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門房上有人給大小姐送來的,説是九爺送的,您趕緊收著,我們走了!”

小廝們把東西送到之後,吩咐了一句便走了,楚凝瑛一聽九爺這兩個字,再看這些碳,只道今兒個出門遇貴人,真的是值了!

“收下吧,反正沒花錢,是剛才救我的恩人送的!”楚凝瑛看榕姨一臉的疑惑,忙解釋道。

“這男女私相授受……”

“榕姨,你是想凍死呢,還是想暖暖活活的過冬?”

榕姨聽了這一句,剛想説一句,最後又讓楚凝瑛給頂了回來,無耐,她只能夠把這些東西收下。

有了炭火的屋子開始變得溫暖,空空的茶盞中,總算也有了熱水,雖無茶葉,可好歹也有了一口熱乎的。

小院裏的動靜引來了正院之中一些人的目光,楚瓊華,楚凝瑛繼出的二妹妹,江氏的所出嫡女。

她一向瞧不上年長于自己的楚凝瑛,因為二小姐這三個字,總對楚凝瑛有著莫名的仇恨,這不,剛聽説楚凝瑛這手上剛有了碳,她便往江氏那兒去了。

“你有那心思管那不成用的病歪雞,你不如管管你自己,我聽你父親的口風,皇上打算把你許配給九王爺……”

一通話説完,坐于正院之中喝著茶的江氏對於女兒總揪著那不成氣候的楚凝瑛,便是恨鐵不成鋼的叱責了一句。

楚凝瑛算個什麼東西,自她進門,這府內府外誰還知道楚大人府上有位大小姐,楚家的小姐就一個,只是楚瓊華。

至於那楚凝瑛,拖著癆病鬼的一樣的身子合該早死了,要不是有她母家還有個舅舅看著,她哪能夠活到今日!

沒了娘的一個小丫頭讓她磋磨的連下人都快算不上了,想起前些時候她氣暈過去的樣子,她這心裏至今還很暢快,楚凝瑛什麼時候不能收拾,現如今最要緊的還是旁的!

江氏這兒剛把話一説完,楚瓊華只懶懶的説道“許配給九王爺那就給九王爺,好歹也是個正妃,怎麼了?”

“蠢貨,王妃只是臣婦,怎麼和太子妃和皇妃相提並論,當今皇上早已立儲,那九王爺以後最多就是個宗室親王,一輩子沒有出頭之日……”

“太子妃!母親,你説什麼?”

江氏一聽女兒這會懶懶散散的的話,揚高了聲音只道她愚不可及,激動的將一番話盡數説完之後,楚瓊華聽出了裏面的不對味……

她母親的這一番話,顯然是並不打算讓自己做一個王妃……

“那母親的意思是……”

“這一段日子少和那些個沒起子的東西過不去,好好的當好你的楚家小姐,等上元佳節宮中夜宴的時候,母親一定要把你送進太子府!”

“一個九王爺算個什麼東西,我的女兒定然是要配這世上最尊貴的男人!”

江氏看自己的女兒還算聰明,這會乾脆和她説明白了自己的意圖。

楚瓊華一聽這話,心中自然少不了悸動,現如今是太子妃,太子登基,那麼以後她就會是……

光是想著那個位置,楚瓊華便覺得心中激動,自然是願意聽從自己母親的安排,只是……天子既然有了這話傳出來,若他們亂來“那父親……”

“你父親自然也是同意的!畢竟……誰傻的放著有國丈爺的位置不做,去做個王爺的岳丈!”

“有母親這句話,女兒放心。”

江氏聽得女兒這話,忙出了聲,母女二人同氣連枝,如今對望一笑,這笑容裏似篤定了一切都能如她們所願一般……

翌日清晨,大地依舊一片銀白潔凈,雪花如柳絮洋洋灑灑的從空中飄下。

一夜舒心的楚凝瑛起了個大早,有了炭火的屋子不再冷如冰窖,早起的她穿上了昨日的衣衫,草草吃過一口之後拉著榕姨與連翹出了門。

今兒個出門,一是為了去買兩身像樣的衣服與一些厚實的被褥,二是為了出去看看行情。

昨兒個楚凝瑛想了許久,還是決定拿著手上的這筆錢做點什麼,思來想去的,她手裏的本事只有開一家賭坊。

她讓連翹陪著榕姨去訂購衣物,自己則去找了昨兒個那幾個小乞丐,小乞丐們雖説是行乞度日,可這三教九流的東西他們最懂。

為了不讓自己走冤枉路,楚凝瑛用三大籠的包子換取小乞丐的信任,在一個酒樓中見到了京城裏的地頭蛇坤哥。

乞丐頭子説了,京城裏的吃喝嫖賭的事情都歸坤哥一個人管,這地面上的賭坊,只要坤哥一句話,誰都不敢來放肆。

楚凝瑛沒廢話,手裏一共兩萬兩的銀子,她拿了五千兩齣來,面對著面前一臉凶神惡煞的坤哥,開門見山道。

“我來找坤哥就是想開一個賭坊,昨兒個吉祥賭坊那個贏了一大筆銀子的白麵小生就是我,只要坤哥答應,以後這銀子四六分,絕不帶有一絲一毫的含糊!”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