以及喬家的事。這樣的日子已經過了二十多年,好像也沒什麼不妥。然而,在這個天還未亮起來的四月凌晨,楊淑英卻破天荒地提起了劉灣老家的兩個人物:阿爸和三叔叔。 我斜靠在枕頭上,好一會兒才想起這兩個人究竟是誰,我想起他們是誰後就笑了出來,我笑著對楊淑英說:我阿爸?你說的是鄭宗義還是喬元生? 楊淑英在我的鹹豬腳上打了第二巴掌:小赤佬!不許瞎三話四。我說的就是你親阿爸喬元生。喬元生託夢給我,說你三叔叔死了,喬元德死了。 說完,楊淑英拾起我的鹹豬腳,一把握在手心裡:你阿爸託夢給我說,要讓阿弟去送葬。他說,阿弟是喬家的後代,一定要去。



不撞男牆不回頭|









我心中的那個人|一直都在



戀愛吧江小姐

時而劍拔弩張、時而曖昧撩人的職場上下級戀愛,在這場愛情的角逐戲裡,究竟是誰會首戰告捷?

輕小說推坑

年底必看輕小說!你讀了嗎~

貝倫與露西恩

世間至美的愛情詩篇,精靈公主與凡人相戀之淒美神話

璧玉弓

俠義恩仇、秘境神獸、寶物神兵、愛恨情慾,一次滿足新舊派武俠迷



冤家路狠窄|



半七捕物帳|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