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阡家的主園又稱紫風園,與水月湖堪稱阡家二景,園前石門以垂掛的紫藤為簾幕,撥開紫簾,首先會看到精緻細膩的園中造景,順著人工挖出的涓涓小溪蓋上桃木小橋,橋下還有緩緩轉動的水車,陽光隔著水色映出桃木特有的紋路,足見設計者的用心,蜿蜒的水流巧妙的延伸至花叢深處,達到灌溉的目的,盛夏時節綻放的鮮花嬌豔欲滴,在潺潺水聲中更讓賞花者心曠神怡。

陌云蝶與陌云謙在孟笙偕同下來到紫風園,欣賞著北方陌家不易見到的萬紫千紅,緩步走向園子中心的四角涼亭。對於離開大廳,姊弟倆明顯有不同態度;陌云謙是有說不出的樂意,不僅仔細聆聽孟笙一一介紹花園,還非常盡守本分地使勁享受園內美景,不用再面對父親若有似無的目光壓力,和與阡遲比較下的自卑感,他顯得自在許多;陌云蝶雖也保持著微笑,卻隱忍著心事,在弟弟一路與孟笙相談甚歡時始終沉默。

「陌小姐、陌公子,廚房準備了糕點水果招待,請二位先在亭中稍後,孟笙這就去取。」將兩人送至涼亭內後,孟笙有禮地行了個禮便轉身離去,將空間暫時留給姊弟倆。

「有勞。」目送孟笙離開後,向來善於察言觀色,早發現陌云蝶不對勁的陌云謙忍到只剩自己才開口詢問。

「姊姊妳有心事?」陌云蝶這才收起疲倦的笑臉望向他,反問。

「你難道沒有心事?」

「什麼?」陌云謙聞聲一愣,沒有理解姊姊的意思,他該有什麼心事?

「難怪爹總對你特別嚴厲,云謙,我們十三歲了,若真有什麼要商討的事,讓我們知道也無妨吧?葬花夫人何必支開我們呢?」陌云蝶發出幾不可聞的輕聲嘆息,說出自己的顧慮。

「或許只是覺得我們年紀還未到,聽了也無濟於事吧?」

「難道非得要等到我們像阡遲那麼大時才能聽嗎?誰定的規矩?葬花夫人分明是有私心。」陌云蝶說完冷哼一聲,對廳前那張冷冰冰的臉沒有一絲好感。陌云謙則沒那麼多心思,不過既然姊姊不高興,他也用不著再往炮口上堵。

「消消氣,姊姊,妳身子弱別憂思過度,反正爹若是覺得有必要,自會讓我們知道,畢竟與他最親的是我們,妳更是未來最有可能繼承家主之人,無可取代啊!」這是實在話,陌家至今為止所尋到力量最強大穩定的家主候選者確實是陌云蝶,從八歲能控制屍體,至今十三歲已能同時指揮超過二十名亡者,開竅神速,所有陌家人包括她自己也相信再用不了幾年,她便能順利開啟陌家家主最具象徵性的能力,支配百獸。

陌云蝶在家中的地位是多麼與眾不同可想而知,連雙胞弟弟都望塵莫及,尤其她身子嬌弱,更是捧在手裡怕摔了,含在嘴裡怕化了,簡直是天之驕女,無怪乎陌云謙會這麼說。

聽到這番話的陌云蝶感到舒坦許多,只微勾嘴角,刻意不讓那優越感表現得太過明顯。

「我是不是真正的家主還未有定論,云謙你這馬屁拍早了。」

「不會的,姊姊,除了妳之外,全陌家上下根本沒人可能號令百獸了。」這點陌云謙是深信不疑,也讓陌云蝶心情由陰轉晴,總算再次露出笑容,用指尖推了推弟弟額頭,嬌嗔道:

「就你嘴甜!」

此時,孟笙正好也端來了一盤色彩繽紛的糕點與水果,恭敬地放到亭內石桌上,喜歡甜食的陌云謙很快便拾起一塊涼糕送入口中,鬆軟的甜味在嘴裡無須咀嚼便直接化開,香氣瀰漫口鼻,讓他心情大好。

「孟笙!這涼糕真好吃!咱陌家廚子還做不出這口感呢!姊姊!妳也嚐嚐!」他對著一旁的孟笙說完,立刻又拿起另一塊遞給陌云蝶,畢竟仍是孩子,抵擋不了甜蜜滋味,陌云蝶也欣然吃了幾口,發現果真是美味,便將注意力都放到了那盤食物上,大部分的糕點他們都見過,倒是有幾樣水果是首次看見。

