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笑得像個孩子般的藍白芷抱著被自己揉成一團的被子,興奮地在床上打了個滾。

她就是這樣的滿足,不用去思考太多的她,從來都不知道,有人已經替她在背後謀劃了多少。

只可惜,事情從來都是不盡人如意的。

晚飯時分,唐少卿正在書房裏,門外就傳來管家的敲門彙報聲。

“先生,夫人來了。”

話落,隔著書房厚重的大門,管家也能感受到唐少卿冰冷的氣息。

只因為這個“夫人”,其實不過是唐永明的第二任妻子鞠淑慧,也是唐少卿的繼母。

據説,唐少卿的親生母親,也就是唐老爺的結髮妻子,就是被這個“夫人”給害死的。

此刻,她的到來,唐少卿不用問也知道是為了什麼。

“啊!”

原先根本不想見這個女人的唐少卿,猛然被樓上傳來的一聲尖叫打斷。

下一秒,他就開門衝了出去,動作快如閃電,在古樸的別墅裏都能颳起一陣冰風。

“哇……”

“你還有臉哭!唐家人的臉面都要被你這個白癡給丟盡了!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跑去HC大酒店裏鬧場?還在人家尚小姐面前撒潑叫罵,你當自己是誰呀!”

“唐家養了你十八年也夠夠的了,早就該叫你滾蛋了,你還賴在這兒幹什麼!也不覺得礙眼!立刻給我滾出去!”

肆無忌憚的叫罵聲在藍白芷面前一字一句的砸下。

藍白芷捂著半張紅腫的臉跪趴在地上的畫面,一眼就能看出發生了什麼。

唐少卿看著這一幕,深吸一口氣,硬生生頓住了臨進門的腳步。

他知道,尚妮娜是鞠淑慧的外甥女,算起來,這還真是一場天衣無縫的陰謀呢。

“我不走,我要糖糖!”

傻子的天真和固執是尋常人無法懂得,如果換做是別人,只怕早就羞得無言了。

可是這對藍白芷而言,什麼都比不上唐少卿更為重要。

仰頭倔強的盯著面前凶神惡煞的老女人,藍白芷記得,當初就是因為她經常打罵自己,唐少卿才會早早的帶著自己獨立的來老別墅裏生活,好遠離這女人的魔掌。

可惜,鞠淑慧始終不肯放過自己。

“哈?你還敢頂嘴?你這個白癡!”

一陣耳風刮過,揚起的巴掌就要落在自己臉上,藍白芷下意識的躲開,緊閉著眼睛渾身繃緊般害怕的顫抖,然而?

“誰……”

被握住的手腕,鞠淑慧回頭正好看見比自己高了近乎兩頭的唐少卿,卻是不以為意的冷笑道。

“喲,少卿回來了呢,我還以為你跟妮娜去約會了呢,聽説你們談的很開心呀?你爸爸説了,婚期要儘快定下來才好。我可是專門過來讓你選個黃道吉日的。”

鞠淑慧故意當著藍白芷的面説著這些刺耳扎心的話。

唐少卿看也沒看這個老女人一眼,只是目光快速的往藍白芷蒼白的臉上一掃,忍著刺痛開口。

“夫人要説的話都説完了吧,管家,送客。”

平淡無奇的聲音裏儘是冷漠,似乎聽不出什麼怒火。

可誰都知道,越是冰冷的人,語氣越平靜,事後報復起來就會越發的狠戾。

唐少卿,正是如此。

“哎,少卿,你著什麼急呀,還沒選好日子呢,我可是等著回去給你爸爸回話的,你爸爸的脾氣你也是知道的,總不能再讓他去公司找你吧?

再説了,這裡的氣氛烏煙瘴氣的,你爸爸他可不愛來,你還是趕緊選好了,我好回去跟妮娜商量呀!”

鞠淑慧一邊掃過身後的藍白芷,鄙夷的投去一抹目光,一邊狀似親近的上前將手裏的冊子遞給唐少卿。

其實這些話在哪説,什麼時候説都可以,但鞠淑慧偏偏選擇在藍白芷的面前,還不是為了幫自己的外甥女掃清障礙。

“糖糖才不要娶那個壞女人!糖糖你不能……”

“你個傻子胡説什麼呢!”

看著唐少卿就要接過鞠淑慧手上寫著所謂黃道吉日的小冊子,藍白芷什麼也不顧的衝上前,緊緊的扒著他的手腕。

“你剛才還……”

“夠了!”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