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一口打斷唐老爺的後話,唐少卿抬眸開口的瞬間,就像是在商量一份大合同的簽約時間,絲毫沒有對婚姻有著半點希望。

畢竟這“希望”早已碾碎成渣。

“哼,這樣最好。”

末了,被堵住一嘴後話的唐老爺,再次敲著地板,拄著拐杖離開,自從一年前他的腿腳開始不方便後,唐氏的一切都交給了唐少卿打理。

可與此同時,唐少卿的一切私人事情,都被他的父親唐永明掌握住了,這還真是一場“交易”。

而不為人知的事情,從來都不缺少,更不止這一件。

在自己和藍白芷之間,唐少卿只能保住一樣。

……

落日的晚霞,伴隨著剎車聲停止。

唐家的老別墅距離市區較遠,卻是勝在安靜怡人,這裡也是唐少卿跟藍白芷兩人共同居住的單獨領域。

此刻正在打退燒針的藍白芷,根本不會知道,她生活在這裡的十八年,是用什麼換來的,又不斷的在經歷了什麼。

“先生回來了。”

管家在門口恭敬迎接,傭人們排成一行在其身後,各個都是低垂腦袋戰戰兢兢的樣子,昨日藍白芷跑出去後在被唐少卿親自帶回來的畫面,還深刻的停留在眾人的腦中呢。

“我不是讓你將所有傭人都換掉嗎?”

直接上樓的腳步微頓,唐少卿的目光一掃,轉身對上的便是管家沉悶的腦袋。

“對不起先生,因為新的傭人還未曾及時抵達崗位,所以就暫時……”

“沒有暫時。”

一句冷斥丟下,唯有輕微腳步聲回蕩的別墅裏,只剩下了一張張慘白灰敗的面孔,一個個被趕走的傭人,只怕是這輩子都不會再去別家工作了。

這可是唐氏也好,唐家也罷的規矩。

也唯有老管家能體會出唐少卿的心思,倒是默不作聲的一一安排,剩下的傭人們還不忘埋怨一下藍白芷,認為這是唐少卿被攪黃了相親而牽連發怒呢。

二樓臥室內。

坐在床邊上凝望著藍白芷睡熟面孔的男人,正被夕陽裏的最後一抹余暉籠罩,就像是夢裏的謫仙,可以拯救藍白芷慘澹的人生。

“糖糖,你不要跟那個女人在一起。”

迷蒙的睜開雙眼,藍白芷對唐少卿的出現絲毫不感到意外,似乎早已能預見這一切的發生似的,正如她會淡定的面對綁匪,也會連問都不問一句的找到唐少卿的出沒。

“為什麼。”

沒有語調的口吻,在外人聽來冰冷如霜,可藍白芷卻絲毫不介意,竟是牽著乾裂的嘴角甜甜笑道。

“你答應我,我再告訴你好不好?”

撒嬌的試圖拉著唐少卿的袖口,藍白芷從來不介意他這幅冰冷的神色,總是想要用自己的一切去付出,融化。

“我答應你。”

凝視的目光裏,有著夕陽彌留的金色,藍白芷就這樣自我陶醉在幸福幻影裏迷失了自我。

“她是個壞女人。”

唐少卿絲毫不覺得這話從藍白芷的嘴裏説出,是一句什麼傻話,反而是認真的審視著她的表情,沉默的刻在了心裏。

他知道,藍白芷有洞察一切秘密的,能力,儘管這個能力令人匪夷所思。

“喝了。”

端起一直在手心裏暖著的水杯抵在藍白芷的嘴邊,唐少卿既沒有答應她的請求,也沒有問多餘的話,就這樣將一杯沖泡安眠藥的水喂進了藍白芷的口中。

安靜的臥房裏,永遠都有此刻這般揮之不去的畫面,世界的一切都凝聚在了沉默之中。

凝望著漸漸睡著的藍白芷,唐少卿緩緩俯身在她尚且開裂的嘴角邊上落下輕柔的細吻,帶著輾轉和留戀。

“小白,你一定要乖乖聽話。”

“嗯,我會聽話的。”

閉著眼睛偷笑著的藍白芷冷不丁的開口一句,卻又調皮似得害怕唐少卿聽見一般,急忙捂著嘴巴將腦袋縮在了被子裏。

外面的安靜讓她有一絲詫異,再冒出腦袋後,卻發現……

空蕩蕩的房間裏,早已沒有了唐少卿的影子?

“糖糖,你是害羞了嗎?”

望著自己的房門,藍白芷一語道破玄機,還真是沒有半點“傻子”的秉性。

“不過……嘿嘿,我喜歡。”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