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原來偷襲木白芷的人,正是藏匿在樹上的白衣男子。男子瞇著眼看了一會木白芷,這女人看樣子,又不像是姦細。

沒關係,再狡猾的狐狸,也會露出馬腳的。他不急,他要一步步揪出這女人背後的人。

隨後他十分厭惡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女孩,果斷的從衣襟內摸出一塊白色帕子仔仔細細擦乾凈自己的每一根手指。

擦完之後,隨手丟棄了那塊帕子。

要是木白芷知道對方當她是什麼臟東西一樣,肯定會跳起來和對方理論的。但是現在嘛,她昏了過去,什麼都不知道,不僅如此還被這混蛋的屬下摸了個遍。

“爺,並無任何的不妥,需要滅口嗎?”

半晌,白衣男子的手下檢查完畢,把該摸的不該摸的都摸了個遍,就差脫光檢查了,這才畢恭畢敬的向自家主子請示。

白衣男子揮手讓屬下退下,暫時不處理這女人,留著引出背後的人。

男子越過木白芷踱步走到躺在樹叢中生死不明的人面前,居高臨下的看著他,冷冷的開口。

“再裝死,我讓你真死!”

躺在地上的男子一聽這冷冽的聲音,立馬蹭的一下從地上跳了起來,嬉皮笑臉的看著眼前的白衣男子,討好的説道。

“曜,別這樣啊。我這不是餓暈了嗎,才醒過來。”

他心裏十分清楚,要是真把眼前這個人給惹毛了,那也真是吾命休矣了!

這樣的冰山還是不惹為妙!

而且這個男人,可不管你是皇帝還是誰,只要惹到他了,一樣廢了你。

百里曜淡淡的撇了一眼滿眼精光的歐陽潤,抬腳從木白芷的身上越過,淡淡道“回京”。

百里曜不知道,自己剛才百般嫌棄,還‘棄屍荒野’的村姑,在未來會成為自己求而不得、生為之歡、死為之苦的畢生摯愛。

當然,這些都是後話了。順帶也為自己屬下摸了她的事吃了N久的飛醋......

“別啊,京城一點都不好玩!”

話音剛落,一旁的歐陽潤也顧不得可憐被敲暈的木白芷,嚇得面色慘白急忙追了上去,嘴上不停……

“曜,你別這樣對我啊!你知不知道京城那簡直就是個牢籠啊……”

百里曜額角的青筋再一次跳了跳,這個男人,如果不是自己的好友,他一定一掌劈了他!

是自己交友不慎,不對,是這個男人死纏爛打!

百里曜自己也不想想,如果他不願意,歐陽潤能成為他的好友嗎。

所以説白了,這一切都是百里曜自己同意的。

…………

夕陽的余暉透過繁茂的樹木割成一塊塊斑駁的光暈,輕輕的灑在被敲暈的木白芷身上,忽的,木白芷顫動了一下睫毛,隨即瞬間睜開了眼睛,蹭的一下跳了起來。

木白芷摸了摸被打的地方,“嘶”真疼,靠,那混蛋居然下手這麼重!

那個混蛋,王八蛋,對一個女孩子下手這麼重,老娘詛咒他這輩子都被女人騎在頭上!

木白芷不知道自己這句話,還真是一語成讖。某個男人,在以後的日子,真的就被木白芷騎在頭上,作威作福,還不敢説什麼。

木白芷閉眼張開懷抱,吸了吸山裏的空氣,最幸運的是自己在這種危險的山林還活著……

“遭了,太陽都下山了。”木白芷睜開眼一瞧見天邊的色彩,臉色變得焦急。

木白芷也顧不得自己還活著的事情,急忙起身撿起掉在地上的靈芝,放進籃子裏,拍馬般的往山下跑去。

太陽落山後在山裏比白天那簡直是危險百倍!

要放在現代也就罷了,現在這像石器時代一樣的朝代,她連個防身工具都沒有,可見她能活著是有多幸運!

而且,她似乎已經聽見野獸的叫聲了。真是糟糕!

木白芷此時對那個敲昏她的人,恨得牙癢癢。

還好,今天她告訴爺爺奶奶,她有可能會晚點回去。不過都這會了,爺爺奶奶肯定在家等急了。

想到這裡,木白芷加快了速度。奔跑的途中,木白芷低頭看了眼挎籃中的靈芝,再次勾了勾唇角,難掩心頭的喜悅。

只要明天去鎮裏賣了靈芝,爺爺奶奶就不用再餓肚子了。…………

“爺爺,奶奶,我回來了。”木白芷推開破舊得快要掉落的木門,歡快的朝裏面喊道。

“白芷,你可回來了,再不回來,奶奶就要去找你了!”

劉氏一聽見木白芷的聲音,帶著哭腔回了一聲,急忙跑了出來。瞧見木白芷渾身上下雖然臟了點,但好在衣服沒有破損,這才稍微松了口氣。

但劉氏還是不放心,拉著木白芷上下徹底的檢查了一番。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