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七月下旬,正值盛夏,氣溫很高,靜止的空氣中彌漫著一股熱浪。一連幾天,夏威夷的天空,像水洗一樣,萬里無雲,偶爾徐徐海風帶來絲絲鹹澀海水的氣味。海面上各種海鳥在盤旋,有的海鳥有時會一頭紮進水裡,然後從很遠的水面浮出。在遠方,時而有一些飛行器悄無聲息地穿過空中,在陽光照耀下,很像夜間劃過空中的流星。偶爾也有一些大型的飛行器從天空中轟鳴而過,讓那些平和飛翔的鳥兒像是受到驚嚇,四處竄飛。

和埃克斯分開後,達布優乘坐導彈飛行器回到了基地。剛放下旅行包,牆面上出現了伊迪教授的身影,他面帶笑容說:“達布優,辛苦了。”

達布優看了看螢幕回答道:“您好,教授!有什麼任務嗎?”他知道,伊迪教授在他剛回到房間就找他,肯定有重要的任務交代給他。

伊迪說:“你猜得不錯,確實有一件棘手的任務要你完成。你看,我們全面工作即將展開,現在成員之間儘管有多種聯絡的方式,但都存在潛在的安全問題。我們曾經研究過的‘腦網路’雖然理論和技術已經成熟,但必須要確保安全。我們這項任務的對手不僅來自于地球上很多邪惡團夥,更重要的是外星人。所以總部決定有你來牽頭建立一套萬無一失的‘腦網路’安全系統,並組織具體實施。沒有問題吧,小夥子?”

達布優說:“我也一直在考慮這個問題,原來打算將手頭的研究工作總結好之後,就立即向您彙報這個想法,看來我還是遲了一步。”

伊迪說:“有關資料、實施中需要聯繫的公司及組織、人員的配置等,都在你的電子密碼庫中,編號71710001。”

達布優說:“謝謝教授!”

於是關上螢幕。他打開自己的電子密碼庫,在71710001檔中找到所有資料,便開始著手建設聯合會成員專門的“腦網路”以及安全管理、保密及防範系統等工作。由於所有技術及理論問題,都已經解決,這項工作進展得很快。為了安全,總部決定在所有成員的腦內植入專用生物電腦晶片,利用人體作為網路天線,構成所有成員之間的無線網路。達布優還專門設計一套按照不同層級管理的資訊傳輸及處理系統。為了提高晶片植入的速度,他和國際生物電腦公司的科研人員合作,利用宇宙新材料集團研發的最先進液態材料製造微型電腦晶片。這種液態材料所製成的晶片,沒有固定的形狀,可以採用輸血的形式,利用血管中血液的流動,將其送入人的大腦,然後再和人腦進行生物連結,在人的思維控制下工作,並利用血管中血液流動的動能提供能量。這種液體電腦晶片技術改變了以前通過手術將晶片植入人腦的做法,既提高植入的速度,也提高了安全及可靠性。

由於團隊成員都是頂尖的科學家,許多參與的企業也都是技術實力非常雄厚的公司,達布優他們僅用了不到一年的時間,就完成了上述的科研及實驗,這種液態的生物電腦晶片已經實現了規模生產,再經過嚴格的測試及篩選,安裝了系統和工作程式之後,就可以進行大範圍的人體安裝了。這天,總部為他們的成果召開一個party,達布優非常高興,喝了很多酒。

有點醉意的達布優回到宿舍,突然意識到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和埃克斯聯繫了,於是,他打開視頻對講電話,對方卻沒有任何反映,搜尋器也沒有發現埃克斯的位置信號。他又撥通埃克斯的手機,手機傳來不在服務區的信號。再通過多維網路呼叫,也沒有回應。達布優隱約感到好像出了什麼事情,這麼晚了,按照埃克斯的習慣,不應該不在宿舍。另外,她的手機,更不該有不在服務區的信號。雖然人們的通信方式有多種選擇,但電話聯繫還是比較方便節能,所以這個時期,電話仍然是一種較為常用的通信工具。

