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五年來,不負殺手名門林氏之名,林願之悄悄成為阡朧身邊最出色的暗衛,無時無刻藏在阡朧身邊暗處,不著痕跡地保護少主,這一點確實讓煩心阡朧成天嚷嚷著出門溜達的阡家家主阡仲離省力不少,再無須擔心遇刺,畢竟林氏殺手的實力有目共睹,而天賦異稟的林願之,有時速度甚至快到對手以為是阡朧使用了阡家人力量召出的邪靈,就這樣一傳十,十傳百,道上消息便成了:大名鼎鼎的阡家出了個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喚靈人,此人便是阡家次子阡朧公子。

當十四歲的阡朧本人聽到這名號時,他連〝初召〞都還未成功過。

初召,顧名思義,就是阡家每個成員正式成為喚靈人必經的路程,所謂喚靈人,便是能自由操控凡世間無肉體可依附的靈體,召其聽令辦事,多數是協助降伏世間妖獸與邪靈,操縱靈體的法門有很多種,但唯有阡家人能以血祭靈,與靈溝通,甚至奪取活物之身,讓靈體得以短暫復活,擁有此等力量的阡家人皆被尊稱為喚靈人。

而初召,便是只要成功召喚並操縱第一個靈體,就算是一名喚靈人;每個人開悟領略竅門的年齡各有不同,當然,通過初召的年紀越小,越會被當作極具資質的天之驕子。

在歷史悠久的阡家,目前出現過年紀最輕的喚靈人,是阡家第九代家主,阡塵,據載他完成初召時年僅六歲,當時的靈體還曾因為六歲幼童的頑劣心智差點釀成大禍,不過阡塵也因此順理成章地繼承家主之位。

自此之後,阡家喚靈人的初召年齡都約莫在十六到十八歲間,偶有少個一二歲的就可稱得上天資聰穎了,但若過了十八歲成年禮仍尚未成功初召,便說明此阡家人多半只是個平庸之輩了。

對現年十四歲的阡朧而言,要初召還稍嫌早了些,雖然他很想早點脫胎換骨成為喚靈人,好與總是保護他的林願之並肩作戰,但這能力也並非自身渴望就能早日領悟,所以在被外界誤傳成天才的同時,他只能默默坐在湖上涼亭邊,暗自祈求自己早日實至名歸了。

這是位在阡家院中心的一座湖,名為水月,湖面能清楚倒映岸邊整排垂掛觸湖的楊柳樹,只要一縷輕風便能掀起蜻蜓點水後的湖面漣漪。

因為家主討厭髒污和淤泥,總要定期清理,所以此湖不養花草,僅有阡朧堅持要養的幾尾蒼星魚,通往湖心的橋稱作還生橋,連接橋端的便是搭建在中央的六角涼亭,就像一抹檜木紅被畫筆一撇在湛藍湖心,涼亭上提著幾個娟秀的毛筆字,〝鏡花亭〞,恰恰與湖名相呼應,隨著日夜變換流光,此處便是一道鏡花水月般的風景。

百般聊賴地將滿手魚餌一把把撒向湖水,身著紫色家服的阡朧一面看著浮上來吃餌的魚群掀起一波波漣漪,一面思索著哪天自己才能獨當一面,至少也得先長得高過林願之才行。

「林願之,我好無聊。」涼亭內看不見別人,不過阡朧知道林願之不會離自己太遠,所以常常自言自語似的對著空氣說話,沒得到回應,他不死心。

「林願之,外面的人誇我是天才呢,你怎麼想?」雖然歸功於林願之的身手,不過作為主子怎能被手下掩過鋒芒?但……還是沒有回應。

他微噘起嘴停頓幾秒,靈巧的眼珠轉了轉便心生一計,朝涼亭邊上圍欄一攀,立刻倒栽蔥式地翻落圍欄,霎那間,他的胸前已被一隻修長而有力的手臂給抱住,漂亮的臉距離湖面僅毫釐之差,上身則懸在欄外,儼然一副滑稽的落水前刻,只差那麼一秒,若非涼亭頂上的林願之出手,一手攀著梁柱,一手抱住阡朧掛在涼亭邊上,這名頑童早成了一條濕漉漉的落水狗,不過闖禍的他倒是滿眼愜意。

魚兒吃完餌食,水面歸於平靜,映照出阡朧滿是稚氣的精緻臉龐,他長大不少,臉頰也不似過往蒼白偏瘦,飽滿紅潤許多,那對藍眸更是靈氣逼人,神采飛揚,一見就是個古靈精怪的孩子王。

但不變的一點是,阡朧的注意力仍是放在湖中倒映的另一張臉上,尤其是那對平靜無波,卻又極盡溫柔的黑瞳,五年過去,林願之也成長了,十九歲的他不僅遠高過阡朧的個頭,還長得越發俊美了;

似乎是頗為滿意自己當年對他容貌的評價,他也不負眾望地直挺挺長大,沒有成為歪瓜劣棗,阡朧自己便樂呵呵地對著湖水笑了起來,惹得掛在屋頂邊的林願之心底一陣莫名,想著主子若是腦殼內的問題,血契應當不會算在自己頭上吧?

