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你去死吧!”

電腦前的男人愣了一會兒。畢竟在報完自己的身家資料後,沒頭沒腦的被這麼一記訊息砸中,傷得可算不輕。這是在網路上遇到的美眉,不過也是她自稱啦……聊得其實挺投機的;結果等他說完自己的基本資料後,居然就這樣砸過來一句。

“咦?美眉?”

“我只是做個實驗而已,你別介意。”

實驗,什麼實驗要用到這句話呀!?

“美女說什麼我都不會介意的啦!妳也是成大的嗎?”

人家說近水樓台先得月,就算如痞子蔡先生所言:『自古紅顏多薄命,成大女生萬萬歲』,但還不是給他遇到了輕舞飛揚那麼正點的妞,寧可錯殺一百,絕不能放過一人,他可不想白白地讓美女從手中溜走。

“嗯……你想見面嗎?”

哇!真是主動!不會是所謂的恐龍吧?

“一起吃個晚飯?ok?”

“沒問題!”

“妳真是乾脆,我現在在電腦教室……”

下面飛快的又出現另一顆蛋糕。

“明天晚上,如果你能的話,明天晚上再出來吃。”

“嗄?!還要等到明天晚上喔……我沒事啦……好吧!幾點呢?”

“七點三十二分,在校門口。”

七點三十二分?男人看了看電腦螢幕右下方的時間,現在是三十七分,她怎麼那麼堅持在三十二分咧?約七點半不就好了!哪有人約這種非整時時間的?

嘖!算了,這麼特別的約法,說不定正是特別的女人呢!為了一睹紅顏風采,只好犧牲點囉!

“一言為定喔!”

“好……”對方傳來一個具有刪節號的訊息後,又補打一個“對不起了!”

對不起?美眉沒頭沒腦的打了三個沒啥相干的字,弄得他在電腦邊愣一愣的,才要傳回去問一個所以然,卻發現美眉已經飛快的下了站。

跑的真快!男人搔了搔頭,上bbs嘛,就希望可比遇上一個正點一點的網友,說不定就給他遇上一個漂亮點的,呵,他還是期待明晚的美女之約吧!

男人竊笑著,離開了電腦教室。

*********************************

江明風,成大統計三。

夏筱琴復習著男人的資料,剛剛在站上主動來聊天的男人,他是她的試驗品,雖然很抱歉,但是她卻非做這個實驗不可!

打上那四個字時,她心中其實是萬般猶豫,但是為了一試結果,她必須賭他一賭,要不然……她永遠都會陷入五里霧裡的!

該走了!長及臀的黑髮披散,筱琴拎起背包時,注意到四周送來的眼光。

美豔無雙,能形容她的,只有這個詞。

可是在她豔麗的外表下,總是蹙緊著雙眉,帶著憂容,或許男人喜歡這種感覺,他們喜愛她在豔麗的外表下,夾帶著的那份憂愁。

她離開網咖後,回到人車鼎沸的街道。身上穿的是某私立女子高級中學的純白制服,她還只是一個高二生,而且是一個遠在台北的高二生。

是呀,她在台北,但是她剛剛卻跟一位成大的學生,明晚約在成大的校門口;為什麼要和那麼遠的人見面呢?她只是想試試,什麼叫做『巧合』。如果明晚七點三十二分之前,她的實驗失敗了,她不但會跟那男人道歉,星期日下去找他,還非請他一頓不可!

如果,實驗失敗的話。

*********************************************************************

早上七點半,已經熱鬧非常。這條路充斥著上學的人兒,有三分之一的人手上還捧著書。在路上、在公車上,隨處可見。筱琴坐在公車最後面,前面幾個衣衫不整男孩從上車到現在就一直打量她。

所以,她不得不把書搬出來擋住自己的視線,當救兵用。

好不容易到了站,穿過那些男孩子們時,依照慣例的,她被摸了一把;不過這次,她把一時氣氛欲出口的話硬是給忍下來了!在晚上七點三十二分之前,她什麼都不能再說!