達布優到了洗漱間,用冷水沖了沖頭,大腦清醒了一些。他漸漸地意識到,埃克斯的研究成果的確可能創造巨大財富,也正是因為如此,不可能不引起一些邪惡集團的關注,尤其是埃克斯四處張揚要開辦工廠,她的科研成果已經成為眾人皆知的事情。如果這些成果只是被利用來從事有益的動物生產,那還沒有什麼。但是,如果被用來從事危害人類的陰謀,尤其是被外星人所利用破壞地球的話,將對地球人類產生極大的威脅。達布優後悔平時只顧自己的研究,沒有及早提醒埃克斯。

達布優決定儘快向伊迪彙報自己的想法,於是通過視頻對講電話和伊迪聯繫,正好伊迪還沒有休息,看來情緒還很好,十分喜悅地說:“達布優,這麼晚了,還給我聯繫,不會再約我喝一杯吧!”

達布優卻有些緊張地說:“教授,我有一個重要的情況必須立即向您彙報。我預感到埃克斯出了事!”

“那你趕快到我辦公室,我也馬上趕過去!”伊迪也似乎從達布優的話語中感到了什麼。一直希望達布優能夠說服埃克斯加入他們的行動,也一直關注埃克斯的研究成果。本來他想安排一個時間,配合達布優動員埃克斯,但是最近的工作總是太多,達布優又專注在“腦網路”計畫的研究及實施上,所以就將這件事情耽誤了。現在聽到達布優的彙報,他也意識到問題可能非常嚴重!

在伊迪的辦公室,他聽完了達布優的彙報,馬上打電話給Q.尅吾將軍:“將軍,對不起!你養尊處優的日子快要結束了”,伊迪對深夜還叫醒尅吾感到有些歉意,要不是事情十分緊急,他不會在這個時候叫醒自己的部下的:“我剛接到一個重要的資訊,希望你能夠馬上來我的辦公室一下。”

放下電話,不到十分鐘,Q.尅吾就出現在他們的面前。“將軍不愧是軍人,行動這麼迅速!請坐下來講吧。”伊迪幽默的語氣,試圖緩解一下氣氛。尅吾鄭重地給伊迪敬了個軍禮,然後坐到沙發上。

伊迪這時又將目光轉向達布優說道:“將軍,達布優剛剛向我講述了關於他的女友,哈佛大學M.艾姆教授的博士研究生埃克斯的情況,我想你也一定會感興趣的。請達布優再向你介紹一下情況,”

達布優剛要開口,尅吾就做手勢讓他先不要說:“埃克斯小姐的情況,我早已經注意了。”他又轉向達布優:“對不起,達布優先生,我不是要干涉你們,更不是有意騷擾埃克斯小姐,請你不要誤解。因為我已經感覺到埃克斯小姐研究成果的重要性,也預感到她的處境。從你們上次見面之後,我知道你沒能說服她,她又那麼到處張揚的要開辦動物製造工廠,說不定會引來嚴重後果甚至殺身之禍。所以,我就悄悄地派了一名隊員暗中保護她。說實話,我是將我們整個行動的所有參與者以及潛在成員,都視為我的保護物件的。”

達布優聽到尅吾的介紹,才松了一口氣。他開始對自己面前這位軍人另眼相看了。平時由於和尅吾接觸很少,彼此沒有什麼交流。在他看來,尅吾只不過是一位高級“武夫”,負責給“三拯”聯合會“看家護院”的軍人。沒想到他的工作做得那樣細緻,連一個不是本系統的博士生的成果都會這樣關注。這說明尅吾不單負責安全工作,而且非常關注“三拯”行動的發展。他向尅吾投去感激的目光!