「孟笙,這是什麼果子?」陌云謙指著一個橙黃色的光滑果實問道,孟笙帶著有禮的微笑走上前,取出小刀為他切開那水果並道:

「這叫仙桃,吃起來鬆軟香甜,而且數量稀少,只招待貴客的。」切開的果肉呈金黃色,散發著獨特香氣,陌云謙一聽到只招待貴客便毫不猶豫地試了一口,如孟笙所言,是從未嚐過的味道。

「好吃!姊姊,妳要不要試試?」每一種他都會問過陌云蝶,因為她有些偏食,若是看不入眼便說什麼都不會吃,見她對仙桃興致缺缺地搖頭,陌云謙也不勉強,又興致勃勃地問起下一個陌生的水果,而孟笙也不厭其煩地一一為他解答,直到他指向最後那顆雞蛋狀的翠綠果實,看著不起眼,而且綠色通常表示果子未熟,還不能吃的,但孟笙看起來是個頗為細心之人,應該不會將不能吃的水果擺上來。

「孟笙,這也是果子嗎?」

「是,這叫〝碧桃〞,又叫〝福緣果〞。」孟笙點頭給了回應,奇特的名字也引起了陌云蝶注意。

「福緣果?名字真怪,是什麼味道?」

「它可不是普通的果子啊!二位貴客。」陌云謙剛問完話,回應的聲音已經換人,自涼亭正前方傳來,姊弟倆往前望去,便看到手拿碧桃品嘗的阡朧站在那兒,無須自我介紹,他們只看一眼便知他是誰了,整個阡家,頸間有彼岸花紋的已是少數,而花色鮮紅者,唯此一人,阡家二公子,阡朧。

「朧公子,幸會。」陌云蝶一見是他,率先起身微笑打了招呼,而阡朧向來不耐那些繁文縟節,隨意點點頭便算有回應,這讓陌云蝶感到不太舒服,於是又忍不住接著開口。

「朧公子,方才怎不見你出現在大廳呢?莫不是忘了家有訪客吧?」

瞧這人說話,七分正經三分酸,還笑得跟她爹一個樣,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阡家不懂規矩了。

「我是忘了,不好意思啊,記性差,不重要的事記不住。」阡朧也不管嘴裡食物,一邊嚼一邊輕佻地回答,那嘴臉簡直討人嫌,不過陌云蝶也不惶多讓,面不改色道:

「沒關係,長輩們沒介意,我們談話時也完全沒想到,朧公子大可不必擔心被責罵。」言下之意是這位二公子的存在可有可無了。

「喔?沒想到啊,確實,你們連帶了幾個人來作客都記不住,實在不能太苛求,那顯得我小心眼了。」阡朧也沒生氣,將臉一轉,斜倪著他們說話,更顯嘲諷。陌云蝶這才想起他們一直刻意忽略的陌桑,走出大廳時也沒見著她人影,原來是討到這位救兵了?

見姊姊不再反擊,陌云謙也不想在別人家節外生枝,忙不迭地將話題轉回阡朧手上的碧桃。

「朧公子,都是朋友,就別在小事上較真了,你方才說這碧桃不普通,是怎樣不普通了?」聽到陌云謙開口問了,阡朧別有深意地笑了一下,然後欲言又止。

「這個嘛……我只能奉勸你們別貿然嘗試比較好,這果子可不是每個人都吃的下去。」他說完又咬了一口手中碧桃,頓時就激起姊弟倆的勝負慾。

「此話怎講?」

「真想知道?」

「真想知道。」

「……孟笙,你來說吧。」阡朧思索片刻,然後看了一旁的孟笙一眼,將解釋的活兒丟給了他,孟笙便娓娓道出這水果的特殊之處。

「碧桃是連皮帶肉食用,特別在於每個人吃出的味道都不同,修為高尚與元神精純之人,會吃出媲美糖蜜的味道,相反的,若沒有足夠的修為和元神純度,此人就只會吃到或辛辣或苦澀的怪味,據說甚至難以下嚥,所以被說是福緣深厚之人才能享受的美味。」孟笙說完,又將目光移回自家公子身上,瞧他吃得津津有味,足見福緣之深厚。

「所以才說別輕易嘗試碧桃,我擔心你們吐出來,那就是我這當主人的過失了,孟笙,把剩下的兩顆也給我吧,反正你也食之無味。」阡朧將手上最後一口碧桃吃掉後,又向涼亭內的孟笙討那盤裡的份,見他要將果子取走,陌云謙連忙出手阻擋,與陌云蝶交換了一個眼神後對阡朧說道:

「我們是陌氏本家,是備受祝福的龍鳳兒,我姊姊更是未來家主,如此福澤怎可能無緣享受碧桃的美味?」他一面說一面將那兩顆翠綠的碧桃拿在手中,並將其中一個遞給陌云蝶,想著無論如何頂多像孟笙這下人一樣食之無味罷了,怎能被阡家人看扁?

