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巧月龜縮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房間裏的一角,目光緊緊的盯著門口處。她到現在還是不敢相信,自己怎麼會落到如此下場。

對了,寧妃,寧妃娘娘!她突然想到什麼,猛地一下子站了起來,使勁拍門大聲喊道:“我要見寧妃,我要見娘娘!”

“蠢婦,寧妃娘娘如今自己有了孩子,又怎麼會在乎你!”

外面傳來一個陰測測的聲音,冷宮的門一下子被打開了。搖曳的燭光在黑暗之中格外的顯眼,但是同樣也襯著拿著蠟燭的人顯得格外的陰森。

“公公,公公,求求你,求求你幫我給寧妃娘娘帶句話,告訴她,我真的沒有偷人,我都不知道發生什麼!”

巧月拉著那個公公的衣角,苦苦哀求道。見著她這個樣子,那公公不耐煩的一腳將她踹開:“果然是個蠢的,你如今都不知道自己處境嗎?”

那公公説著低下頭,瞅著面前的巧月冷笑説道:“你難道不知道我是來做什麼?”他説完,站直身子:“我就是來送你上路的!”

“不,不要,我不要死!”

一股子濃濃的求生慾望支配著她的身子,她奮力的向外衝,但是卻一下子就被那公公身邊跟著的兩個小太監給抓住,按在地上:“娘娘説了,你吃苦一輩子,好歹讓你喝了好酒走。”

那公公笑瞇瞇的説著,執壺倒了一杯酒,然後在手上晃了晃:“這可是頂好的陳釀,你得了這個走,倒也不枉你這一生了。”

公公説著,就上前,猛地一下子捏住巧月的嘴巴。巧月突然被如此,下意識的想要掙扎,但是卻猛地一下子被扇了一耳光,她口水頓時飛濺了出來。

“真是個蠢的,如此好久還不好生消受!”那公公不滿的説道,直接一口氣給她灌了進去。

“嘔……”她一被鬆開,立即躲在一邊嘔著,但是卻沒有任何的助益。見著她這個樣子,那公公笑著説道:“這藥倒是溫和的,還給你一個半時辰的命,你好生享受吧!”他説完,打開門,就直接走了出去。

巧月充滿絕望的看著那門,只覺得自己腹中如同刀攪,很快,她就覺得自己小腹下墜,身下一片濕熱。

自己,自己難道已經有了孩子?她頓時奮力的向前爬去,救救,救救她的孩子……最終她在人世間留下來最後的一道痕跡只是一道長長的血痕。

“巧月,巧月!”刺耳的呼喚聲讓巧月字覺得自己頭疼欲裂,她勉強睜開眼睛,卻猛地看見紅纓的臉。

“你!”

“我怎麼了!”紅纓皺了皺眉看著面前的巧月,手上動作略顯粗暴:“快點起來,娘娘那邊喊著你呢!”

“娘娘?”巧月默念了一聲,低垂著頭,手下意識的撫摸著自己的小腹。難道説,在她被賜死了以後,那個女人也跟著一塊兒下來了嗎!看著她這個樣子,紅纓有些急了,上前拉了她的身子一下。

“好了好了,你動作可要快些,娘娘的性子你也是知曉的,若是你再不過去,到時候連著我也要一塊兒吃排頭了!”

看著紅纓著急的樣子,巧月突然覺著似乎有哪不對,這裡似乎並非是自己所想的地方。她猶豫了下,緩緩的坐起身子。旁邊的紅纓卻已經快手的在幫她梳頭起來,紅纓以前就經常這樣幫她梳頭,可是自從答應了娘娘以後,她就再也沒有和紅纓這樣親近過了。她想著,微微偏頭看了一眼紅纓。紅纓似乎察覺了她的目光,略有些奇怪的問道:“你今兒是怎麼了,感覺你似乎和平時有些不大一樣,難道説當真是病了一場變得傻了?”

“我是病了嗎?”巧月猶豫了一會兒,在紅纓快要把頭髮梳好的時候問道。紅纓聽了這個話,手上頓了頓,笑著説:“可不是,你自個兒睡覺的時候忘記關了窗戶,如今雖説已經是夏初了,但是早晚的風還是涼快的緊。你貪涼就這樣吹著,不病才奇怪呢!”

