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整個班上包括老師,都睜著不可思議的雙眼看著說的興高采烈的菱紛。她們正在確定自己的耳朵,有沒有聽錯了什麼……剛剛菱紛不會是說……那個學姊死了是活該吧?!

「應菱紛,妳剛剛說什麼活該?」導師趕忙確定一下,她擔心的是自己的班上會不會有所謂的問題學生。

「我……」菱紛趕忙站起,被這樣的突然嚇住了,她沒想到聲音會大的全班都聽的見。

「她在說我們的一個朋友。」還是筱琴接話接的快,「我們不怎麼喜歡她,所以聊她聊的正起勁。」

高處的菱紛感激的對筱琴眨了一下眼。筱琴則回以『受不了妳』的微笑,繼續看向導師,因為這種理由出口,免不了還有一頓刮!

「我在說什麼,妳們居然在下面聊別的?」擺明了是不尊重她,「下次不要再這樣了,坐下吧!」

哦?這倒神,一頓刮子都沒挨到。

坐下後的菱紛甚至還吐了舌,一副調皮樣。筱琴也拿她沒輒,只是乖乖的拿出課本準備上那無趣的課。

不一會兒,菱紛的手遞了張白紙過來。

「妳還真不怕死耶!」筱琴用唇語一字一字的唸著,「才剛被罵又想傳紙條!」

只見菱紛聳聳肩,催促她趕快看紙條內容。筱琴打開一看,裡面只寫了幾個字:

《她怎麼會自殺?》

筱琴瞄了菱紛一眼,其實她懷疑的並沒有錯。死亡的那位學姊外號叫鶯鶯,是一個風雲人物,舉凡校內學生會、各項競賽都站有一席之地,人長得其實不差,有種亮眼的感覺和氣質。

但是就是因為鶯鶯是天之驕子,才會有一個自傲至極的性格,瞧不起不如她的人。而在上次的國語文演講、朗讀、作文三項競賽被筱琴奪去第一名寶座之後,鶯鶯便把對她視為眼中釘!帶著幾個一丘之貉,盡找她麻煩。

這是女校中最普遍的現象,她也就以忍字行天下;所以,小龜和鶯鶯比起來,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上禮拜的今天,菱紛去辦公室沒跟在她身邊,就被她們逮著機會。她們趁她去上洗手間時,硬是淋了她一身濕,鶯鶯還揪住她一綹頭髮嚴重警告她。她其實不懂,只不過是校內的一場小比賽而已,她何必看的那麼重?女孩子的心眼,真的就只有那麼小嗎?

她能怎麼辦?回來之後向導師請假早退,菱紛簡直氣翻天了,直說她為什麼不反抗!她能怎麼反抗?這種事大家不都希望儘量不張揚,更何況以鶯鶯的交遊廣闊,老師們對她進N大的殷切盼望,事情若鬧大了,老師會站在哪一方?最後吃虧的,還不是她。

二次傷害,她沒那麼自虐。

不過,這樣事事強出頭的女人,為什麼會自殺呢?的確是令人猜忌。筱琴和菱紛兩人開始互傳紙條,討論起來……呃,嚴格來說,在討論的只有菱紛一個人。

《我不知道……別管她了。》

《反正不管她怎麼死的,都是她活該。我又沒說錯,導仔幹嘛那麼激動!》

《妳別笨了,誰像妳這麼冷血呀!有人死了已經不得了,妳還在那邊說風涼話!導師一定把妳列為問題人物了!》

《嘿,我這次段考要考個前三名,她就不會把我列為問題人物啦!她會把我列為優等生,像供奉神明咧!》

《還扯!剩下的下課再說啦!她的眼睛好像瞄到了!》

《不要那麼怕事唄!妳功課不錯,她不會找妳麻煩的。》

《對,但是她會找妳……》

「應菱紛,妳在做什麼!!」

呃……才在寫紙條警告她,就立刻被逮到了!菱紛又是一付無所謂的態度,俏皮一笑,順勢要筱琴趕緊把紙條收起來!一句話也不說的乖乖罰站。導師要檢查紙條傳到哪裡去,她也是笑稱不知道。

菱紛便站著上課,而放在桌子上的手,居然還有一搭沒一搭的繼續和筱琴對話……

對於菱紛,筱琴倒真的是輸給她了!

*********************************************************************

「妳站的不會累呀!」一下課,菱紛居然還拉筱琴去逛校園解悶,「不想坐下來休息呀!」

「不會,這麼一點小運動我吃得消的!」菱紛順手還帶了報紙出來,找了石椅就坐了下來,「班上那種氣氛我待久了會瘋掉,不宜久留。」

班上的氣氛?對呀!才高二的她們,已經在為聯考拼命,幾乎班上每個人都戰戰兢兢的努力以赴,深怕N大一見著她們時把門給關上似的。

「看看,近一個月來都有自殺的人啊!」菱紛打開社會版,「已經五起了,而且全都是高中生呢!」

「娛樂版給我好嗎?」她一點也不喜歡看社會版,「要看社會有多少死人妳自己去看,我對劉德華比較關心。」

「妳不覺得很奇怪嗎?自殺的人個性多半都是活潑開朗……玄的很呢!」菱紛閤上報紙,儼然一付神探福爾摩斯之態,「其中必有蹊蹺!」

「是,大偵探,妳有空管這種不干妳事的事,怎麼不抽空看點書呢?」熱血兒女,大概是對菱紛最好的形容詞了,「妳剛不是說下次要考前三名嗎?」

「放心好了,這次考試我一定會唸書的,這樣在導仔眼裡比較好做事!」說是這樣說,菱紛還是繼續攤開報紙,「妳沒看鶯鶯,再怎麼囂張,學校升學還不是得看她!」

這話說的倒是中聽!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