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夏慕容猛然睜開眼睛,一把拉開了蓋在自己身上的被子,素白的紗裙薄薄的覆在身上,猶如蠶絲,隱約可見的肌膚倣若凝脂。

再抬頭,又看到那雙清澈見底的眼睛,問道:“我怎麼穿這身衣服?”

雲兒腦袋一歪,“當然是奴婢給小姐您換的。”

夏慕容眼睛一瞪,“那你看到我錢沒有,你得趕緊還我,那可是老娘拿命換來的!”

雲兒越聽越不明白,一想到自家小姐平日神志不清的瘋癲模樣,嘆了口氣兒,隻身一人走到桌邊倒水。

等等,這裡是?

夏慕容揉著腦袋看了看四週,再看看這裡的擺飾,再看看銅鏡中的那張臉,心裏突然一毛,陌生的臉蛋,清楚的感知。

夏慕容從床榻起身,一把拉住雲兒,“我是誰?你是誰?這裡是什麼地方,不,現在是誰什麼朝代?”

雲兒一臉驚恐,難道小姐這次落水失憶了不成?

“小姐你沒事兒吧?”雲兒一臉擔憂,抬手覆在夏慕容額頭試著溫度。

“少廢話,快告訴老娘!”

雲兒一聽這話,開始抽搭,一邊抽一邊用絹帕擦一邊説道:“小姐可真是不幸,本來就神志不清被大家欺負,如今又失憶了,雲,雲兒真是命苦啊!”

“這裡是天風國的夏瑜侯府,小姐是侯府千金夏慕容,小姐你,你還好嗎?”雲兒一想到自己的苦命,便又是滿心的委屈。

夏慕容聽後,鬆開雲兒,一頭黑線,心裏更是一團亂麻,事實成真了?

這時,一個年級尚小的丫鬟推門而進,在看到夏慕容後,先是一驚,而後説道:“小姐,老爺讓您今天中午過去一起用飯。”

“小姐一會兒就去。”雲兒打發走丫鬟,扶著夏慕容坐在銅鏡前,替她梳洗了起來。

夏慕容迷迷暈暈的在雲兒的帶領下,穿過廊院,來到了頗為氣派的一處院子中。

雲兒回頭,擔憂道:“老爺平時都不怎麼待見小姐,今天叫您過來,恐怕是因為大夫人添油加醋的對老爺説了早晨落水一事,待會兒進去小姐免不了又是一頓罵。”

夏慕容聽後,抬頭看了眼在面前打開的門,陳芙蓉一身華貴,在幾個丫鬟的攙扶下走了出來。

“呦,剛落水就出來了?”陳芙蓉滿臉不屑,扭頭對一旁丫鬟説道:“瞧我這記性,她哪還正常過了,這種模樣還值得稀奇什麼呢?”

“你説什麼?”夏慕容抬眸。

陳芙蓉怎麼也未料到夏慕容會這般口氣同她説話,驚訝之後便是怒氣,抬手便給了我夏慕容一巴掌,“混賬東西,敢跟我這麼説話!”

夏慕容何曾受過這般對待,曾經的她自打進了福利院以來,都是她欺負別人的份,哪還有別人欺負她的地兒。

不甘示弱,朝著陳芙蓉那張描畫精緻的臉蛋一巴掌呼了過去,瞬間,一張笑臉五指紅手印赫然清晰。

陳芙蓉怒目圓瞪,此起彼伏的胸口,一臉驚愕的看著夏慕容大刺刺離開的背影,怒氣無處發作,又礙于旁觀的下人嘰嘰喳喳,這才忍了下去。

夏慕容帶著雲兒一進屋,便見屋內正中央一張大圓桌上擺滿了菜肴,不遠處一把精緻氣派的椅子上正坐在一個約莫三十來歲的男人,打扮的頗為成熟,男人旁邊還有一個年紀看起來不大,但氣場卻不小的男人。

“容兒,怎麼越發沒有規矩了?見到王爺還不快跪拜!”夏慕峰看了眼坐在身旁的蕭景鑫,越發覺得他的這個女兒越來越沒個管教。

夏慕容走上前去,“王爺?”

“放肆!”夏慕峰將手中的茶杯往桌子上一擱,立馬起身看向一旁嚴肅的蕭景鑫,恭敬説道:“是小女不懂規矩,還請王爺不要介懷。”

蕭景鑫只是淡淡,抬眸看了眼夏慕容,只見這個女子同他以往在宮中見過的女子大不相同,也沒有傳聞中瘋癲癡傻模樣,反倒在見了他之後,眼中並無半分怯懦半分獻媚。

只是,天風國皇宮中的任何一個女子,上到母儀天下的皇后,下至各個宮苑灑掃的下人宮女,無一不都經過嚴格的禮儀訓練。

尤其是各個大臣家中的千金,堪比後宮任何一個妃子,禮儀都學得更加週全。

蕭景鑫低頭喝了口茶,心想,這夏瑜侯府的千金樣貌倒還可以,不過這般不懂禮節規矩,可真有點説不過去了。

“罷了,本王不過順路交代你一些事情,是本王打攪了。”

蕭景鑫起身,臨走前多看了眼夏慕容,隨後便離開了夏瑜侯府。

夏慕峰送走一尊大佛後,連午飯都未顧及得上,將夏慕容前前後後訓斥了一番,責令她回屋好好反省。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