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陌子深與阡仲離乃八拜之交,曾一同調查一宗神秘的靈異盜墓案,破案後不僅兩人聲名大噪,那份患難之情也促成了這段義結金蘭,使阡陌兩家原本疏遠的關係來到前所未有的友好。

站在陌子深身旁的少年與他有著相似的神韻,不過表情可不似他愜意,神情嚴肅許多,深褐色雙瞳中透著緊張,衣袖下的十指緊捏得指節泛白,陌子深察覺兒子的壓力,笑呵呵地伸手用力拍了拍他的肩。

「云謙啊,放輕鬆點,不過是來作客,又不是要你娶老婆,如此心慌豈不是要丟咱陌家臉了?」前一句像在開玩笑,後一句又像批評,當了他兒子十三年,陌云謙很清楚自己父親並不如表面的慈祥。

「對不起,爹,是云謙太沉不住氣了。」陌云謙抿了抿乾澀的嘴唇,強自鎮定自己的過度緊張,但越是刻意這麼做,手就捏得越緊,不過他已將這雙不受控的手擺到身後佯裝自信了。

「去扶你姊姊下車吧。」陌子深仍面帶微笑,示意陌云謙去攙扶馬車上的人,然後率先走進阡家大門,說此話時,馬車後方的兩名隨行弟子已經下馬,個子高的負責拉開馬車門,個子小的則站在後方,迎接車內尊貴的小姐。

陌云謙走到門前才正要伸出手,裏頭卻探出一張女孩稚嫩的小臉,率先跳下馬車,陌云謙見狀退後了幾步,給女孩讓出一個空間來,她的身型嬌小,口鼻小巧,臉頰有些蒼白消瘦,一雙極具特色的灰色大眼倒是靈動得顧盼生輝,女孩也穿陌家家服,不過沒有戴額飾,身上也沒有任何妝髮,樸素得有些簡陋,一眼便知與陌云謙位階不同。她臉上帶著天真單純的笑容,對陌云謙有禮地點點頭,頭也沒抬,但頗有精神地說道:

「哥哥,姊姊說讓我扶便行。」

「妳?」這一聲哥哥喚得陌云謙渾身不舒服,質疑的問話還帶著一絲不屑,不過或許是女孩年紀太小,沒有聽出其中的貶意,仍舊保持著笑容回應。

「是,姊姊一路顛波,身子不太舒服,說我的力道才不會再晃得她頭暈。」

「可是妳……。」

「云謙,就讓她扶吧。」陌云謙還想說些什麼,車內已經傳來姊姊的軟語,此聲帶著微微的嬌氣,卻不覺生厭,且更多的是溫婉和氣,彷彿一聽便無法拒絕聲音主人的任何要求。既然姊姊都親自出聲了,陌云謙也不好再多加阻攔,逕自站到一旁,讓馬車外的女孩墊著腳尖努力將手伸到門邊,接著馬車內便伸出一隻白晰小手,牽住女孩的同時,也顯現了膚色的巨大差異,攙扶人的女孩明顯比馬車內的小姐黝黑的多,也瘦小的多。

嬌貴的陌家大小姐陌云蝶在小女孩的攙扶下將身子探出馬車,陽光的照耀下,額間的銀色額飾閃閃發光,而那張白裡透紅的精緻容顏,竟與陌云謙幾乎如出一轍,只是多了女孩獨有的柔和氣質,這對姊弟,是傳聞備受祝福的龍鳳胎。身處陌家,誰是力量最強大的家主,誰就是〝本家〞,作為陌子深的直系子女,身分自當不凡。

「姊姊,妳好漂亮啊。」小女孩笑咪咪地牽著陌云蝶走下馬車,陌云蝶微笑望了她一眼正想回應,腳下卻忽然漏踩一截木梯,不過一眨眼功夫,陌云蝶整個人已經朝後方一仰便要朝馬車門框上撞去,陌云謙動作更快,立刻上前一把推開女孩,及時接住了姊姊的身子,鬆口氣的同時又回首狠狠瞪了摔倒在地上的女孩一眼。

「妳搞什麼!」雖然在別人家門口大聲說話不太好看,但他還是壓低音量喝斥了女孩一聲,而對方似乎尚未反應過來,呆愣在地上不發一語,她剛才……應該沒有手滑吧?

「姊姊,妳沒事吧?」陌云謙隨後審視了一下站穩腳步的陌云蝶,後者輕應一聲表示無妨。

「所以才說來歷不明的東西不能亂撿,穿上家服就以為能跟我們平起平坐,騎到頭上來

了。」確認陌云蝶無大礙後,又見地上的她不說話,陌云謙忍不住多說兩句酸話,順勢將方才強自壓抑的不安情緒宣洩在她身上,讓自己更放鬆些。

「……。」女孩低下頭,逕自拍了拍擦傷的雙手,沒敢抬頭,陌云蝶漂亮的褐眼望向地上的她一會兒,眸間閃過微乎其微的寒意後,才出聲替她求情。

「云謙,不能全怪陌桑,是我自己不小心,陌桑沒抓緊罷了,既然沒事就別追究了。」話方落,她卻又皺起眉頭,閉了閉眼,人忽然有些無力險些摔倒,陌云謙連忙出手扶住。

「姊姊!妳還說沒事!快進屋吧,讓他們幫妳沖杯熱茶。」

「不礙事,就是又犯暈,休息一下便行,陌桑,別坐在地上了,一起進來吧。」在弟弟的攙扶下,陌云蝶才緩緩步下馬車走向大門,還不忘關心一旁的妹妹陌桑,而陌桑原本聽話地起身想跟在姊弟倆身後一道進門,卻被陌云謙凶狠的眼神給瞪住腳步,最後等到隨行弟子都跟進了門,她才默默地走進去。

