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X.埃克斯是大約第六代黑人和白人的混血兒,父親是個混血兒,母親卻是一位白人。埃克斯雖然只有十四歲,但長得身材豐滿、楚楚動人。由於母親早逝,她和父親以及黑人繼母一起生活。儘管繼母對她也非常關心和疼愛,但埃克斯和繼母總是格格不入,總是不願意在家裡待著。她生性好動,非常喜歡橄欖球,經常和男孩子們一起打橄欖球。在一次班級橄欖球隊之間的比賽中,達布優被其他隊員緊緊地壓在下麵,埃克斯居然沖上前去,不顧一切地將上面的隊員拉下來。她的這一舉動,引來很多女生的譏笑和妒忌。比賽結束後,達布優才從別的同學那裡知道這位性格火辣、豐滿漂亮的混血姑娘,竟能夠沖到身材高大的男橄欖球隊員中,為自己解圍。儘管她的行為在橄欖球賽場上是多此一舉的,但達布優對這位姑娘還是非常感激和喜歡。在耶誕節前,學校組織的科技論壇與小發明展示會上,埃克斯主持製作的“生物狗”獲得製作工藝一等獎,達布優在科技論壇上的演講也被評為“最有感染力話題獎”。活動結束後,達布優和埃克斯同時站在領獎臺上,接受校長J.傑艾給他們頒獎和祝賀。

埃克斯就站在達布優旁邊,這是達布優第一次這麼近距離和埃克斯站在一起。雖然埃克斯還只是一個十四、五歲的小女孩,但達布優所感受到的卻似乎是來自于一個成熟女人身上的那種令人衝動的氣息。達布優不停地呼吸,好像能夠嗅出年輕人在性啟蒙時,所幻想的那種來自異性身上的所有誘惑。埃克斯卻很主動地向達布優靠攏。

達布優側過臉向埃克斯點頭並靠近她說道:“上次在橄欖球比賽時,我還沒有謝你,晚上我請你?”

埃克斯似乎早有準備是的,將胸脯挺了一挺說道:“好哇,放學後你在校門口等我!”達布優這才注意到,埃克斯的身材發育絕不像是一個十四五歲的小女孩。達布優暗想:這個女孩真有意思,還在向我展示她那女孩子的魅力,告訴我她已經是一個可以和男人約會的成熟女孩了!

放學之後,當達布優走到學校門口時,埃克斯已經站在那裡等著了。達布優走上前去和埃克斯打了招呼,埃克斯卻非常大方地挎著達布優的胳膊一起沿著下山的臺階往山下走去。他們手腕著手來到山坡下的生態廣場,這裡是鎮上居民喜歡在此逗留的地方。雖然廣場的面積不大,但規劃和建設非常別致,集樹、竹、花、草和禽、鳥、魚、蟲於其中。周圍建築絲毫沒有“人工建造”的痕跡。他們毫無目標的沿著綠色長廊走著,埃克斯將達布優的手臂慢慢抱在懷中,並且越抱越緊。達布優能夠感到埃克斯的心在跳動。他們就這樣無言地走著,當他們來到廣場邊上的一家速食店時,達布優才想起要請埃克斯吃飯的事。於是將自己的胳膊從埃克斯的懷中抽了出來,說道:

“埃克斯,我們吃點東西吧?”

“好吧!”於是他們走進速食店,他們在臨近窗戶位置找了一個座位,達布優按了一下臺上的按鈕,一個服務生走過來,禮貌的說:“先生,要一點什麼?”

達布優向埃克斯說:“埃克斯,想吃一點什麼?”

埃克斯說:“我來一份牛肉漢堡套餐,外加一個土豆泥,一個冰淇淋。”

達布優說:“我要一樣吧!”

