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我打開燈,裡面有書桌、床板及簡單的衣櫃,當初就有說附基本傢俱了!而我門口往右看去是個一公尺的小走廊,底間是另一間緊閉的房門,想該是那位Adam學長的房間囉!

才兩間房,房間可不小,我有種賺到的感覺,趕緊把家當歸位後,才有時間喘口氣。

滑開手機,男友沒有新訊息進來,在當兵果然不能太常用手機,還是等晚一點他有空,主動聯絡時再說吧。

無聊在家裡閒晃,發現整間屋子乾淨的有點驚人,客廳及餐廳簡直井然有序,一絲不茍,就連斜對角那間專屬我的浴室裡,也是整潔到詭異;我聽過Adam學長非常「乾淨整齊」,但萬萬沒想到會乾淨成這樣耶……嘿,還是這是專為新室友準備的啊?

不過我什麼東西都不敢動,最多就進浴室洗了把臉,開始關心阿草究竟找到房子了沒?再拍照分享一下我找到的房子;九點多還等不到二房東回來,我只好先出去買晚餐,再一屁股坐在沙發上,邊看電視邊吃麵。

十點,男友終於來訊了。

隔天是假日,他們晚上會發還手機!

「登愣!新家!」我用視訊掃了家裡一圈,「還不錯吧!不大,但是已經很夠用了!」

『嗯……兩個人住行了啦!』男友在電話那頭皺著眉,『那個學長帥嗎?』

「喂!想什麼!我住一間他住一間!」我鼓起腮幫子,「而且我心中最帥的學長是你啊!」

學長揚起得意的笑容,『這還差不多!喂,就算是二房東,妳合約也要記得看!』

「知道啦!」我嘆口氣,「有合約也沒什麼用是吧?」

前一間有合約啊,我還不是住一個月就逃了。

『那妳要不要試住一下再決定啊?』男友認真的出主意,『萬一又遇到……』

「呸呸呸!你不要烏鴉嘴啦!」我抱怨著,「我這學期已經超不順了,這間房子一定可以完美!」

『好好,一切都會沒事的!』男友認真的笑望著我,『欸,我月底懇親妳會不會來?』

……糟糕,我露出心虛的眼神,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跟他說。

瞬間看出我的神情,他皺起眉,一臉不爽,『又要上班?』

「別人先排了啊……」我很無辜,「我們店裡一次只能一個人請假,我跟她喬了,她說不行。」

『厚!妳換一份工作啦!那工作太機了!』學長不爽的嚷著,『妳上次懇親也沒來耶!』

上次是我忘記了啊。這句話我不敢講,要是說了他會超生氣,反正後來我決定把事情全記在行事曆裡了,萬無一失。

只是偏偏被同事丁惠如捷足先登,結果她也是要去懇親,這讓我更不敢跟學長說……因為我慢了一星期,誰知道就這樣被人先排走了。

「下次不會了!拜託!」我雙手合十,「我真的真的超想你的可是……」

『最好啦!』學長依舊滿臉不高興,『好啦,我要掛了。』

「欸欸欸,你真生氣囉!我是真的沒辦法排班啊……」我急著解釋,「不然不然……」

『我當然不爽啊,但妳就排不出來我能怎麼辦?我是要先打電話回家了,我們聊夠久了。』他語調很平穩,但我知道他依然不高興。

只是這件事誰都無可奈何,他也不能怎樣。

「好吧,我下次懇親一定去!」我在鏡頭前掛保證了,「愛你喔!」

他終於劃上微笑,『愛妳。』

他可愛的左顧右盼,然後吻上自己的手,再貼上螢幕……哎唷,學長就是害羞,嘿……不過龜笑鱉無尾,要是有外人在,我也做不出那種嘟嘴的撒嬌動作,不過現在沒別人,我就可以對著螢幕啾他一下。

兩人依依不捨的掛上電話……唉,沒男友的日子好寂寞喔!

黃文誠是我學長,今年畢業後決定不升學,便直接去打國軍online,我們之間一下子就成了遠距離戀愛,偏偏裡頭又不是隨時能傳LINE或是打電話的地方;智慧型手機一般只有放假才會歸還,平常不是靠智障型手機就是公共電話了。

之前在學校時,總是時時刻刻都在一起,我們前年底開始交往的,感情還算穩定,交往一年半他就去當兵,說不寂寞是騙人的,只是幸好我這個人社交圈廣,人又閒不下來,加上有打工,倒不至於生活無重心,只是……哎唷,男朋友跟朋友還是不一樣嘛。

十點半,我抓了衣服決定先去洗澡,天曉得二房東什麼時候才會回來,我不想流著一身汗等他到天荒地老。

搬家的第一天還算順利,我吹好頭後開始昏昏欲睡,心裡懸著剩下的事就是還沒跟二房東見面、契約還沒簽……沒簽我就會忐忑不安,真怕明天一早起床,二房東跑來就把我趕出去……

「嘻……」

咚!我頭使勁往下點,讓我猛然驚醒。

外面有聲音。

我躡手躡腳的下床,豎起耳朵仔細聽……外面真的有聲音。

「嘻嘻……幹嘛這樣!你房間是哪個……」

是女生!

我人都貼上門板了,後面卻沒有聽見聲響,該不會就這樣進去了吧……等等,他是不是忘記我今天搬進來了!

我不管他是不是帶女朋友回來,焦急的猛然拉開門!

「對不起!我是今天剛搬來的吳姚萱!」我禮貌的一鞠躬,「我想先談房間的事!」

前方一陣靜默,我不安的抬起頭,看見貼著牆的女孩子上衣幾乎都要脫掉了,嬌媚蹙眉,而摟著她、貼在她身體上的男人平靜的往我這兒看來,他一隻手正握著那女生的胸部!

