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金瓶梅》一直被視作洪水猛獸,正人君子唯恐避之不及,好像看了就不高尚了。奇怪的是,這本書卻成了流傳最廣的一部。中國人活得太假了!表面看都是坐懷不亂的柳下惠,骨子裏卻是放蕩淫邪的西門慶。可惜啊,大多人既成不了聖也成不了魔。他們無法克制自己的欲望,也不敢正視自己的欲望。一句話,男人都是西門慶,女人都是潘金蓮。

《金瓶梅》說是白話,其實大多人根本看不懂,所以重寫就很必要了。重寫《金瓶梅》,就像從深山把一棵參天古樹移到繁華都市,其難度自然可想而知。為了把這棵古樹運出深山,我只保留了「主幹」。這就是它的故事。為了讓這棵古樹迅速成活,我儘量保留了「根系」。這就是它的內涵。而它的每一片「葉子」都是新生的,這就是它的語言。

《新金瓶梅》基本沿用了原著的故事,只是語言換成了現代白話。但這並不是簡單的翻譯,很多情節都做了延伸。尤其是次要人物,挖掘更為深入。至於其中的性愛描寫,我也沒有刻意刪減,也許這就是大家所要求的「全本」吧。我無意再製造一個「潔本」,情色就是情色,都刪了還看個什麼勁。儘管這樣,我還是做了點調整,有些地方太噁心。

《金瓶梅》並不像傳說中那麼偉大,在我看來甚至有點粗糙,至少開頭和結尾是有重大缺陷的。開頭那章關於財色的議論全是廢話,隨後對他幾個結拜兄弟的介紹,更使故事拖沓不堪。為了讓大家能夠輕鬆進入,我把潘金蓮換作了開場人物。而小說的大結局,也到潘金蓮被殺為止。這樣可以使故事緊湊一點,也能最大限度地保證小說結構的完整。

至於「金」、「瓶」、「梅」中的「梅」,也由春梅換成了吳月娘。為了與書名充分契合,吳「月」娘也改叫吳「梅」娘。《金瓶梅》既是西門慶的荒淫史,也是潘金蓮的爭寵史。為了能當上大老婆,她是不擇手段不惜代價。而春梅則是潘金蓮的同謀,兩人根本沒有利害衝突,吳月娘才是她們的共同敵人。況且春梅的戲份太少,不足以貫穿全書。

說到這裏,我倒想囉嗦幾句了。中國文人好像都有「百科全書」情結,總是奢望在一本書裏包羅萬象。什麼哲學、歷史,什麼天文、地理,什麼儒家、道家,就連算命、打卦這些垃圾也往裏面塞。而且拼命追求人物的眾多,好像這才是所謂的「大手筆」。其實手筆大不大,與人物多寡真的沒有關係。關鍵是故事夠不夠新穎,人物形象夠不夠鮮明。

還有一點讓人難以忍受的,就是原著中大量的詩詞歌賦。這又是中國文人改不掉的臭毛病!中國的古詩詞也太強勢了,無論是什麼類型的小說,開頭、結尾都要顯擺一下。至於寫景狀物描摹人物,也是詩詞當道。這些東西也許符合古人的閱讀習慣,但在今人看起來卻酸臭無比,所以大多詩詞都被我刪掉了。實在不便刪除的,也用現代語言重寫了。

《新金瓶梅》不再局限於家族的興衰,而是透過西門慶的暴發軌跡,來揭示北宋亡國的原因。這就比所謂的風俗畫容量更大,也更加深刻更有意義。重寫經典絕對是項大工程,我在此書投入的精力,比寫本新書要多上許多。遺憾的是,這種努力很難得到肯定,有人還把重寫等同於抄襲。其實這是必要的升級,「西遊」、「水滸」都是這樣成書的。

重寫經典不能面面俱到,只要在某一點超越原著,那就是莫大的功德。單從這個來說,我沒有辱沒原著。至於別人說好說壞,那就無所謂了。我無法討好每個人,也不想討好每個人!對我來說,重寫《金瓶梅》只是開始。如果有可能的話,我還想把「四大名著」也重寫一遍。我知道這樣吃力不討好,但對於普及「四大名著」,大約也有點好處吧。

2007年3月8日初稿

2017年5月8日定稿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