此後,他們的交往就越來越多起來

這次大災過後,達布優申請參加救援隊伍,到別的災區救災。一天下午,領隊I.阿哎通知他,他被安排在華盛頓的一所學校讀書:“達布優,你應該儘快回到學校去。我聽說你是一個優秀的學生,應該到那裡繼續完成你的學業。”

達布優想到母親生前對他的期望和自己的理想,本來是要堅持到救援工作結束再回學校去的,經領隊的提醒,他又想起埃克斯,不知她最近的心情如何,已經很長時間沒有見到她了,所以終於接受I.阿哎的建議,回到學校繼續讀書。

雖然已過了半個多月,達布優還沒有從悲痛中掙扎出來,他時常想起媽媽和爸爸,他經常幻想那只是一場噩夢,他偶爾還會幻想爸爸媽媽是到另一個遙遠的星球去旅遊……

達布優和埃克斯一直保持著聯繫。大災之後,達布優似乎一下子成熟了許多,他和埃克斯彼此都將對方當成了唯一的親人。他被安排在華盛頓中心區的一所學校讀書,這所學校離埃克斯的學校不遠。政府為他們這些災區學生提供生活及學習的所有費用,同時許多志願者家庭願意接受和照顧他們,儘量使他們能夠感受到家庭的溫暖。達布優拒絕接受志願者的照顧,獨自住在學校的學生公寓。他不願意多耽誤學習時間,除了在週末到接受埃克斯的志願者家中看望埃克斯之外,幾乎任何地方都不去,整天待在教室和圖書館。功夫不負有心人,一年後,達布優以優異的成績被哈佛大學地球生命工程學院錄取。

三年後,埃克斯也被這所大學的生物工程學院錄取。

一對戀人在一所大學讀書,雖然幾年前的那場災難給他們心靈上造成刻骨銘心的痛苦,但也更加深了他們患難與共的感情。他們在生活上相互鼓勵和照顧,在學業上互相促進和幫助,相得益彰。

達布優是一位思維極其活躍而又才華橫溢、性格浪漫的年輕人。在大學三年級時,就開始對地球古生物學科進行大膽地探索,並提出很多非常有建樹的學術觀點。其中最有影響的是利用生物遺傳基因鏈,恢復古生物的大膽設想。這一設想,引起學術界的高度關注。世界著名古生物學家,哈佛大學校長,ED.伊迪教授破格接收他為自己的研究生。在伊迪教授的指導下,他僅用兩年時間,就直接完成了博士論文《論地球生物密碼遺失與修復過程的意義》。這篇論文很快引起世界學術界的轟動,因為根據他在論文中所闡述的論點,人類將可以對已經在地球上滅絕的物種進行恢復。不但如此,科學家們還可以通過對地球物種的廣泛恢復,徹底改善被人類破壞接近毀滅的地球環境。另外,達布優還在他的論文中提出,通過對人類自己基因鏈的修復,可以改變人們在長期社會發展中形成的惡習,實現所謂“心靈拯救”。

達布優的這篇論文不單在科學界引起極大的反響,也受到政界的高度關注。2264年,由歐聯體、亞聯體、美聯體、非聯體等世界各區域組織聯合倡議成立了“拯救地球 拯救人類 拯救物種國際聯合會”(被稱為國際“三拯”聯合會)。聯合會總部設在美聯體(注:到兩個多世紀以後,世界已經以歐洲聯合體、美洲聯合體、亞洲聯合體、非洲聯合體等區域取代了現在的國家)的夏威夷,在各聯合體分別設有分部以及相應的研究機構。聯合會任命ED.伊迪教授為最高執行長官,聘請W.達布優為聯合會物種恢復課題研究院最年輕的科學家。聯合會不單是一個科研機構,也是一個高度機密的准軍事機構,配備一萬多名特種保衛及執行官兵,由Q.尅吾將軍指揮。

聯合會在世界範圍內招聘各個學科的科學家,幾乎所有知名的科學家都被網羅在其麾下。這是地球人類最大的聯合行動,體現在這個目標上,地球人類具有的高度統一!

達布優作為這個全世界最高科研機構和最偉大的行動計畫中最年輕的科學家,承擔著一項最重要的課題研究。對於只有二十多歲的他來說,的確是破格使用。由於伊迪教授承擔整個計畫的領導重任,他對達布優的指導就僅僅限於規劃及修正研究方向,對其具體的研究過程也就無暇過問了。

達布優沒有辜負老師以及聯合會負責人的期望,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就將課題研究的目標、方向、規劃和研究的詳細計畫做得有條不紊,同時在他的主攻方向――古生物的快速恢復理論及實踐方面也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另外,達布優還要協助伊迪教授制定聯合會的工作及科研計畫,在軟硬體方面搞好聯合會的建設。

