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這是一個靜謐的清晨。

一隻纖秀的手在鬧鐘響之前按掉了響鈴,她滿頭不聽話的頭髮亂蓬,伸了個懶腰,摸索著黑框眼鏡,起身進浴室,半打瞌睡的刷牙漱口。

時間還早,一切都在掌控中。

楚楚打開閣樓的窗戶,眺望出去。她一直不覺得睡閣樓有什麼不好,雖然這個樓中樓的閣樓原本是個迷你兒童房,站直很可能就會撞到頭,但是她身高不滿一百六,要撞也是撞繼母的頭,或者是兩個異母妹妹的腦袋。

因為這樣,所以她們都不愛上來,這讓她擁有一片小小的安靜天地。

窗外沒有鳥啼,連麻雀都不叫,這在台北市也是很希罕的;她的小寵物扯了扯她的頭髮,親密的啁啾,她望了望窗下的骨頭,有點頭痛。

「就跟你說了,別亂抓麻雀,你呀......唉,不跟你說了。你先出門玩玩,等等來學校找我吃飯。」楚楚親暱的拍拍小寵物的頭,俐落的關上窗戶,拿起圍裙,安靜的下樓煮早餐。

繼母喜歡繁複的中式早餐,兩個異母妹妹,一個要土司切邊加美乃滋夾生菜夾半生不熟的蛋,一個要土司不切邊夾花生果醬和煮熟的水煮蛋切片;三個人卻要三種飲料,有要咖啡的,有要柳橙汁的,也有要數種蔬果打成的養生湯。

所以兩邊爐子都點著火煮蛋煮稀飯,同時她還得分神照顧咖啡壺和果菜機。

「吵死人啦!一大早吵什麼吵?」大妹楚邵皙拉長了臉,心情很差的走出房門。

「我在打媽媽要喝的養生湯。」楚楚陪笑著。

「需要那麼大聲嗎?妳根本是故意要吵我的!」邵皙滿肚子起床氣,很自然也很方便的發作在這個沒用的異母姊姊身上。

「早飯還沒好嗎?」二妹楚雪美衝出房門,「妳還在煮!不是跟妳說我今天有社團,要早點出門嗎?怎麼這麼笨手笨腳的?」

「就要好了......

」楚楚趕緊把土司弄好,送到餐桌去。

「這個水煮蛋沒有熟啊!」

「吼,妳美乃滋怎麼塗這麼少?這樣很難吃欸!」

兩個妹妹憤怒的吼叫聲,終於把繼母吵醒了。

「妳們兩位能不能淑女一點?」繼母陰沉著臉走過來,「妳們爸爸還在睡,要吵醒他才甘願嗎?」

「爸爸回來了?!」兩個妹妹臉上綻放出光芒,「什麼時候回來的?有沒有帶禮物回來?」

「小聲點。」繼母坐下來,優雅的拿起筷子,「昨天深夜回來的。妳們都睡了,所以沒吵醒妳們。」

楚楚卻沒有欣喜若狂的表情,她只是默默的清理流理台;等父親起床,妹妹們圍著他歡呼,爭著跟父親說話時,她也只是默默的添了雙筷子給她父親。

一看到這個長女,楚懷心裡就不太舒服。那種陰沉不知道像誰......當初該讓前妻帶走她的,擺在家裡,像是一根刺似的。

「早啊,楚楚。」楚懷清了清喉嚨,「吃早飯了沒有?」

「早飯是楚楚做的呢!」繼母笑盈盈的說,「她知道你今天回來,所以一大早就起來做飯了。來吃吃看吧,女兒的孝心呢!」

就算父親不在,也是她在做早飯的。不過,楚楚很聰明的保持沉默,只是笑了笑,坐下來啃了兩塊土司。「爸,我去上學了。」

楚懷鬆了口氣。不是他偏心,但大女兒總是讓和樂的家庭蒙上一層陰沉的氣息,「等等爸爸去公司的時候,一起載妳們去上學吧!」

「不用了,我剛好有點事情要早到。」楚楚笑了笑,「我先走了。」

她走出大門,大大的喘口氣,臉孔漾出甜美的笑容,讓人忘卻她平凡的容顏。

別開玩笑了,多待一會兒,好幫他們一家大小洗碗盤嗎?好不容易可以擺脫洗碗的苦役欸。

自從父親外遇,把媽媽趕走,換上這個年輕漂亮的繼母以後,年紀還小的她就明白,未來非靠自己不可了。

她是很想跟媽媽一起住的,但是傷心欲絕的媽媽連看她都不多看一眼,轉頭就離開了。唉,她長得像爸爸也不是她的錯啊......

外公外婆恨透了她爸爸,揚言不管姓楚的血脈;爺爺奶奶擺明了跟他們沒關係,也不想插手。

她也是萬般不得已得留在楚家,又不是她願意的。

坦白說,繼母沒有真的很虐待她。雖然國中前幾乎天天挨打挨罵,幾乎沒有一天可以吃全三頓飯的;但高一那年,她真的忍不住,一把奪過藤條,折成兩半,繼母就沒再打她了,結果也就只是家事多了好幾倍,無情的鞭打改成惡毒的嘲諷。

只是冷嘲熱諷有時候比鞭打還痛多了,幸好她很早就看開了,把做家事當作是付食宿費,提早打工罷了。

現在她只希望高中趕緊畢業,可以趕快脫離童工的生活。

不過,一個從小被鍛鍊到大的人,怎麼可能毫無打算呢?

除了家裡那份不支薪也沒有零用錢的苦工外,她可是有份薪水豐厚的「工作」喲!

到南陽街的時候,她趁著轉車的空檔,轉進小巷裡的一家手工皮鞋店;老爺爺剛拉開鐵門,就看到笑吟吟的楚楚。

「這麼早來?來拿妳的皮鞋嗎?」老爺爺點亮燈,慢騰騰的找出那雙學生鞋,「試穿看看。」

大小剛剛好,穿起來真是舒服啊!手工皮鞋就是讚,機器大量製作的那種罐頭鞋怎麼比得上?

「是來拿鞋的。只是呀,爺爺,今天有沒有工作?」楚楚一臉騙死人不償命的甜笑,笑得那麼甜,讓人忍不住也對著她傻笑。

「我又不是妳的客戶。」老爺爺沒好氣地道,「用不著跟我笑得那麼甜。喏,」他窸窸窣窣的找出一個牛皮紙袋,「剛接到的case,需要一個絕世美女,去勾引這個花花公子,然後拋棄他。」

老爺爺挑剔的打量著其貌不揚的楚楚,「妳做得來嗎?」

「有我百變楚楚做不到的嗎?」她搖了搖食指,「別質疑我的專業素養唷。」

她輕快的走出皮鞋店,心情很好的去等公車,一面翻看著剛接到的case。

她沒有注意到,有輛車違法的停在紅線上,一雙熾熱的眼睛直注視著她......的鞋子。

這是一個有風、溫暖的夏日早晨,一切的開端,都從那雙手工學生鞋開始......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