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不說我們了,陌兄,你這對被祝福的龍鳳姊弟才讓人羨慕呢,瞧,幾年不見,都長這麼大了。」阡仲離也懂人情,巧妙地將話題轉到陌家兒女身上,看著這對長相標緻的姊弟也是打心底喜歡。

「阡叔好、葬花夫人好。」陌云蝶與陌云謙同聲向阡仲離夫婦作揖行禮,阡仲離也滿意地伸手摸了摸他們的頭,葬花夫人更機靈,抓準時機接著開口。

「孩子們年紀小,還是別將他們綁在大人場合,我讓孟笙帶他們去園子裡逛逛吧。」

早在陌家姊弟倆走進大廳時,躲在柱子後的阡朧便已經注意到被忽略在門外的陌桑,她和其他陌家隨從一同停在大廳門旁不知自己能否一道進去,也沒有一個陌家人回頭給她任何指示,彷彿這人不存在般。

「妳叫陌桑?」看著她滿臉不知所措的模樣,阡朧自然地走上前打招呼,陌桑反而因這突如其來的友善而愣了一下,隨後默默地點頭,才用眼角餘光偷偷瞧他,阡朧歪著頭看她小心翼翼的模樣,不禁覺得有些好笑。

「妳想看就光明正大看啊,怎麼好像做了壞事一樣。」

「唔?我可以看嗎?」她原來是可以正眼直視人的嗎?

聽到她這莫名到無以復加的問題,阡朧忍不住翻了翻眼皮,深深嘆了口氣,這女孩再怎麼說也姓陌,就算非本家人也不該受到此等待遇,除非來歷……怎麼說呢?不清白吧。

畢竟阡陌兩家是多年世交,雙方的家族狀況阡朧還是略知一二,不過他還是初次見到陌家這麼對待一個同姓氏的陌家人。

「唉!走吧!裡頭無趣,我帶妳去更有意思的地方。」不再多問,阡朧伸手拉起陌桑的手便朝另一個方向走,但陌桑仍有些猶豫,支支吾吾的不知該不該跟著走,何況她還不知道對方是誰。

「你是誰?我應該不能隨便離開的……。」

「嘖!妳也不怎麼聰明嘛,裡面那些跟妳穿相同衣服的人,哪一個在意妳的存在了?既然他們不在乎妳,妳又何必管他們怎麼想?」阡朧皺起眉頭,用輕訓的語氣對陌桑說道,這麼不會替自己著想,怪不得要受欺凌。

「可他們是……。」

「再說了,有我幫妳,他們要敢追究,我就把方才在大門前演的那齣戲原封不動的搬出來再演一次!」不等陌桑說完,他又接著開口,就不信了,在他阡家屋簷下還敢唱什麼虛偽大戲。

「演戲?」眼前這漂亮男孩的話還真是越說越讓她糊塗了,見她表情呈現空白,阡朧只好搖搖頭直接拉著她離開,如此單蠢的腦袋,還是別強加太多事進去的好,而站在門邊的兩名隨從之一見狀也只是微勾了嘴角,兩人都沒有阻止的意思,靜靜地目送他們離開。

腹地龐大的阡家院內,不難理解會有自己的花園,種養著隨不同季節綻放的鮮花叢,不過對不懂賞花樂趣的阡朧而言,能結出甜美果實的果樹才最吸引他,所以在阡家院的花園一隅,有專屬於阡朧的小小果園,他也不喜歡照顧龐大數量的果樹,只是挑選幾樣他喜歡的水果,買下樹苗就吩咐下人照顧去了,林願之來了之後,這份差事便漸漸轉到林願之手上。

如今正值盛夏,角落邊栽種的兩株楊梅矮樹已經結出鮮紅果實,阡朧一路領著陌桑來到此處,然後微笑著摘下幾棵楊梅在衣服上擦了擦遞給她,陌桑則是遲疑了幾秒才伸手接過,一伸出手,阡朧才發現她手掌上的擦傷。

「是那個進門前還在窮緊張的傻瓜弄傷的吧!妳怎麼也不喊疼呢?」他語帶些許自責,方才怎就沒發現?不過也是這女孩太不會發出求救訊號了,受了委屈也只會默默承受,讓他看了就渾身不舒服。

「林願之,你身上還有藥吧?」明明身旁沒別人,他卻忽然叫出一個名字,而且還逕自對這名字問話,陌桑好奇地環視周圍一眼,卻沒發現半個人影,阡朧見自己的話沒得到回應,才想起林願之的顧慮,隨即伸手蓋住陌桑的雙眼,再次開口:

