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楚楚一直覺得自己是個非常有職業道德的「解決者」─這是老爺爺給的職稱,他常說,他那兒是便利商店,只是賣的不是「商品」,而是「服務」,大大小小的麻煩交給他們來解決就好了。

「解決者」當然不只她一個,她還有許多見過面的、沒見過面的同事。只是他們這些年紀小一點的,不能像其他神通廣大的前輩,可以透過網路接案子,得乖乖來老爺爺這兒報到而已。

「不管大案子小案子,每個案子都得誠心誠意地盡力完成。」老爺爺總是很嚴肅的說。

雖然她總是接一些很小的案子,但是報酬也夠讓她有安全感了。所以,她一走到公車站牌,就非常專心的看著老爺爺給的資料,並且拿著光碟片忖度著:中午的時候得拜託老師讓她用電腦教室......

倏地,一道陰影遮住了陽光,職業的敏感讓她警覺起來,背陽的高大身影讓人看不清楚面貌,只看到他咧嘴似在微笑。

「妳好。」

終於看清楚他的容貌了。來者西裝筆挺,不聽話的頭髮垂了幾綹在額上,讓他原本斯文俊秀的臉龐看來有些稚氣......但最吸引她目光的,是他的微笑。

那種沒有心機、單純的笑容,不知道為什麼,看起來有那麼幾分眼熟,讓人忍不住想跟著他微笑起來。

咦?這不是她的招牌微笑嗎?

「你好。」跟著傻笑一下,楚楚猛然驚醒。跟個陌生人笑什麼笑啊?

「實在很冒昧......」他的語氣掩不住激動,眼睛直勾勾的望著她的鞋子,「請問妳的鞋子哪裡買的?」

楚楚心中馬上警鈴大作:這人......該不會是爺爺的仇人吧?他們做這行的難免會招致別人怨恨,因為總是跟欺騙愚弄脫不了關係,手段也算不上光明正大,她也私下揣測過前輩不知道做過什麼「大案子」,但憑著爺爺親手做的鞋就可以認出來?這人太可怕了!

「我在量販店買的。」她換上一臉的迷惘和可憐兮兮,「有什麼不對嗎?」

「不對!大大的不對!」那人激動的抓住她,「這優美含蓄的線條!這上等小牛皮!這紮實的手工!每個角度,都是藝術品啊,難道妳不知道......妳不知道......」

楚楚呆住了,悄悄的瞄了一眼自己的鞋。當然啦,這鞋非常好穿,非常舒服,但是再怎麼看......「這只是一雙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學生鞋,路上隨便哪個學生都穿這個。」

「不!我賭上我祖先三代的名譽,這雙絕對是『夢幻之匠』的作品─吉翁鞋!」他兇猛的搖晃她,「他在哪裡?吉翁在哪裡?告訴我,快告訴我!」

這個人......果然是爺爺的仇人!

楚楚迅雷不及掩耳的用頭頂撞了那人的下巴,害他差點咬了舌頭,趁他鬆手的時候,快速逃逸;見他窮追不捨,當下只見藍色百褶裙飛舞,她一個漂亮的上段踢正好踹中他的胸口,在他雪白的襯衫上面留下一個顯眼的髒腳印......

嘖,長得矮就有這樣的壞處,上段踢應該踢的是他的鼻子,不是胸口呀!

楚楚慌慌張張的跑走,火速打開路邊計程車的車門,「叔叔,叔叔......」她馬上哭得梨花帶雨,「那壞人想抓我,好可怕,嗚嗚嗚......」

富有正義感的司機一回頭,只見有個穿西裝的小夥子像是餓了幾百萬年似的撲過來拍車窗。

「哇靠,光天化日抓女孩子!」他猛踩油門,狠狠地甩開拍車窗的「壞人」,「妹妹,免驚免驚。妳學校在哪?叔叔送妳去。真是歹年冬厚瘋郎......」

計程車司機不但將她送到校門口,看她哭得這麼可憐,硬是不收她的車資,便揚長而去。

楚楚眨了眨眼,眼淚神奇地蒸發得乾乾淨淨,臉上漾起甜笑。

想跟她百變楚楚鬥?她想起那個「壞人」,心裡冷笑:再去多修行幾年吧,蠢男生!

她收起甜笑,「整頓」一下表情,於是一個不起眼的、瞌睡兮兮的小高中女生,就這樣混入同樣不起眼也瞌睡兮兮的學生群裡。

在遙遠的南陽街,被楚楚甩開的男人,愣愣的坐在馬路上許久沒動。

「日朗?日朗啊!」他的好友兼同夥人從驚駭裡清醒過來,衝過來啪啪啪的打他的臉頰,「你搞啥啊?發什麼失心瘋啊?幹嘛突然衝出去調戲人家小女孩......」要調戲也調戲個漂亮點的。

雖然說,他這個聖人似的好友終於開竅了,讓他頗感欣慰,但是也不要從聖人變成喜歡小女孩的「羅莉控」啊,這轉變未免也太......

「我抓到他了。」林日朗清醒過來,欣喜若狂的看著白襯衫上面的髒腳印,「沒有錯的!興辰,瞧,這是吉翁才會用的鞋底啊!我終於找到夢幻之匠啦!」

朱興辰翻了個白眼,本來扶著他的,又重重一摜讓日朗摔回柏油路上,「別賴著不起來!我們上班要遲到了!」他忿忿的揮拳。

「哎唷......」日朗吃力的爬起來,「找到吉翁你不高興嗎?夢幻之鞋欸!哦,天啊~~」

「閉嘴!你這鞋瘋子!」興辰忍無可忍的揮動拳頭,「你就是做這行的,還看不膩嗎?我是造了什麼孽啊?我跟你同學還不夠,居然還被你蠱惑,一起做生意,而且還是鞋子的生意!饒了我吧!」

「你這是什麼話?」日朗很憤慨,「你知道吉翁是怎樣的人嗎?他可是被譽為夢幻之匠,擁有數百年歷史的神祕家族成員呢!他們神祕的傳承和優雅的製鞋技巧,到現在依舊讓人傳頌不已,能夠擁有一雙吉翁鞋是怎樣的......」

興辰閉上嘴,決定讓日朗說個高興。長痛不如短痛,讓他一次說個痛快,總比讓日朗煩他十天八天來得好吧?

興辰嚴苛地打量身邊滔滔不絕的好友,真不知道他怎麼會有這樣致命的缺點。日朗從小功課好、體育好,品行優良,待人謙恭有禮,家裡又是望族,可以說是每個少女心目中的白馬王子。

但是這個白馬王子就是少了一根筋,對愛情遲鈍到不能再遲鈍,而且,令人非常難堪的,他有可怕的「戀鞋癖」!

每次介紹女朋友給他,他挑剔的不是人家的長相或個性,而是─

「是的,那是雙線條非常優美、設計非常獨特的高跟鞋......」他滔滔不絕的敘述鞋的品牌和歷史,歷年來令人印象深刻的鞋款,「但是搭配得糟透了,保養得更是慘不忍睹!這樣......鞋子會哭泣的。」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