“不過,我也感到奇怪,為什麼我派出的隊員沒有給我消息!”尅吾接著說道:“我現在和他聯繫一下。”說完就用自己的專用通訊設備——一個鋼筆形狀的密碼傳輸器和隊員聯繫。儀器中傳來隊員的資訊:埃克斯小姐在大約一個小時之前失蹤!

“看來埃克斯小姐真的出事了,”他有些緊張地告訴伊迪和達布優:“我必須馬上趕往洛杉磯!”

“我也和你一起去好嗎,將軍?”達布優不希望的事情終於發生了。他此刻最擔心的就是埃克斯的人身以及她成果的安全,所以非常著急地提出要求。

“達布優,我看你就不用去了,這件事由尅吾將軍處理就可以了。我知道你此刻的心情,讓我們為埃克斯小姐祈禱吧。”伊迪轉向尅吾:“將軍,你就辛苦一趟吧!”

埃克斯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這是在洛杉磯時間下午7:00左右,天空突然烏雲密佈,這是在這個季節裡很少出現的天氣。在馬路上行走的人還沒有意識到要躲避,緊接著又刮起了強勁的西南風,馬路上粗壯的樹木被大風吹得左右搖動,大有被連根拔起的感覺,有的人趕快抓緊路邊的欄杆,或者其它固定物以防被大風吹走。一道耀眼的閃電過後,人們意識到一場暴雨將要來臨,行人們開始艱難地躲進靠近的建築物。然而,天空卻像花灑澆花一樣,一陣毛毛細雨之後,居然又恢復了平靜,地面上落滿了被大風吹下來的樹葉和一些雜物。此時,埃克斯已經回到自己公寓,沒有和這場短暫的惡劣天氣遭遇。她做了一會兒健身活動,又洗了個熱水澡。休息之前的健身活動,是她長期堅持的習慣。當她坐在沙發上,打開電視,想放鬆一下的時候,卻不知不覺地昏睡過去

當她醒來時,看到自己躺在一個不熟悉的房間裡。這個房間非常大,除了自己身下的床之外,四周什麼也沒有。幾根電纜通到自己腦袋上。她馬上意識到自己大腦內的電腦晶片正在高速運行。她知道自己的處境非常危險,有人在下載自己大腦中電腦晶片內的資料!她趕快啟動自毀程式,幾秒鐘後,大腦內生物電腦資料庫中的所有重要資料被清除。這種自毀程式是在非常緊急情況下,防止自己重要資料被盜的應急措施,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是不能啟動這個程式的,因為啟動了這個程式,就意味著破壞自己所有有價值的研究成果!但是,她現在已經感到自己將大禍臨頭了,必須毀掉自己大腦中所有資料,否則後果更是不可預測!刪除資料後,她渾身無力地躺在那裡,手腳也被固定在床上不能動彈,大腦中卻急速地搜尋著之前所發生的所有事情。

此時,尅吾乘坐自己的穿梭機,不到一個小時,就來到埃克斯的公寓。這時,他所派去保護埃克斯的隊員非常緊張地向他報告了當時的情況:“埃克斯小姐公寓的安全措施一向是非常好的。下午點六左右,她和一位女同事一起到學校附近的酒店吃完飯後,就開車回公寓。我一直在暗中護送她回到自己的公寓,沒有任何異常現象,我才回到對面的酒店。這是我為了保護埃克斯小姐,專門在對面租住的房間。從房間的陽臺上,我可以通過安全設備掌握埃克斯小姐公寓周圍所發生的一切情況。將軍給我發送詢問指令時,我突然發現我留在埃克斯小姐身上的氣味跟蹤劑從我的跟蹤器中消失,這種氣味跟蹤劑的有效時間至少是二十四小時,按理說沒有理由這麼快就消失!當我給埃克斯小姐房間撥打電話時,沒有人接聽,我也預感到出了事情,就不顧一切地趕到埃克斯小姐的公寓。但她已經不在了。”