「這戲唱得真好,林願之,你說是不是?」自始至終,這一幕都被坐在大門邊牆上的阡朧和林願之看得一清二楚,一聽說有客人,阡朧便迫不急待地想先看看是什麼人這麼大陣仗,要讓大家都換上家服迎接,真沒想到,聲名遠播的陌家除了愛用死人導戲,還喜歡親自上陣呢。

「嗯。」阡朧一臉玩味地對一旁的林願之發表看法,林願之也表示認同,然後阡朧漂亮的小臉又露出了深深的笑意。

「貴客大駕光臨就在門口唱大戲,我應該準備點餘興節目回敬才是,咱們上回在大哥院子作畫的絲瓜葉還有吧?」

「有的。」說作畫還算好聽了,那回根本是找碴。

「那快走吧!」有了主意的阡朧一說完,林願之已率先跳下高牆,然後轉身接住隨意從牆上胡亂滾下來的主子,兩人動作一氣呵成,默契十足。

「是不是不管我用什麼動作掉下來你都能接住我啊?」被林願之抓住雙腳,倒吊在他身前的阡朧望著他的褲管,又心血來潮一問。

「是。」

「嗯,那下回我得再想想新的姿勢了!」

「……。」這小子存心拿自己的命來試他功夫就是了。

大廳內,阡家夫婦偕同長子阡遲與其妻子一同迎接陌家貴客,還包括幾名重要的阡家門下子弟,對於遲遲不見阡朧的身影早在這家人的預料中。

「阿遲,見過你弟弟沒?」阡遲的妻子單煙雨是出嫁後首次出席這樣的場合,不免有些擔心失禮,所以湊到丈夫耳邊悄聲詢問,她是個溫文儒雅的乖巧妻子,雖然沒念過幾年書,但她恪守作為妻子應具備的三從四德,從不添亂,恬靜淡雅的氣質頗討夫家喜歡;而阡遲太過了解自己這個弟弟,聽到單煙雨的問話只是輕聲應道:

「甭擔心,那小子雖然玩心重了些,但是識大體的,要嘛乾脆不出現,要嘛就會禮數周到地出席。」不過通常是前者的機會大一些。

「陌家家主,陌子深先生到。」單煙雨點頭的同時,管家的聲音已從外頭傳來,接著便看到滿臉笑容的陌子深踏入了玄關。

「陌家大小姐陌云蝶、大公子陌云謙到。」尾隨在後的,是方才那對姊弟,陌云蝶的臉上掛著淺淺的微笑,氣質非凡,而陌云謙也已收起那份緊張,看起來大方不少,兩人一前一後步入大廳,讓滿是大人的空間增添幾分青春氣息。阡仲離夫婦見人都進來了,便上前有禮地開始寒暄,阡遲夫妻倆也隨後跟上。

「陌兄,許久未見,難得你百忙抽空蒞臨寒舍,近來可好?」

「呵呵!有阡弟這聲問候,怎會有什麼不好?倒是你,跟弟妹的氣色都頗佳,莫非有什麼喜事臨門?」陌子深作揖回禮,微笑著回應,阡仲離聞言臉上又是藏不住的喜色,葬花夫人也是難得的面露和顏開口:

「陌兄真是好眼力,不瞞你說,是犬子的夫人近日有喜,這不一家上下都給忙著安胎呢。」

「有喜啦!那真是恭喜!阡弟,你這兒子真乃少年英雄,腳步頗有青出於藍之勢啊!」陌子深一聽便順道望向他們後方的阡遲夫妻倆,阡遲與單煙雨也不忘禮數回揖。

「阡遲謝謝陌叔盛讚,未來也會恪守本分,絕不辜負長輩期待。」阡遲面對長輩的稱讚也不推辭,欣然接受。

說起這個阡家長子阡遲,那也是人人誇讚的阡家驕傲,十四歲完成初召,十七歲便學會祭靈並完整轉述靈體之語,二十歲已能準確且完善地分辨與淨化邪靈,使其收歸己用,外界人都說阡遲的天賦遠高過現任家主阡仲離,未來接手阡家當之無愧。且他素來嫉惡如仇,自參與除邪工作以來始終保持著雷風厲行、斬草除根的態度,從不錯漏,在世人間亦頗負盛名。

站在一旁的陌云謙不時將目光瞥向阡遲的方向,他身材十分高挑,與父親阡仲離有著相似的長相,面額微寬而顯得有些粗曠,但眼睛大而炯炯有神,在這些長輩面前也毫不遜色,顯得落落大方,實乃英雄之姿;同為長子,陌云謙想起自己方才在大門前的扭捏,便忍不住自嘆不如。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