「現在可以給我了吧?」陌桑眼前忽然一黑,接著只覺身旁掠過一陣風,阡朧又很快將手移開了,不過另一手上不知何時已經多了一瓶傷藥。

「手。」他說,這次陌桑沒有停頓,很快就攤開了受傷的掌心。

沒過多久,兩人便坐在樹下一邊品嘗酸甜的楊梅,一邊閒適地聊起天來。

「鬼索?」

「是啊,我們陌家的家徽白藤,別稱就叫鬼索,可以長到超過一丈長呢!」陌桑一面形容自家家徽的模樣,一面試圖用手比劃出白藤的長度,誇張的表情逗笑了坐一旁的阡朧,其實一丈是多長他也沒什麼概念,不過能被陌家選作家徽肯定也不短了。

「那妳可知為何陌家要以這麼長的白藤作為家徽嗎?」總不可能只是因為很長吧?

「因為我們是傀儡師啊,雖然我們操縱那些死物並非真的需要繩索,但真正厲害的陌家人能夠控制的死物數量可是非常驚人的,就像一個優秀的傀儡師,能用長長的絲線同時讓好多角色活起來一樣,我們的能力也如同鬼索白藤,得以無限延伸。」陌桑自己說著也隱隱感到與有榮焉,似乎已經忘了陌家人是怎麼對待她的,阡朧也不多說,這女孩想以什麼姿態在陌家過日子他管不著,只要在阡家別讓他瞧著窩囊便行了。

「所以妳以後也會成為傀儡師吧?」這問題有些多餘,雖然被當空氣,但畢竟是帶來阡家作客了,未來都是要以傀儡師的身分為陌家效力的,阡朧也只是為了接續話題隨口一問,沒想到會聽到出乎意料的答案。

「我大概……不行吧。」只見陌桑低下頭幾近囁嚅的這麼回答,確實讓阡朧驚訝,如此思考正向開朗的女孩,怎麼一提到對陌家人而言理所應當的事反而沮喪了?

「怎麼不行了?妳是陌家人,凡是陌家人都應以成為傀儡師為目標不是嗎?」就算資質駑鈍,也應該以此為志不斷努力,找到屬於自己的價值不是?

「我會怕。」

「怕什麼?」

「死人……。」

奇了……真是奇了,專門玩弄死人的陌家人竟然怕死人?

阡朧饒有興味地看著陌桑垂得不能再低的腦袋,再次對著空氣說起話來。

「林願之,你聽到這小傢伙說的話了嗎?」

「聽到了。」聽到主子完全沒有自己也是小傢伙的自知之明了。

「妳怎麼能怕死人呢?他們又不會動,比活人還安全,妳完全可以靠自己的能力將他們玩弄於股掌間啊!」阡朧這自大的語氣聽起來倒像自己才是陌家人,陌桑聽著卻猛搖頭,回想起母親第一次強抓著自己去觸碰冰冷屍體時的恐懼感,自己嚇到哭著求饒的畫面便不斷浮現在腦海中,她終是克服不了。阡朧見她滿臉委屈,伸手攬住她的肩膀問道:

「陌桑小妹,我問妳,妳討不討厭大廳裡那對姊弟?」聽見這問題,陌桑思索一會兒本來還想搖頭,不料阡朧的嘴更快。

「我就當妳是討厭了,既然討厭,就要用自己的力量去贏過他們,好讓他們再也不敢看扁妳,我說的對不對?」

「嗯……。」得到認同,阡朧壓低音量笑著又開始出其他主意。

「我教妳,等妳學會傀儡術,一定要去亂葬崗挖個醜不拉基的屍體,然後悄無聲息地放在那個姊姊的枕邊,保證她一早醒來先嚇掉半條命!」

「咦?!那怎麼可以?」陌桑一聽連忙望向笑得一臉賊相的他,這種大逆不道的事情她可是連想法都不敢有,他卻頂著一張看似無害的漂亮小臉說得一派輕鬆,這人到底是誰?她又到底為什麼稀里糊塗得被牽著鼻子走?

「少主,都準備好了。」此時,矮樹後方再度傳來剛才只聞其聲不見其人的聲音,那聲音很輕,雖然是男聲卻不低沉,平穩又悅耳。阡朧一聽到林願之這麼說便率先起身,拍掉身上的塵土後朝陌桑伸出了手。

「走吧,看戲去!」陽光自上方灑落在阡朧身上,照得他明亮的笑容格外燦爛,一截烏黑長髮因彎腰而垂落耳邊,輕風一拂,分外嫵媚,讓陌桑簡直看痴了。

「陌桑小妹?怎麼啦?快走吧,晚了就看不到了。」不明所以的阡朧在她眼前揮了揮手才讓她猛然回神,一愣一愣得牽住他的手站起身,然後跟著他朝花園方向奔去。

她知道為什麼了,果然是因為漂亮吧。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