那張臉我有印象,神秘沉靜的氣質,眼尾上挑的鳳眼──那個滷味攤的男生!

「妳先進去吧。」他鬆開手,推了那女孩。「我處理一下。」

「那誰?」拉整衣服的女生問著。

「新房客……好了,進去吧!」他堆起看起來很虛假的微笑,在女孩唇上一啾,一邊打開房門推女孩進房。

關上房門一轉身,他的笑容已經消失。

「你!就你──你跟我說不知道!什麼叫不知道!」我跳了起來,「我後來多繞了兩圈,你知道我東西有多重嗎?」

他根本不理我,逕自撫著後頸,閒散的走到餐桌邊找東西。

「喂!」我繞到他前面,「你故意的嗎?你明明看過地址耶!」

「嗯啊。」他回得可真直接,「借過一下好嗎?」

我氣急敗壞的瞪著他,他根本沒在鳥我,左手直接就把往我旁邊一推,害得踉踉蹌蹌!

結果我還真的擋到了架子,他從一旁四層小收納抽屜裡拿出一張折疊的四方有角的紙。

「喏!」他把紙攤平,擱壓在桌上,「快點簽一簽,我還有急事。」

急事?嘖,我瞥了一眼房間,是啊,慾火焚身很急的咧!

我拉開椅子坐下來,拿過那只合約……哇!我看得眼花撩亂,那上面是新細明體,字體九,密密麻麻足足兩張A4紙的東西!

「這什麼鬼啊!我不是只是租間房間嗎?」

「醜話說在前頭總是好的。」他也拉開椅子,「總之我這個人很要求整潔,上面都是分配家務的事,我們什麼都做,一人輪一星期,很公平。」

我瞪大眼看著合約上的條款,浴室排水孔不得有頭髮、每天要掃兩次地,每週吸地一次、桌椅每兩天要擦拭,不許在客廳用餐,飲料不得流水印……

咦?我下意識回頭看向客廳茶几,我剛剛做了。

Adam立刻留意到我的反應,倏地起身……唉呀,我是蠢了嗎?我幹嘛回頭!

「不是,我不知道……」我急忙的想阻止,但是他已經走到茶几邊,蹲下身,用彷彿名偵探的姿勢撿查那張桌子。

緊接著,是誇張到離譜的嘆氣,「唉──」

「我就吃了碗麵。」我皺眉,怎麼一付世界末日似的。

「擦乾淨,有水也痕有味道,而且地板也滴到了。」他指著茶茶几說完,立刻往廚房去,「妳過來!」

唔……這口吻還真、真是讓我以為我跟我男友一一樣,都在軍中咧!

我還是走了過去,只見他指著垃圾桶裡我剛丟的垃圾,一臉屎樣,

「廚餘、回收,麻煩做好,外食的東西要沖乾淨才能丟棄,妳這樣袋子裡都有廚餘也會有味道。」他再打開垃圾桶,「紙碗是回收,妳全部丟垃圾桶是怎樣?」

「啊就……」

「分類我都貼在冰箱上了,記不起來就每次看。」他根本不讓我說話,直接略過我又往外頭走,「快點簽一簽吧,我要進去了。」

「我又還沒看完……」

「妳要不要住?」他回身直接扔來一句,「要住跟不住選一個,我不會改合約,要不要住隨妳。」

我皺起眉,「你這也太鴨霸了吧,萬一你上面寫了什麼莫名其妙的──」

「一學期三萬,水免錢電有獨立電錶、公共區域依坪數分、重點就是這樣,我以為妳早知道才要。」他口吻開始不耐煩了。

「我當然知道,問題是……先生,你講的只有幾個字,這上面是幾千個字吧?」我指著合約嚷嚷。

「剩下的就都是生活公約了,這裡我做主,所以我的公約就是那樣,要不要隨妳。」他從容丟出筆跟印泥,「快點!不喜歡就立刻搬出去。」

什麼鬼啊!我也不爽的用力拉開椅子,抽過他手上的紙,無論如何合約都一定要先看清楚……哇靠,真的是細到不行的生活公約,這個男的不是乾淨整齊吧?他根本是潔癖!

連水印都不能有,杯子一定要放杯墊……不能有掉頭髮……我飛快地先察看租金、年限的部份,的確跟馬吉說的並無二致。

旁邊的傢伙一直用指節敲桌面,不知道在催什麼鬼的。

「好啦好啦!你很吵耶!」我真想動手把那隻手壓住。

「快點。」他當然急啊,房間還有人在等他。

翻到下一頁,總算瞧見了他的名字。

「李念宸……」我還不知道這樣寫,因為大家都叫他Adam。

我內心其實有火山要爆發,但是我現在沒有選擇的餘地啊……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這句話的真締,我總算是明白了!嗚!

拿起筆簽下了我的名字,蓋上章,一式兩份,合約就算完成。

「好!」他拿著合約直接往房裡走去,「這星期由妳先做打掃,明天早上開始,該做什麼我也貼在冰箱上了。」

「那我……」我還想說什麼,這傢伙進房間甩門關上。

是在猴急什麼啊,你們有一整個晚上好嗎!

我雙手緊緊握拳,冷靜!吳姚萱,妳想想,潔癖男總比開趴拉K好、比有人在妳床上做愛好啊!

我走到冰箱前,看見上面貼了一張A4紙張,腦袋一片空白,理智幾乎斷了線。

「喂!姓李的!我不要簽了,我後悔了!喂──」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