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有時候太好的運氣反而容易遭反噬,好運來多了反而卻踏上了一條名為狗屎的倒楣路。

從小無父無母的夏慕容,從福利院出來的時候已經年歲不小了,這幾年來的工作也是三天兩頭的換,脾性差勁,性格像個男人,一面試,公司給出官方拒絕理由不是學歷不夠就是不需要人。

儘管這幾年來的工作不是很如意,但夏慕容好歹還能靠自己那混世魔王的性子,在某些隱秘的賭場裏賺上一賺,生活費倒是不成問題。

一個花兒般的年華,卻被夏慕容無視,整天浸泡在煙熏火燎之中。

但她卻不曾討厭過這樣的生活,更不曾想過要改變,自小在福利院成長起來的夏慕容,看待世俗的眼光卻不亞於任何一個成年人。

人這一輩子,先得立身,才能施展宏圖大業。

當然了,夏慕容沒有什麼宏圖大業可得以施展,她最看重的便是立身。立身説白了就是賺錢,賺更多更多的錢,去逍遙快樂。

快樂是自己給的,夏慕容一直記得這句話。

當夏慕容捏著大把鈔票從賭場裏走出來的時候,門外幾個疤刀男攔住了她,夏慕容心一咯噔:攤上事兒了。

“看你這小女孩兒,弱不禁風的,心腸怎地這麼壞呢?”男人手帶鍍金大塊手錶。

夏慕容將手裏的錢揣進褲兜裏,笑意盈盈,“哥幾個兒來玩啊?”

“少給我裝蒜!把錢交出來!”

夏慕容頭一歪,面兒上十分淡定,心裏卻越來越毛,“哥哥説話我怎麼聽不懂,我的錢為什麼要給哥哥?”

手錶男上前一步,高大的身軀擋在夏慕容面前,“這幾天兒看你經常出入這酒吧,賺的不少吧?我們老大看你挺有本事的,想在你這嘗嘗甜頭,日後保你在這兒相安無事。”

“那我明天不來了還不行嗎?”夏慕容看了眼旁邊那條漆黑的小衚同。

手錶男大笑起來,“你這個小妹妹還挺乖張,也不去打聽打聽威哥在這一片兒的名聲,豈容你這兔崽子在這裡撒野的?”

手錶男剛説完,夏慕容一抬腿踢在了要害處,手錶男哼唧著跪地,夏慕容趁此朝著小衚同跑去。

“給我追,弄死她!”

平時,夏慕容還從未注意過這條不起眼兒的小衚同,今兒個也是倒楣,但幸而有這麼條小衚同在,不然她今兒個就算把錢都交出去,這條小命八成也是插翅難飛了。

那幫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傢夥兒,能放過她?

小衚同顯然從未有人走過,雜草橫生,身後幾個刀疤男大喊著讓她站住。許是兩側的房屋太過高大,身後傳來的聲音忽隱忽現,倣若她與他們不在同一個空間一般。

夏慕容加快了步伐,踉蹌著穿梭在遙不見頭的小衚同中,不知跑了多遠,身後已經沒有人追來,夏慕容這才大口喘息著停下。

幽黑的小衚同口處隱約一星點光亮,夏慕容顧不上身後隱藏著的危險,朝那點光亮處走去。

果然,夏慕容站在小衚同口,看到了一潭深不見底的潭水,四週房屋安靜的過分。

夏慕容蹲下身子,將手伸進潭水中,沒過纖細手掌的潭水冰涼刺骨,夏慕容一驚,急忙將手給縮了回去。

“臭娘們還挺能跑,看爺爺我不弄死你!”

手錶男突然出現在夏慕容身後,剛想撲上前,夏慕容來不及直起身子,身手矯健地往旁邊一躲,手錶男突然撲了空,笨重的身體摔進了潭水之中,撲騰起的水花漲的老高。

突然從水面伸出一隻手來,將夏慕容拉下了水。

異常冰涼的潭水迅速將夏慕容這個旱鴨子吞噬,夏慕容不斷掙扎著,不忘還伸手摸了摸早已經被水浸濕的鈔票,心中懊惱,不停罵娘。

再醒來的時候,夏慕容眼前一片模糊,不,不如説是一片水汽。

“小姐,你可算是醒了。”

一雙清澈無比的大眼睛赫然出現在夏慕容眼前,夏慕容睜開牛眼看了看,內心一怔,撲簌了幾下大眼睛後立馬緊緊閉上。

“小姐,日後如果您再不聽雲兒的話到處亂跑的話,下次落水雲兒可救不了你了。”

笑話,夏慕容心裏想著,這夢還真是真實,腦袋疼疼的,暈乎乎的,不過這感覺真好,因為被窩暖暖的。

“既然醒了,小姐難道不想起來吃幾口飯嗎?”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