籌建聯合會的工作千頭萬緒,光是基地的規劃和建設,就是一項巨大的工程。另外,人員的招募、經費的安排、課題的論證、設備的研發、與其它科研機構的協調……等等。達布優除了協助老師伊迪做好這些準備工作之外,還要繼續自己的研究課題。因為他的課題毫無疑問是整個計畫的核心,如果這個課題沒有實質性的進展,整個計畫都是毫無意義的,籌建“三拯聯合會”也就毫無意義。所以,自從他參與了聯合會的工作,每天都在不停地忙碌。

達布優已經一個多月沒有見到埃克斯了,忙得也很少和埃克斯聯繫。這是一個週末,他想利用週末的兩天休息去看望埃克斯。埃克斯現在是一位研究生物複製技術及控制理論的博士生,她在動物原形快速複製和生物複製方面取得突破性進展。特別是生物複製人類的控制理論,不單只是技術問題,也是社會學、倫理學的問題,埃克斯在這一方面已經具有獨到的見解,也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

雖然埃克斯還沒有通過博士生論文答辯,但她已經被洛杉磯一家科研機構聘請為兼職研究員。她現在幾乎大部分時間住在洛杉磯,一方面進行研究工作,完成研究機構指派的研究任務,另一方面也在撰寫自己的博士生論文,並準備論文答辯。

埃克斯接到達布優的通知後,開車來到機場迎接他。達布優是從夏威夷乘坐高速飛行器飛往洛杉磯的,在空中飛行需要兩個多小時的時間。他本想休息一下,但想到馬上就和埃克斯見面,心情當然很激動,於是從旅行袋裡取出一本《Future Technology》雜誌翻閱起來,剛剛看完一篇題為“將來,我們如何穿越宇宙”的文章,飛行器已經在洛杉磯航太機場著陸。他從通訊儀中看到埃克斯站在出口處,便急急匆匆地往出口走去。外面的光線很強,眩光讓他眼睛有些不適應,趕快取出墨鏡戴上。當他走到埃克斯跟前時,發現她正在低頭沉思,於是從身後突然抱住她,埃克斯反應過來之後,轉身吻了一下他,也沒有說什麼,拉著達布優向停車場走去。

他們來到埃克斯在洛杉磯的住所之後,兩個人熱吻一番之後,埃克斯說道:

“籌備工作進展得如何?是不是很辛苦?都快將我忘記了吧?”

達布優說:“我確實要休息一會兒,太累了。”

埃克斯看著達布優滿臉的倦容,不願意再干擾他的休息,說道:“好吧。”就獨自走進自己的臥室。

第二天早晨,達布優醒來,發現埃克斯睜著眼睛靜靜地坐在自己的身邊。其實她早就醒了,只是看到達布優睡得很香,知道他非常疲勞,為了不擾醒達布優,才靜靜地坐在那裡。

埃克斯見他醒來,說:“看你睡得這麼香,連肚子在叫喚也無暇顧及了。”

達布優看著埃克斯,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聽了埃克斯的話,才意識到昨天的晚餐還沒有吃,現在肚子裡正“咕咕”的提出抗議。

這時,埃克斯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一邊在房間裡走著,一邊說道:“達布優,我想組建一個快速複製滅絕以及瀕臨滅絕的動物工廠,大量生產這些動物,出售給世界各地的動物園或研究機構。這個項目肯定會有非常好的效益,賺取很多錢。現在我已經解決了基因鏈連接和修復的難題,也解決了快速生物複製及製造動物的所有難題!”

達布優沒有馬上開口,因為他這次來見埃克斯,還有一個打算,就是動員她加入“三拯聯合會”的科研隊伍。以前曾經和埃克斯交流過,埃克斯一心想成為一名大企業家,一個富翁。她曾經告訴達布優,利用自己掌握的技術,可以辦成全球最大的動植物生物複製及製造公司。到那時候,自己就會成為財富最多的全球第一女性!

連達布優自己對埃克斯的這種抱負也是非常讚賞的,但是,他拯救地球及人類的事業,的確非常需要埃克斯這樣的人才。他沒有理由,也沒有權力阻止埃克斯開辦動物工廠的計畫,但達布優對自己所從事的偉大計畫太執著了。七年前的那場災難,奪去了近十億多人的生命,這其中也包括自己的親人,至今仍是他揮之不去的陰影。所以他發奮努力,暗下決心,一定實現自己的宏偉抱負,挽救被人類破壞得瀕臨毀滅的地球。但是此時他的腦海中在緊張地思索,如何說服埃克斯,加入到自己的事業中去。

達布優皺了一下眉頭,看著埃克斯說道:“埃克斯,還記得七年前的今天嗎?”

