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莫逸琛火熱的胸膛像一堵墻般朝著女人壓了下來,直接蹭到她的柔軟。

“莫逸琛,別忘了,我做的噁心事情裏,少不了你的參與”

唐寧望著這個男人,臉上根本沒有一絲的害怕,反而,大膽的抬頭,直接迎上男人冷冽的視線,帶著冷笑説道:

“畢竟事情抖出來,外面的人都會把視線集中在當年的D&H總裁身上,而不是我這個無名小卒”

聽著唐寧的話,莫逸琛臉色一沉,手臂一用力,直接將人粗魯的從盥洗臺前一把扯到了墻壁上,然後,自己巨大的身體也壓了下來:

“唐寧,你敢威脅我?”

此刻的莫逸琛,神色陰鷺,一雙銳利帶著冰冷的眼眸緊緊的盯著眼前的女人,刺骨的聲音,更是帶著迫人的氣勢。

“威脅?我怎麼敢呢?我不過是明哲保身罷了”

唐寧望著莫逸琛時,精緻的臉蛋帶著淡淡的笑意,不管左手腕上傳來的鑽心疼痛,紅色指甲的右手緩緩撫上莫逸琛銅墻鐵壁般的胸膛,明顯感受到這個男人身體一震,接著女人輕啟紅唇,吐話如絲:

“過去的唐寧已經死了,現在的她,什麼都不怕”

女人輕細的話語帶著香氣噴灑在男人的臉頰,如羽毛般騷動著莫逸琛死水般的心,而女人挑釁般的話語,更刺激著莫逸琛心中的火焰。

“女人,五年前,我就該親手殺了你”

莫逸琛咬牙切齒的説道,怪他五年前太過仁慈,如今,這個女人卻明目張膽的成為了他弟弟的未婚妻,竟然還有膽子威脅自己。

聽著莫逸琛這話,唐寧淡淡的面容微微一變,直接拉開了兩人的距離,美眸之中染上了看不透的顏色:

“可惜,你已經錯過了”

聽完眼前女人的話,莫逸琛臉上的厲色更深了,就連手上的力道都加重了幾分,惹得唐寧不由自主的僵硬了身體。

不疼,這手上的疼比起五年來的事情,又算得了什麼,唐寧這樣告訴自己,可是,當疼痛侵襲全身時,女人的腦海,還是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過往的黑暗。

莫逸琛望著臉色變換的女人,眼眸中突然閃過一絲的狠意:

“現在做也為時不晚”説完,男人便舉起了緊握的拳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著女人狠狠砸了下去。

可是,當拳頭落下,望著沒有任何的躲閃,只是閉上了眼睛等著痛楚來臨的女人,莫逸琛的臉色還是變了,有時候有些情,不是你想忘就能忘記的。

最後,痛楚沒有落下,唐寧的耳邊,反而響起了激烈的震動,當她再次張開眼睛時,只見莫逸琛的拳頭已經砸進了自己所靠的瓷磚上,裂開的瓷磚,有些碎屑扎進了拳頭中,點點的血絲緩緩從手下流淌下來。

“莫逸琛,你瘋了”

唐寧一見流血,原本鎮定的表情蕩然無存,只見她匆忙的伸手握住了莫逸琛的流著血的手,然後,身體立即掙扎了起來,想要推開面前這個穩如山的男人。

見唐寧褪去淡定,露出關心的表情,莫逸琛諷刺的説道:

“怎麼,心疼了?”

男人的話點醒了唐寧,也因為男女力道的懸殊,唐寧索性就放棄了掙扎,背著臉,冷冷出口道:

“我只是怕你的動靜鬧太大,引來了你弟弟跟你老婆,到時候,我被你拖下水”

“好啊,那我倒要看看……”

莫逸琛的話還未説完,突然門口就傳來了敲門聲:

“寧寧,怎麼了?”門口傳來莫淩天關心的聲音。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