尅吾立即和當地的安全機構取得聯繫,同時向埃克斯的導師M.艾姆教授瞭解她最近的情況。M.艾姆教授回復說埃克斯很長時間沒有和他聯繫了,由於她受聘於洛杉磯的LUX生物科研所,現在一邊工作,一邊完成自己的博士論文,只是遇到一些有爭議的理論問題和多種選擇的技術問題時,才和M.艾姆聯繫並希望給她一個建議。

尅吾來到洛杉磯地方安全局,在洛杉磯安全局局長L.艾勞的辦公室裡,尅吾將所發生的情況向局長作了介紹,局長立即將最近所發生的所有“異常資訊”從資訊庫調了出來。經過緊張地分析,他們發現最近有一夥陌生人經常出現在埃克斯所服務研究機構周圍。另外,和埃克斯共進晚餐的女同事也有些異常,佈置在周圍的殘存資訊處理儀顯示,她在和埃克斯分手時,故意撒了個謊:說好家中有事,但開車繞了個大彎,到一個不該繞過的地方停留了一下,才回自己的住所。

“難道事情就發生在她的這個女同事身上?”安全局長說道。

“馬上控制這個女人!請局長閣下給予協助,謝謝!”尅吾說。

“當然,這是我們份內的事情。”L.艾勞局長答應道,隨後立即做了部署。

埃克斯的那個女同事名叫山木惠子,是攻讀生物複製專業的博士研究生。她是一邊工作,一邊讀博士。這個女人平時沉默寡言,工作能力也不出色,業績平平,博士論文幾次都不能過關。她給人的感覺好像有些自卑,所以很少和別人交往。但是,她平時不論見到誰,都非常禮貌地朝對方微笑,以示尊重和友好。

她對埃克斯的才華、美貌非常妒忌,以前從不主動和埃克斯交往。但最近卻以展示自己民族服飾為理由,幾次主動邀請埃克斯到自己住所觀看自己的服飾。埃克斯這樣年齡的女人,再加上她本來就是虛榮心很強的女人,當然對漂亮的服裝很感興趣。開始,埃克斯閉口不談學術上的問題,但漸漸地,她感到山木惠子好像希望自己能夠幫助她通過博士論文,也就放鬆了警惕。

研究所並沒有什麼上班下班之說,每個人都在自己認為方便的地方做自己的工作,只是需要做實驗時才到實驗室。研究所倒是經常搞一些聚會,目的是給大家提供一個熟悉和交流的機會,創造一個良好的人際氛圍。埃克斯和山木惠子都是通過這些聚會熟悉的,在工作上她們反而沒有什麼接觸的機會。這天埃克斯剛準備回自己的公寓,山木惠子邀請她到研究所附近的日本餐廳吃日本料理,埃克斯晚上也沒有什麼事情,就答應了她。

兩個人來到餐廳,在一個非常僻靜的位子上坐了下來。山木惠子坐下後,滿臉堆著恭維的笑容,開口說道:“埃克斯小姐,你的才華和美貌真讓人羡慕!”

埃克斯也很禮貌地回答道:“謝謝你,惠子小姐。”

山木惠子向門外看了一眼,似乎很隱秘地小聲說道:“聽說你在籌建自己的公司,是這樣的麼,埃克斯小姐?”

埃克斯知道,自己籌建動物生物複製公司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無需再隱瞞,也無法隱瞞了,所以只好如實回答:“現在剛剛開始,資金問題還沒有解決。”

“真的叫人佩服,一個女人,有這麼大的雄心。資金的問題我認為不難解決,但技術和設備倒是個大問題。我說的對嗎,埃克斯小姐?”山木惠子小心翼翼地問道。

“恰恰相反,技術和設備都沒有問題,現在就是資金的問題”。埃克斯絲毫也沒有懷疑什麼,因為這些都是人所共知的事情,再說她和山木惠子也是很熟悉了,在這件事情上再躲躲閃閃,人家就會說自己太清高了。

山木惠子臉上露出一種不經意的微笑。“我們不談這個了。我知道你不願在非工作場合談論學術問題。對不起了,埃克斯小姐。”山木惠子說著,站了起來,向埃克斯鞠了一躬!接著問埃克斯道:“想吃點什麼?”