一個使勁,林願之將阡朧給撈回亭內,正想爬回屋頂繼續工作,卻被阡朧出聲喚住。

「林願之,打住。」一個口令,一個動作,林願之果然依言乖乖停在屋頂邊上,維持著爬到一半的動作,可這樣阡朧並未達到目的,他想要看到林願之的臉!這個蠢暗衛,難不成只長個子不長腦子?他覺得十四歲的自己都比林願之機靈。

望向林願之垂在邊上的一截黑色衣角,他又開始動歪主意了。

自從相識以來,林願之就是一襲黑衣,即使偶有較為特殊的剪裁,仍離不開一片漆黑,無論阡朧再怎麼跟母親爭,都得不到一日哪怕半刻換上其他服裝的同意,就像作為一道影子,永遠不能出現在陽光下。

再一次的,他悄悄爬上圍欄,直到手能勾著的高度,然後抓住那截衣角用力一拉!已經意識到不對的林願之正好轉身,卻來不及阻止他,被這一扯而失去平衡,整個人往後栽去,阡朧更是腳下一滑撲到林願之胸前一道往水面墜落,千鈞一髮之際,林願之已無法顧及自身,鼓足內力,運氣隔空一掌便將阡朧輕柔地拍回涼亭,自己則〝嘩啦〞一聲華麗落水。

能將強勁內力化為毫無殺傷力的圓滑氣流,擁有此等功力之人當今世上屈指可數,遠遠站在湖岸上,同樣一身紫色家服的阡氏夫婦清楚看見此幕,不約而同地對視一眼。

「仲離,你看到了嗎?」葬花夫人語調還是一貫的森冷,但夫妻多年,阡仲離並不以為意。

「確實,妳當年留下他是對的。」他伸出擺在身後的雙手,拍了拍大器繡著一朵金色彼岸花的衣擺出聲回應。

阡仲離雖已年近四十,臉上卻看不出太多的歲月痕跡,他有兩道出色的好看劍眉,和一雙線條十分柔和的細眸,但不妨礙目光透出的一股邪魅氣息;

相較之下,他淺淡的五官稜角便顯得平凡許多,雖少了氣宇軒昂,卻多了份和諧親近,很明顯,和銳利十足的妻子葬花夫人是相反類型,阡朧從了父親最美的眼睛與母親精緻立體的臉蛋,光挑最好的部分下手。

「妳打算怎麼告訴他?」意有所指地,阡仲離又問了妻子一句,雖說阡家家主是他,實際上大多重大決定,他卻都是聽妻子意見的。

「不著急,他不一定有機會等到真相。」遠遠就能聽到兒子肆無忌憚的爽朗大笑,葬花夫人盯著狼狽爬出水面站回阡朧面前的林願之,這麼回答。

此時,倆人身後走來一名少年下人,恭敬地行了個禮後開口:

「先生、夫人,貴客已到。」聽到通知,他們同時轉身。

「知道了,孟笙,也去告知朧少主一聲,讓他到前廳會客。」

「是。」尊稱時,先生在前,夫人在後,然而此時回答孟笙的,卻是葬花夫人,向來如此。

若說阡家是操控一切無肉體靈物的首席,那麼陌家便是支配所有無靈體死物的第一把交椅。

他們被稱為傀儡師,能力與阡家恰恰相反,藉由陌家血脈,他們可賦予失去生命的人新生,不過,僅是作為傀儡的新生,而其力量強度的準則也與注重血緣關係的阡家不同。

在阡家,與本家血緣關係越近,驅動靈體的能力便越強;而在陌家,但凡與其有一絲絲血緣關係,哪怕是遠到叫不出稱謂的遠親,都有可能是陌家代代尋覓的繼任家主,因為唯有家主,才有力量同時操縱百人以上的死者,而且不受物種限制,能完美支配百獸,甚至集結成軍,如此方能真正展現陌家實力;

因此,努力開枝散葉便是其中一項陌家的重要工作;這也是今日來到阡家登門拜訪的原因之一。

此刻的阡家大門前正停著一輛由兩匹馬拉的墨綠色馬車,車體上拓著代表陌家的圖騰,是一截伴著兩瓣綠葉的白藤花,馬車前方有兩名騎著馬的男子,後方亦有兩名,皆身著繡著雪白藤花的墨綠色家服,就像白藤優雅地纏繞在身上,稍有不同的是,唯有前方兩名男子額上戴著藤蔓狀的銀色金屬額飾,顯現身分上的差異。

馬車停妥後,前方兩名男子率先下馬,較為年長的男子順手摸了摸下巴的一撮鬍渣,然後望向阡家敞開的大門,他的神色輕鬆,心情頗佳,即使有雙瞳鈴般的大眼,仍被滿滿的笑意擠得只剩一半大,再加上線條柔和的面容,頗有慈眉善目之相,這位便是當今陌家家主,陌子深。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