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夜裏,長廊上卻依舊燈火通明,隱隱灼灼的燈光,印的長廊上的雕欄更加美麗多姿。

不知是哪來的一陣長風,讓她下意識的縮了縮脖子。

呵,呼出一口氣。

她在梳粧的時候,想了很多上輩子的事情。上輩子的寧妃,寧貴妃,上輩子的自己,安分守己的自己,死去的自己。想到這裡,她眼睛微微的瞇了瞇。寧妃雖説性子驕縱,但卻不是沒大腦的。至少,她會看人。

上輩子她選中了自己,自己就當真鞍前馬後的服侍她,她讓幹什麼,自己就幹什麼,從來沒有生過不該有的心思。

可是,最後呢?

因為寧妃已經有了自己的孩子,自己已經對她來説,毫無用處,因此就這樣果斷的將自己甩開了。對了,同時也除掉了她的孩子。她想著,突然想大笑,但是卻隱忍住了。她這輩子不會這樣癡傻了,她一定要活的比任何人都好,都精彩。

“你在這兒候著,我進去通稟一聲……”

不知不覺,已經走到了鴻寧殿前。她看了一眼開口説話的巧葉,點了點頭。巧葉小步走了進去,很快又出來,引著巧月一塊兒進去了。

巧葉是和巧月同一批進來的宮女,彼此之間多少也算是熟悉的。只是如今那巧葉對待她的態度卻客氣而疏離。

巧月微微嘆了口氣,卻抿嘴不説話。

“還愣在那裏幹什麼,還不快些過來見過陛下。”

剛進去,方才站穩,來不及打量殿內景象,就聽寧妃娘娘開口了。

“是。”

巧月應了一聲,抬頭看了一眼寧妃娘娘身邊的男子,乖巧的上前,對著他行禮。

皇上微微挑了挑眉頭,看了一眼寧妃,“愛妃,你這個是什麼意思?”

“我能有什麼意思,你不是才從皇后那得了個美人?我自是不能落後於她的,免得賢惠二字,都被她一個人佔了!”寧妃説著,挑了挑眉。

寧妃説這話的時候,眉頭微揚,臉上頗有幾分不屑的神色。皇上忍不住笑著刮了下她的鼻子:“好了,既然是愛妃叫來給朕的,那朕當真就要好好看看了。”

説著,就讓巧月走上前來。

“抬頭,給朕看看。”

“……”

巧月依言上前,微微揚起下顎,同時目光也在打量面前的皇上。

皇上還是那個樣子,臉上總是帶著和煦的笑容,眼睛裏卻透不出分毫他的心思。

“這丫頭雖説樣貌算不上頂尖的,但是性子溫順,且伺候人是一等一的。她有個絕活,那就是泡茶,泡出來的茶香氣四溢,很是不錯。”

就在皇上打量巧月的時候,寧妃在旁邊解釋。

皇上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好,你都開口了,還有什麼好説的。”

世人都説洞房花燭夜好,但是巧月只感覺全身一片冰冷。她被裹在被子裏,未著寸縷,畏畏縮縮的蜷縮成一團。

“陛下……”

皇上從門外走了進來,審視著看著面前的巧月。巧月下意識的就喚了一聲,隨即又縮了縮身子。見著她這個樣子,皇上臉上又帶上了一絲絲的笑容。

“怎麼,寧妃可説了,你最是會伺候人的,難道你就是這樣伺候朕的?”

皇上説著,目光掃視著躺在那裏的巧月。

巧月知道皇上是什麼意思,咬了咬嘴唇,從床上站了起來。光溜溜的身子,就這樣暴露在皇上的面前。雖説屋子裏的溫度並不冷,但是她身上卻依舊不可避免的起了雞皮疙瘩。並不是因為寒意,而是因為皇上那充滿侵略性的目光。

她緩緩的下了床,努力的避免自己的隱私部位暴露在皇上面前。

“陛下,奴婢為您更衣。”

她輕聲説著,許是因為恥辱感的緣故,她的聲音如歌如泣,顯得格外的可憐。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