帶著滿腔怒氣,筱琴走進了教室。

「美女!」好友應菱紛扔過一條抹布,「今天遲到了一點喔,快點打掃,不然等一下小龜又要找妳麻煩了!」

筱琴接過抹布,很快的走到窗戶邊擦著。小龜本名黃悅貞,是一個極盡挑剔之能事的女人,看她一直不順眼。她不知道,至少就她有記憶以來,她沒犯著過她……唯一惹到她的,大概就是這張皮相了。

說曹操曹操就到,小龜慢慢的踱向她。

「夏筱琴,可不可以麻煩妳下次早一點來?!」真是,光看到她她就煩,「萬一沒做完會害得全班整潔分數被扣妳知道嗎?!」

「我知道了。」筱琴輕聲的說著,她一向不喜歡跟人爭吵,「下次我會注意。」

「喂!醜八怪,妳又找筱琴麻煩了!」菱紛一個箭步上前,擋在筱琴和黃悅貞中間,「妳幹嘛老找她麻煩呀!要是看人家漂亮不爽,妳不會去整容呀!」

「菱紛!!」怎麼話說的那麼難聽!「不要說了!」

菱紛個性剛烈是眾所周知,連黃悅貞也不敢對她吭半聲的忿忿離去;有她在身邊,筱琴卻益顯得的溫弱。

「筱琴,不是我說妳,外表長得一付會勾引人的臉,不知道的還以為妳很外放!結果呢,妳實在是溫吞的可以!」菱紛又開始說教了,「不是什麼事情都可以沒關係、無所謂的,人要有一點起碼的自尊和……」

她知道、這些她都知道。

可是她就是不想去招惹是非,人與人之間,難免會有磨擦,只要有一方願意讓步,不就天下太平了?能忍就儘量忍,反正又不會少一塊肉是不?她喜歡聽人說她隨和,也不願說她自我!

「妳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呀!?妳以為這樣叫隨和呀!」菱紛還在喋喋不休,「那叫做沒個性!」

沒個性!!

筱琴愣住了,但是雙眼凝視著窗戶的她,並沒有被菱紛發現到。她的手停在玻璃上,思索的剛剛菱紛的一席話。她沒個性?呵……每晚攬鏡自照時,她都覺得自己是這世上最有個性的女孩子……至少當她換上火辣服裝,隻身走在西門町街頭時,她是個個性十足的女孩。

所以,在日常生活中,她得儲備一點活力。

上課鐘響,第一節便是導師的課。筱琴慵懶的坐了下來,對於這些高中課程,她是不怎麼在意的。即使她不是分在好班,但是當初進校的智力測驗,她榮居全校第一,全國第三。

考試也是隨便考考,她知道自己的記憶力有多驚人,所以在乎這些課業是浪費時間。她當下有其他的事得做,非常重要的事。

「各位同學,要告訴大家一個壞消息。我們那位失蹤的三年級同學,已經被找到了,她在大漢溪內被發現,沒有任何掙扎與傷痕,警方認為是自殺。」導師說的時候有點哀傷,班上也起了驚呼,「我希望大家如果有壓力要說出來,不要一個人在那裡鑽牛角尖,什麼話也不說,死不是解決的方式。」

誰說不是,至少解決了『妳本來要做這件事』的麻煩,剩下的交給活著的人處理,這不就是自殺人的想法麼?

「那個學姊,一星期前失蹤的!」菱紛就坐在筱琴隔壁,湊過來小聲的說,「就是上次找妳麻煩的那一個!」

「噓!妳小聲一點!」筱琴用肩膀頂了頂她,「妳這樣接話好像說是跟我有關係!」

「我哪有這個意思!」菱紛說的更大聲了,「我的意思是──她活該!」

現場,一下子安靜下來。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