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謝謝九爺送我回家,要是有緣,我請九爺喝酒!”

一路這麼説著話回來,楚凝瑛發現馬車已經到了楚家大門前,碧瓦朱甍的大門與楚凝瑛身上這身褪色的衣衫看起來格外的格格不入。

楚凝瑛瞧見躲在門柱後一直在探頭探腦的連翹,知道她們怕是找不到自己先回來了,她趕緊跳下馬車,笑著與蕭啟宸説道。

蕭啟宸一聽這話,不禁泛起了疑惑,笑著問道“喝酒?你怎麼不請我喝茶?”

“泛泛之交請喝茶,生死之交請喝酒,九爺救我一命,哪是一杯茶就能夠相抵的。”

楚凝瑛厚著臉皮笑道,在她看來,這位看起來十分有錢的九爺是個可以相交的人物,只道日後有機會成了朋友,對自己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現在的她實在太弱小,不管怎麼説多個朋友多條路……

蕭啟宸看著楚凝瑛這會天真無邪的模樣,壓根兒沒想到楚凝瑛這心底裏藏著的那些小心思,只是笑著應承下了。

楚凝瑛見他點頭,趕緊走向了連翹,榕姨和連翹在巷子裏沒能夠等到楚凝瑛,眼看著外面天又黑了,只能回來乾等。

連翹一看楚凝瑛安然無恙,只在嘴裏念著阿彌陀佛,而後兩個人從角門的一處進了門,蕭啟宸全程都在馬車上看著。

“九爺,這楚魏國確實有個原配妻子過世了,也曾聽説原配留有一個女兒,可這女兒不似那楚家那位二小姐,聲名在外,人人誇讚知書識禮,需要小的去查一查嗎?”

在楚凝瑛進門之後,馬車外的侍從子都謹慎的與蕭啟宸説道,蕭啟宸擺了擺手,看著那已然關上的側門,眼裏泛著感興趣的神色。

“不用了,回頭找人送幾簍銀骨碳給那丫頭,那丫頭挺有意思的……”

子都應聲,腦子裏想起前些日子聽到的一些風聲,不免多看了一眼楚大人府上的匾額爺,“雖然剛進去的那位楚小姐是很有意思,可老爺子的意思……”

“無妨!”子都的話未説完,便被蕭啟宸給擋下了,而後蕭啟宸命人架馬,子都也就沉默著跟上,只讓手下人把碳準備好送到這楚凝瑛的手中。

寒風簌簌之中,楚凝瑛回到了那座破落的小院後,以最快的速度把贏來的那些銀票一張一張拿了出來,足足三萬兩,嚇傻了原本急紅了眼的榕姨……

這麼多年原身成長至今都未必用過這麼多銀子,現如今財富就在眼前,這些銀子才叫真正的讓人踏實安心。

“榕姨,從今以後我們再也不需要去找江氏要銀子看她臉色,吃的用的,我們可以自己掙,從前失去的面子裏子,待我足夠強大時,我一定一一尋回來!”

抽了五千兩銀票出來,楚凝瑛將這筆錢交給了榕姨,為她擦乾了眼角未幹的眼淚,向其宣誓著未來的一切。

承有原身記憶的楚凝瑛知道榕姨的不容易,用赤膽衷心形容榕姨半點不為過,原本楚凝瑛的親娘留了一大筆的嫁粧在給女兒,可自江氏進門之後,那點銀子全讓她搜刮的乾淨。

江氏手段毒辣,原配留下的人全都清除,拿了銀子更是只進不出,不久後原身還被江氏用命中帶煞這四個字發落到了這個地方,只有榕姨和連翹跟著,一路成長至今。

榕姨看著變了的楚凝瑛,説不出來哪兒不對,可就覺得她不一樣了,這會心裏有著千言萬語,也只是夠擦乾了眼淚,把這些錢收好。

她一直想把楚凝瑛培養成一個真正的大家閨秀,她不甘心,更咽不下這口氣,明明是正妻所出的嫡女,卻成了現如今這模樣。

從前的她一直想把楚凝瑛培養的不能遜色了江氏所生的繼嫡女楚瓊華,她希望有朝一日,當眾人看見楚凝瑛時,會知道,到底誰才是正統嫡出。

可今天楚凝瑛的一句話讓她認清了現實,飯都吃不飽了,那些個大家閨秀的字眼,有什麼意義!

不容自己多想,榕姨拿著那銀子打算先把碳買回來,哪怕先去管事的那裏拿了銀子先勻一些,卻不想門房上竟然有小廝正搬著炭往她們這兒的院子裏送。

小廝收了子都的銀子,自然不敢怠慢,三簍子的銀骨碳,三簍的黑炭一齊送來的時候,榕姨都有些愣住了。

銀骨炭出自近京之西山窰,其炭白霜,無煙,不易熄,內務府掌之以供御用,這樣的東西竟然一下送來了三簍,送碳之人該當如何富貴,才能拿著御用的東西來送人……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