埃克斯正好想結束這個話題,聽了山木惠子這樣說,正是求之不得。“我不熟悉日本菜肴,你做主吧。”

尅吾看完了殘存資訊處理儀的記錄後,分析道:“看來問題就出在這個山木惠子身上,她實際上只要知道埃克斯計畫籌建工廠的事情,在技術和設備上是否還存在問題,就已經足夠了!看來他們一直注意埃克斯的研究,當證實了在技術和設備上已經準備就緒,就立即開始對埃克斯下手。”

L.艾勞特局長說道:“我同意尅吾將軍的分析,我們必須儘快跟蹤山木惠子,找到埃克斯的下落!”

正像尅吾他們分析的那樣,埃克斯的確被人劫持了。劫持她的是一個帶有黑社會性質的國際財團組織。他們的目的正是為了控制這個新的產業,以便形成壟斷,攫取暴利。其實這個組織早就注意到埃克斯的研究了。但為了隱蔽起見,他們的所有成員從來不在埃克斯的視線中出現,只是暗中監視著埃克斯研究的進展。由於埃克斯在自己的研究成果方面非常小心,重要資料不會在電腦和其他介質中保存,所以只能在確定埃克斯已經解決所有技術問題之後,再劫持她,將資料悄悄地從她的腦晶片中取走。

為了及時瞭解埃克斯研究的進展,他們藉口幫助山木惠子完成和通過博士論文,引誘和利用山木惠子,悄悄地打探情況。山木惠子本來就十分妒忌埃克斯,加上自己的博士論文幾次都不能通過,所以就對埃克斯產生報復的心態。這次機會終於來。他們一拍即合。

這個財團不光利用山木惠子及時掌握埃克斯的研究進展,還不惜花費重金,聘請從安全局和特種部隊退役的高級特工人員,並且添置高級的反偵察設備,時刻監視埃克斯周圍的一切。他們早就發現有人在暗中保護埃克斯,對尅吾派來保護埃克斯人員的所有保護措施都瞭若指掌。為了迷惑對方,他們有意讓保護人員感到自己的措施十分有效。另外,當他們估計埃克斯的研究接近尾聲的時候,用隱形機器人潛入埃克斯的住所。這些隱形機器人體積非常小,可以以各種不同的形態隱蔽起來。它們既可以分散,也可以組合。由於機器人採用可塑性材料做成,平時它們可以變成各種飾品和物件來代替埃克斯房間原來的飾品及物件,所以根本不會引起注意。

當山木惠子聽到埃克斯說她開辦工廠的困難只是資金問題時,說明埃克斯的研究全部完成。和埃克斯分手之後,就將這一情況立即告知財團的聯絡人員。為了防止通訊被安全部門監視,他們要求山木惠子只有在得到最後的消息,才能和他們聯繫,而且不准使用所有通訊設備,必須當面說明。

聯絡人員接到情報後,立即發出指令,啟動潛伏在埃克斯住所的機器人。其實他們是非常小心的,給機器人的約定指令非常簡單,就是被截獲,也不會引起任何人注意。這些機器人接到指令,立即自動組合成一個體積很大的機器人。機器人控制了埃克斯的機器人管家,並且遮罩了所有安全系統。當埃克斯躺到沙發上時,機器人利用微波麻醉槍將埃克斯麻醉,然後將她劫持……

但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埃克斯居然在自己的腦晶片中安裝了自毀程式!現在一切計畫都已落空。一個黑幫頭目惱羞成怒地說道:“幹掉這個女人吧!”

另一個頭目建議道:“不要衝動,她應該另有備份。我們要逼迫她提供研究的備份資料!”

