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那人擺擺手懶得再多浪費點汽油。

於是藍白芷就這樣被無情的丟進了海灣邊的一處樹林裏。

身上傳來的疼痛更加劇烈,毫無半點自救能力的藍白芷,已然是耗盡了所有氣力。

更不要説剛剛被丟下車的時候,她的腦袋撞到了樹林周邊坑內的石頭,竟是流了血,意識已然是昏昏沉沉。

陷入昏迷之前,藍白芷努力睜著迷蒙的眼神,望著最後一片昏暗的天空,低喃:“糖糖,我真的好疼……”

......

“砰砰砰!”

“快走!抱著小藍兒快跑!不要回頭!”

“不!”

悽慘的叫聲在血紅色的畫面中一一盪漾開來,藍白芷只覺得自己渾身都像是在油鍋中煎炸一般的難受。

那黑暗中的槍聲就仿佛在自己的耳邊,甚至她一伸手就能感覺到那流血的粘膩感和充斥在鼻尖的濃烈血腥味。

“不要……好怕……”

“小白?小白?”

嘴裏的苦澀,頭頂上的冰涼,還有手背上的刺痛,以及努力將自己揉進骨髓裏的懷抱,直到血管裏的一股股燥熱被一道堅實的胸口包圍。

最終,連同那恐怖的噩夢也變得煙消雲散了。

“媽媽……爸爸。”

每一次,唯有在睡夢中才會這樣叫的藍白芷,從來都不知道,她的夢話早被一個人聽了去。

“對不起小白,對不起。”

唐少卿擰著眉頭,雙唇緊抿,手上撫著藍白芷柔軟的頭髮。

“爸爸,媽媽,我要糖糖......”

下意識圈緊自己身前唯一可以擁抱的人,藍白芷的十八年生命裏,只活了唐少卿一個人。

我的世界裏,只有你,便是藍白芷對唐少卿最深刻的愛。

儘管對於一個癡傻的她而言,還不懂什麼是愛。

“小白乖,我在呢,我會一直在你身邊,無論你知不知道,無論你明不明白。”

“小白,我一定會讓那些欺負你的人付出她們無法想像的代價。”

唐少卿説出的話,語氣柔和,彷若是哄騙懷中女孩的情話,但臉上的神情卻是冷得要命。

......

翌日,早上九點。

所有工作人員的上班時間,身為唐氏唯一繼承人的唐少卿也不例外,儘管他臉上的黑眼圈已經重的一目了然了。

然而?

唐氏大廈88層頂樓總裁辦公室內,正迎來了一陣拐杖敲地的聲響。

若是換做了別人,只怕要早被趕走了,可唯一敢這樣做的人卻正在劈頭蓋臉的罵著人人敬畏的唐少卿。

“誰允許你提前離開的!”

“我是怎麼跟你交待的?”

“你現在連個女人都搞不定了嗎!”

一聲聲質問回蕩在偌大豪華的辦公室裏,將往日的金融數字和高管資料,都變成了散發著腐臭味的變相陰謀。

沉默的唐少卿從來不會在自己父親面前為自己辯解一句,因為他從十歲起就明白,他跟他父親之間,只有交易。

“如果尚小姐是這樣評價我的,那我也無話可説。”

一針見血的指出尚妮娜當面一套,背後一套的做作,唐少卿無所謂的表情,看的唐老爺子越發竄起了怒火。

“你給我閉嘴!”

“別以為你現在已經坐上了這個位置就可以不聽我的話了,你別忘了,犧牲你自己的選擇,是你拿什麼來換的,你要是反悔,我倒是很樂意,畢竟我要滅了那個傻子可是……”

“我會跟尚小姐商量婚期的,不過按照規矩,應該先訂婚。”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