聽了這個話,巧月隱約覺得這一幕似乎什麼時候發生過。對了,就是在這一次自己病後,那寧妃娘娘才讓自己去……她咬了咬嘴唇,卻突然感覺自己肩膀上被猛地一拍。

“行了,你快點把衣服換上,換好了我們就去見娘娘。你耽擱了這些時候,也不知道娘娘會不會怪罪。”

在紅纓的幫助下,巧月快速的把身上的衣物穿好。

“你過來了。”

寧妃娘娘坐在屏風的後面,微微瞟了一眼有些跼踀的巧月,嘴角微微勾起。

巧月剛進門,就見著寧妃娘娘這個樣子,下意識的感覺自個兒的後頸一陣發寒,但是她臉上卻下意識的帶上了笑容:“見過寧妃娘娘。”

“哦?”

寧妃微微挑起眉頭,掃視著面前的巧月。只覺她好似有些怪異,可若要真挑出來,也説不出具體的。想起自己的決定,她也只能輕嘆口氣子微微向後靠了靠,手搭在旁邊的小幾上。

“沒見著我頭髮都散了嗎,還愣在那裏幹什麼!”

“是!”

巧月掃了一眼寧妃娘娘,果然發現她的發髻略有些鬆散了。她記得,自個兒今天,應該是第一次幫梳頭吧。想著,她就感覺有些恍惚。當她回過神的時候,自己的手已經插入寧妃的層層髮絲之中。

寧妃的長髮保養的很好,絲絲潤滑。她的動作下意識的輕柔起來。

“沒想著,你倒是會伺候人。”

寧妃在紅纓手持的鏡中看了看自己,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她上輩子給她梳過幾年的頭髮,自然是對這些熟悉的。熟悉的幾乎都已經要成了本能……

“喏,你今兒伺候的我高興,這串珠子就賞給你了!”

寧妃説著,隨手就從自己的手上推下一串珊瑚珠子,直接往地上一拋。見著寧妃如此,巧月趕快躬身從地上把手串撿起來,然後對著她恭敬的謝恩。見著她這個樣子,寧妃點了點頭。

“看你也是個老實的,今兒晚上過來,我有好事兒等著你。”

寧妃淡淡的説著,眼睛瞥了一眼她,然後又看了看自己的手,像是想到什麼似得,讓旁邊的紅掌拿了一套衣帽鞋襪過來。

“喏,這些你晚上記得穿戴好了,若是我發覺你有什麼不規整的,仔細你的皮!”

“是……”

巧月下意識的應下,頓時反應過來,這個場景就是當初她睡上龍床的那一幕。她還活著,只是回到了從前。這個意識讓她差點想要尖叫出來。但是她不行,她不能。她能夠做的只是表現的越發柔順,只有這樣,才能讓寧妃對自己毫無戒心。

“你回吧。”

寧妃説著,手隨意的擺了擺。

她膚白髮黑,又正是二十多歲女人最有風韻的時候。雖説臉上神色上帶著一絲絲的不耐,但是卻依舊有著濃濃的柔媚。

“是。”

巧月行了禮,乖巧的退下。

紅纓回到屋子的時候,正見著巧月正看著面前放著的衣物發呆,立即湊了過去。

“呀,寧妃娘娘真大方,這東西可不像是我們這樣宮女能穿的……”

紅纓説著,看向巧月的時候,臉上就有了幾分的探究。

“我也不知道娘娘到底是什麼意思,你説我是不是有什麼做的不好的地方,娘娘是準備要趕我了!”

巧月説著,面上略有一絲絲的緊張看著面前的紅纓。紅纓聽了她的話,癟了癟嘴:“好了,別胡思亂想了。我已經幫你打聽過了,寧妃娘娘是要抬舉你,你該有大造化了!”

“我倒是希望能夠平平安安的,待到歲數,我就能夠出宮而去。”

巧月説著,她這個話裏可是十足的真金。只是,上輩子,她還沒有活到那個歲數。最終等來的卻只一杯毒酒,而害死的不光是她,還有她的孩子。她想著,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聽了她的話,紅纓微微皺眉,在她眉心點了下:“你啊,怎麼一點出息都沒有。我們這樣的人,若是家裏已經説好親事等著開恩放出去的還好。倘若外面沒什麼親人,被放出去了也不過是將來做教養嬤嬤的份!”

“……”

是啊,進宮以後,就離她想要的生活很遠了。況且,她如今也有了新的目標。如今她既然已經從地獄裏爬了出來,那麼就不會讓那些利用完她,還想要把她甩掉的那些人好過!她想著,手掐的緊緊的。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