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被擊中的女子慘叫起來,同樣被打中的男人邊哭邊罵,“是哪兒個王八蛋敢朝老子放冷箭,給老子站出來,老子要扒了你祖墳!”

魚玄姬本來就沒想抵賴,只見她步伐停在那兩人跟前,冰寒的眼神掃了兩眼。

那對男女本想罵她體臭,科觸到那冷過寒冰的目光,剎那間就似被凍住一般,渾身一陣哆嗦,竟然吐不出一個字。

“是……”

魚玄姬剛説了一個字,就在這時,一道清悅的男音便從茶館三樓的位置傳來。

“是孤。”

眾人的眼睛齊刷刷向上邊望去。

“是孤賞的石塊,並非放什麼冷箭,是明著要收拾你們。”

那道男音不是特別大,卻又令樓下的人群聽的清清晰晰,不用想,這是憑內功真氣發出的聲音。

而且,在大楚,皇帝自稱朕,皇后、太子自稱本尊,而孤則是王爺的專稱。

她朝聲源抬眸望去。

只見三樓茶座邊,一名玄衣男,此時正勾著唇角,笑的若有似無地看著她。

他身穿玄色華服,腰係金帶,頭束玉冠,冠上那顆鵝蛋大的藍寶石,與他通體的氣質一般,華光閃耀。

再細細觀察,他皮膚瑩白,纖睫卷長,雙眸明澈,渾身上下彌散著一種不可言狀的桀驁之氣。

沒人有閒心欣賞這玄衣男子的俊顏,許多人皆只瞧了一眼,便慌不擇路地即刻收回眼神。還有不知死活的要繼續看,則被人小聲提醒,“此乃膠東王殿下,還敢亂瞧,不要命啦!”

瞬間,人群紛紛耷拉下頭,瑟瑟顫抖。

先前被石塊擊中的兩人,此時噗通一聲跪下,向著茶館的方向猛叩頭,倆人渾身打著顫,“膠東王殿下饒命!膠東王殿下饒命!”

魚玄姬看著這荒誕的一幕,腦中緊急搜索著有關膠東王的資訊。

膠東王,宇文長傲,是當今皇上的九皇子,傳聞他任性跋扈,恣意妄為……長安城中有關宇文長傲的惡跡可以説是不勝枚舉,衝他做的那些惡事,若是平頭百姓,早已死了不知幾千回了。可獨獨他有個做攝六宮事皇貴妃的娘親,太子之下,就屬他最尊貴,皇上都對他的所作所為閉一隻眼,其他人自然不敢對他造次。

幾名護衛在已經先行在人群中開闢出一條路來,宇文長傲則從三樓飛身而下,如暗虹飛來,禦腳輕輕一點,那罵了魚玄姬的男人捂著腦袋一聲慘叫。

最後,宇文長傲在空轉机了幾圈,才肯款款著地,手中一顆香梨拋來拋去,悠閒耍玩。

他慢慢走至魚玄姬跟前,面上吊著痞笑,“這是羌國進貢來的香梨,十分甜脆,吃麼?”

他倒笑得十分直爽,一口白牙幾近耀著了魚玄姬的眼。

邊上那對男女,已經叩頭叩地頭破血流,似是被魔障附體一般嚇的全身哆嗦,眼睛發直。

她淡然一笑,也沒接過宇文長傲水中的香梨,自顧饒過,沒事人似的往前走去。

諸人不禁的倒吸一口冷氣,連膠東王送的東西都敢回絕,簡直活膩歪了!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