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而更多人則等著看好戲,這魚玄姬算是醜到姥姥家了,作死亦不稀奇,死了亦不可惜。

“沒聽見膠東王殿下跟你講話?”護衛想攔下魚玄姬,卻被宇文長傲一個手勢制住。

圍觀者嫌魚玄姬太臟,在她所及之處慌不擇路躲開。宇文長傲看著她挺括的身影,分明濕衣黏在她身體上,那小身板兒瘦的像麻杆兒,比乞丐更慘,可他卻覺的在那齷齪的表像下實在大有乾坤。

咬了口手掌上的香梨,宇文長傲的身形也跟著消失在了人群當中。

街旁商鋪群立,雕樓玉砌層層疊疊,路上行人川流不息,一派繁華氣象。

魚玄姬走在人眾中,邊觀賞著古時人文風光,邊籌算著找個地方歇歇腳。

這時,她腦中涌升出了身子原主的一些記憶。

魚玄姬的娘親甄宛如此時正重病在床,奄奄一息,再晚一點,恐怕便等不及了。

實際上,原來的魚玄姬看見那封假冒的休書時,雖然心痛,卻還是不敢去東宮。

可敬國公府是她的夢魘,那兒沒人理會她,加之魚紫嫻的慫恿,她便硬著頭皮去了。

不光為自己太子未婚妻的名分,也為娘親的病。

即便太子宇文長修不收回成名,也起碼可以出錢為她娘親醫病。

可真真的見到太子殿下,當她知曉做儲妃再也無望,就算娘親的病好了,亦是要白白受敬國公府的人侮辱欺淩,一時之間想不開,便跳湖自殺了。

也即是,原主再窩囊,再無能,也還是能為了娘親,敢踏進東宮隻身闖虎山!

而她唐寧如今佔據了人家的身子,無論如何也應照料好人家的娘親才對。

想到這裡,魚玄姬便加快步伐朝敬國公府走去。

她按照記憶走至國公府的後門,來至一處偏遠而破敗的院子。

院中幾乎什麼陳設也未有,許久前,這兒曾是僕人居住的場所,後來魚玄姬與她娘親被攆到了這兒,一住就是十幾年。

“姨娘!”

她剛踏進院子,一聲淒厲便從屋內傳來。

“姨娘不要走,您還要看七小姐當上太子妃那一天呢,您走了,婢女與小姐如何是好?”

魚玄姬進門,只見屋內就一張案桌,兩把老爺椅,外加一個破櫃子。

床上,一位面容枯黃的婦人氣若遊絲,那婢女模樣的女孩兒跪在床邊痛哭流涕,剛剛的聲音便是她發出來的。她是魚玄姬的貼身丫頭寶珠,是甄宛如早些年買來的孤女。

寶珠望向門邊,“小姐,夫人她……她……”

魚玄姬走至床前,伸掌探了探甄宛如的鼻息,又為她測了下脈動,即刻道,“去把補衣裳的針取來。”説話間,已經在甄宛如地幾個穴位處按摩起來。

寶珠愣在一邊,“小姐,你這是?”

“拿針,快點!”她蹙眉催促,針灸本要金針,這裡哪有,只能勉強用鋼針了。

“噢。”寶珠趕快擦了把淚,便到櫃子中翻起來。

“小姐,唯有一根。”

“湊合著用。”魚玄姬指骨用力,將針一斷為二,一枚插進甄宛如的泉谷穴,一枚插進關元穴……此番重復幾回,末了,又刺入腳上的太溪穴。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