尅吾他們通過對山木惠子的監視,得到了蛛絲馬跡。終於在一個廢舊飛機及飛行器處理場的地下室發現了埃克斯的蹤跡。當他們將埃克斯救出時,她已經被折磨的奄奄一息了。埃克斯從昏迷中醒來時,看到達布優坐在自己的病床前。身體的劇痛以及剛才所受的殘酷無道的折磨情景又使她幾乎昏迷過去。達布優看著埃克斯痛苦的表情,心中已是悔恨交加!

過了很長時間,埃克斯在醫生們的搶救下,終於蘇醒過來。這時,達布優手拿一束鮮花放在病床前的花瓶中後,彎下身來,在埃克斯的臉上輕輕地吻了一下。埃克斯臉上露出幸福的微笑,淚水從眼角流出,疲勞的目光看了一下達布優之後,眼皮像一扇沉重的大門,慢慢地關上,又將達布優拒之於門外。護士輕輕地走過來告訴達布優,病人正處在痛苦的恢復狀態,大腦清醒時,身體會感到非常痛苦,醫生正通過系統對她進行休眠治療。達布優只好起身離去,並囑咐護士,當埃克斯醒來時及時通知他。

又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和調理,埃克斯的身體才算徹底恢復。畢竟她還很年輕,體質好,所以恢復得很快。這一天,天氣晴朗,醫院裡小山坡上開滿了各種顏色的小花,淡淡的幽香,摻雜著濕土的土腥氣味,散佈在空氣中,使人感到是走進早春的田野。達布優和尅吾專程來醫院將埃克斯接回公寓。為了安慰她,達布優向總部請了半個月的長假,專門陪同她。

埃克斯的身體雖然全部恢復,但經過這次劫難,她似乎變得沉默了,性情也變得有些焦躁不安。達布優知道,這次劫難,在心理上給她造成了更大的傷害!他一直想安慰她,但又怕觸動她的回憶,所以經常只是默默地在身邊陪伴著她。

這天,達布優提議他們去跳舞,埃克斯卻搖了搖頭:“對不起,達布優,我不想跳舞,乾脆我們去咖啡廳坐坐吧!”

達布優深情地看著她,點一點頭。他們來到咖啡廳的門口,埃克斯突然轉身抱住達布優,痛哭起來。

達布優安慰道:“埃克斯,不要這樣,不會再有事了!”

“達布優,我後悔當初沒有聽從你的勸告。我在他們下載腦晶片中資料時,啟動自毀程式,所有研究成果都被毀掉了”,埃克斯抽泣地說:“現在,已經一無所有,即使想加入你們的行列,也沒有任何價值了。”

達布優安慰她道:“你可以從頭再來嗎,雖然資料沒有了,但你仍然掌握這個學科的研究方法!我們都期待你的加入,也相信你一定會很快出成果!”埃克斯依偎在達布優的懷中,達布優將嘴巴輕輕地貼在埃克斯的耳邊說道:“我們還是去舞廳好嗎?”埃克斯點了點頭。

達布優擁著埃克斯,來到隔壁的歌舞音樂廳。這時舞廳正在播放著激昂的搖滾音樂,許多人在搖擺閃爍的燈光中扭動腰肢,整個舞廳都在搖動喧鬧的音樂聲中震動。達布優強拉著埃克斯走到舞池,但埃克斯還是不能從這次傷痛的陰影中走出來,達布優拉著她的手上下擺動,並不時地用手指輕輕挑撥她的身體,但埃克斯似乎非常木訥,並不接受他的撩撥。達布優只好擁抱著她,來到隔壁非常幽靜的交誼舞廳。在漫步的交誼舞曲中,埃克斯緊緊依偎著達布優。幾曲之後,美妙的音樂才慢慢地喚醒她逐步放鬆緊張的情緒,融入在音樂海洋之中。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