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老爺,你瞧瞧這一個個的,他們到底還把不把我這個做母親的放在眼裏啊?”吳千惠拉著莫振國的手,面色陰沉還想説些什麼,卻被莫振國阻止了:

“夠了,別讓唐寧看笑話了”

説完,就直接大跨步走了出去,吳千惠一見自己老公這種態度,火氣就更旺了,但,畢竟有唐寧在,也就忍了這口氣,迎著這兩人進門了。

都説豪門是非多,光鮮亮麗的外表之下,實則是一團剪不開理還亂的恩怨情仇。莫家更是如此。

莫逸琛的母親林宜與莫振山是青梅竹馬,門當戶對的家境也讓兩人在成年之後,就結了婚,婚後也是琴瑟和鳴,幸福美滿的。

可就在莫逸琛的母親生下了莫逸琛後,開始變得體弱多病,而就在前幾年,更是得了一場大病,一直臥床不起。

當然,這些都不算什麼,畢竟在外人眼中,即使林宜身體不適,無法伺候自己的老公,莫振國卻依舊對她好如當初。

而就在林宜在莫振國的悉心照顧下,身體漸漸好轉時,突然,有媒體爆出了驚人消息,説,原來莫振天早在和妻子結婚的第二年,便開始在外面養小三兒了,而這個小三兒,竟然還是莫振天的初戀,

而當這個驚天秘密得到莫振國的親口證實後,莫逸琛的母親受不了自己一直生活在謊言之中,最後抑鬱而終。

在林宜過世的一年後,莫振天正式接吳千惠母子回來,而淩天也正式改名為莫姓。

同父異母的關係,直接導致了莫家兩兄弟之間的關係較之普通家庭複雜而又冷漠的多,莫逸琛也因為母親的緣故,對莫振國也日漸的疏遠。

或許是因為對前妻的愧疚,莫振國早在莫逸琛大學畢業後,就將D&H集團總裁的位置讓了出來。後來莫淩天畢業後,便來到D&H集團,卻只是個市場部的經理,也因為這一件事情,成為吳千惠心中,一根永遠拔不掉的刺兒。

因為離開飯的時間還有一段,所以,吳千惠招呼唐寧在客廳內休息一下,正當幾人聊的開心時,唐寧起身説了句‘失陪’,便起身朝著洗手間走去了。

復古雅致的盥洗臺前,唐寧拿起紅色的唇膏細細的描摹著自己的唇瓣,精緻的五官,濃淡相宜的粧容,讓她看起來更加的明艷動人。

當唐寧雙目望著鏡子中的自己時,突然身後出現了一個面色寒冷的男人,望著鏡子中的男人,唐寧的臉上露出了一抹了然的笑容,她就知道,這個男人絕對會出現:

“大哥,你用這種方式來見你未來的弟媳,是不是有些唐突了?”

莫逸琛望著褪去稚嫩,如今一臉淡然的女人,剛硬的嘴角露出一抹嘲諷的笑容:

“弟媳?唐寧,如果我把你之前的那些噁心事情説出來,你説,莫淩天還會要你嗎?”

説完這話,男人長腿一跨,手臂直接撐在了唐寧身側的兩旁,將女人固定在盥洗臺前,冷冷的問道。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