埃克斯是一個非常敏感女人,達布優的問題立即使她預感到,今天所談論的,可能是一個不愉快的話題。於是她又重新坐在達布優的身邊,用手輕輕地在達布優的手背上撫摩,說道:

“親愛的,其實我非常瞭解你的抱負,但是個人的成功和財富才是我們美好生活的基礎。”

“埃克斯,我小的時候,母親就告訴我:中國古代有兩句很有哲理的古話,一句是: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另一句是:皮之不存,毛將焉附。第一句的意思是鳥巢一旦傾覆,鳥蛋哪裡還能保住?第二句的意思是說,皮已經不存在了,毛也就不可能存在。七年前的那場巨大災難,預示人類和我們賴以生存的地球時刻都面臨著毀滅的危險。親愛的,我們作為那場災難的倖存者,目睹當時慘狀,十多億人的生命和無數其它生靈毀於一旦。我們有責任為徹底改變地球環境而做出貢獻!”。

他停了一下,繼續說道:“你將是一位很有造詣的科學家,當此人類面臨生死存亡之際,我真的非常希望你能夠加入到我們拯救地球的行動之中!”

埃克斯不甘心地說:“達布優,現在人類已經探索到在宇宙中存在生命的星球,我們有了足夠的財力,完全可以移居其它星球!”

達布優聽了這話,有些激動,說:“但地球怎麼辦?地球人類怎麼辦?地球上無數的生靈又怎麼辦?”

埃克斯仍然心平氣和地說:“親愛的,我並沒有阻止你去參加地球的拯救行動。”

達布優平靜一下自己的情緒,意識到不應該以這樣的口吻和埃克斯說話,於是緩和一下口氣,說道:“你所掌握的知識,對我們的行動是非常重要的。”

埃克斯面帶微笑,盡可能緩解氣氛,說:“在你們需要的時候,我可以隨時協助你們,好不好?”

達布優有些無奈地說:“那只是協助,你沒有足夠的精力去研究是不行的。在這個領域中,將會有許多難關要你去攻克,有許多課題要你主持研究!”

沉默了片刻,埃克斯說:“達布優,我們暫時先不談這個好嗎?你想吃點什麼?這裡新開了一家亞洲菜總匯酒店,有你最愛吃的華人菜,我們一起去吧?”

達布優感覺到,再繼續談論也不會有什麼結果,不如放鬆一下,“好,我們走吧,我真的很長時間沒有吃中國菜肴了。”

他們來到酒店,在靠近窗戶地方的一個卡位上坐了下來,卡位高高靠背幾乎可以將達布優和埃克斯全部遮擋住。靠背上鋪著嫩綠色的燈芯絨外套。餐桌是用原木色的玻璃做成。餐桌上方的水晶吊燈,投下藍色的光線,整體營造出的氣氛,給人一種清涼的感覺。

埃克斯說:“這是華人菜,你喜歡是什麼就自己要吧。”

達布優在旁邊的按鈕上輕輕的按一下,餐檯面上顯示出功能表,有京菜系列、粵菜系列、魯菜系列、徽菜系列、川菜系列、湘菜系列,還有淮揚菜,達布優看的眼花繚亂,說道:“這麼多種系列,我真的搞亂了。雖然以前我媽媽做的都是中國菜,我也非常喜歡吃,但時間太長了,好像和這些菜名都對不上號!”

埃克斯笑著說道:“那麼,你就隨機點一個,反正這裡面全是華人菜。要不然,你就從彩圖中挑選,把味道選擇器功能打開,這樣就可以一邊看圖片,一邊從味道中選擇你感覺最好的菜肴。”

於是,達布優翻閱著菜譜的圖片,突然一股辣香且帶有微微胡椒味道的菜香,沖入鼻孔,從圖片上看到嫩白色的魚片,有一些青、紅色的辣椒色,乳黃色的底湯中,還漂著細細的粉末,菜名是“香辣魚片”,川菜系列。於是他就點了這道菜。埃克斯選了一個“翡翠雞套餐”。

食畢,二人回到埃克斯的住所不提。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