「可是我還想吃……啊!」阡朧還想奪回自己想吃的碧桃,但陌云謙已經一口咬下,並得意望向表情驚愕的阡朧,不料他這得意之色卻撐不過一秒,瞬間就面容大變,乾嘔一聲便把滿口的碧桃吐了出來,這什麼味道!口感軟爛,不僅苦得他想把舌頭給拔了,摻雜的濃烈大蒜味更是直衝腦門!嗆得他咳嗽不止,拿起茶水一陣猛灌,見他狼狽的模樣,阡朧倒也沒有幸災樂禍,而是遺憾嘆口氣道:

「讓你別試了吧!白白浪費我一顆珍貴的碧桃,你可知這果子有多難……噯!陌姊姊!」他話還沒說完,陌云蝶也接著將碧桃送入口中,霎時眾人都將視線集中到她臉上,只見她優雅地咀嚼幾下,然後極不明顯地身子微微一僵,整張臉停格幾秒,才又面不改色地將口中的碧桃給嚥了下去。

陌云謙雖隱約覺得她的表情微恙,但自己修為不足吃出詭異滋味已讓他顏面盡失,只能將一切都指望在姊姊這,見陌云蝶毫無阻礙地將果子吞下肚才稍鬆口氣。

「姊姊,怎麼樣?」他問。

「……嗯,很甜。」陌云蝶將那差點湧出喉嚨口的噁心硬是吞下去,好不容易才若無其事地說出這兩個字,陌云謙立刻重新咧開嘴角望向前方看呆的阡朧。

「如何!我姊姊也有資格享受福緣果!」

「我還沒見過除我之外還能吃福緣果之人……妳是裝出來的吧?」阡朧驚訝之餘又露出一抹質疑,似乎不太相信陌云蝶真能品出甜味來,陌云謙見姊姊被懷疑,馬上就發出了抗議。

「那是因為你還沒見過我姊姊,你若不信,讓她再吃一口便是!」他說完又滿眼期待地轉身望向陌云蝶,此時陌云蝶的笑容已經僵在臉上,可還是又咬了一口那碧桃,表現得好像吃到人間美味般。

「不愧是福緣果……確實甜美。」

「噗…噗哈哈哈哈!」聽到這技巧高超無比,可是表情僵硬到快崩潰的違心之論,阡朧再也忍不住而爆笑出聲,整個人都仰到天上去了。

這一笑,陌云蝶的心猛地一沉,好像明白什麼,放下了那顆〝福緣果〞。

「朧公子,你笑什麼?」她問,慣用的微笑已經不見了。

「笑妳果然修為道行皆高,福澤深厚,連如此考驗味蕾的碧桃妳都能吃出鮮甜,阡朧資質尚淺,實在佩服得五體投地!五體投地啊!哈哈哈哈!」他伸手擦了擦眼角笑出的淚,然後繼續狂笑著將這段莫名其妙的話說完便捧著肚子離開了,留下會意而迅速沉下臉的陌云蝶和尚未反應過來的陌云謙。

「他怎麼了?發什麼癲?」

「回大廳去!」弟弟的遲鈍讓陌云蝶更是無言以對,她深吸口氣羞憤出聲,並猛然起身,將桌上剩下的碧桃給用力扔進花叢中。

「啊!福緣……!」

「福什麼緣!走了!」難得發怒的她拉起陌云謙就走,臨行前還不忘狠瞪幫兇孟笙一眼。

「姊姊妳走慢點,還有……妳要不要洗洗嘴再走?蒜味實在有點重……。」多年來,陌云謙還從未見過姊姊如此生氣,向來病懨懨的嬌弱身子竟突然變得精神抖擻,好像連陳年的暈眩舊疾都沒事了,整個人神清氣爽地發著脾氣……他默默跟在陌云蝶後頭,思索著難不成碧桃還有治病奇效?

看著陌家姊弟離去的背影,還站在涼亭下的孟笙眉間也滲出冷汗,不知這回少主是否玩得太過火,但他也只是聽命行事啊。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