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喀啦喀啦喀啦,極度嘈雜的聲音在柏油上響著,我只能更加用力粗暴的加快速度往前走,舊形行李箱的輪子就很大聲啊,可是沒辦法,總不能讓我用扛的吧?

搬個家真是衰到爆了,屋漏偏逢連夜雨,機車脫缸送修,害得我只能把東西塞進行李箱,然後在路上引人側目的吵人。

為什麼不過幾天再搬?有這麼急嗎?才開學多久?誰這時候搬家?

就我!吳姚萱,一個倒楣到家的傢伙。

住宿當然是在暑假前就排定的,我跟隔壁班的阿草合租,其實也不是很熟,但剛好在找房子時遇到了,她想找個室友租家庭式的屋子,有客廳有廚房,還能有個共同空間比較舒適,跟我想法一致,而且這樣一來就有兩個人,要再找其他伴也容易。

房子我放心大膽的讓阿草去找,地理位子佳、房子也寬敞,但是室友……唉,我是個很大而化之的人,只要不要侵犯到我的私人空間無所謂,公共空間大家輪流清掃也不錯,但是如果遇到一天到晚開趴又喝得爛醉,還有直接在客廳就天雷勾動地火的室友,那就真的無法忍受了。

之前有跟室友反應,他們根本沒在鳥,因為其他三個人是朋友,一付我不爽就搬走的態度,誰叫人家偏偏又是房東親戚,真要趕人也是趕我們走是吧?

跟房東溝通也不見成效,房東還說你們大學生不都這樣嗎?偶爾開個趴還好吧……還好個頭啦!不說吵死人,還有惡臭飄散,最好不要把我當白痴,我只是俗辣,不敢報警而已。

誰叫房東有我的所有資料,沒事誰想淌渾水?

事情的爆發點在上星期天,我提早回去,結果他們居然在我房間、在我的床上啪啪啪──真是夠了!太噁心了,我整個神經斷裂,什麼也不管的大聲咆哮,然後立刻CALL房東過來,要嘛解決這件事,要嘛解約!

嗚,房東超乾脆的!二話不說直接對我跟阿草解約,還限期我一星期內搬走,報警、找調解這我都知道,問題是我們在他屋簷下,我隔天如果去上課時,他們把我東西丟出窗外,我不就欲哭無淚了?

說真格的,很多事情不是找法律是最好的,就算我有理,房東跟室友暗地裡整我們,我一房間的東西被丟掉,衰小的還是我啊!

只能用第三十六計應付這一切了,多待一天危險一天,我毫不猶豫的答應,在那邊是一付氣概萬千的樣子……然後就面臨了學期中房子根本難尋的命運。

男友一直說我白痴,跟人家逞什麼氣,找房子要是這麼容易,大家需要寒暑假就開始找嗎?價位、地點、環境、屋況都是需要考量的,現在都開學了,好房子早就被租走,我只剩渣渣可以住了。

要寬敞的好房子不是沒有,但不是價格貴就是偏遠,當然我有機車也不成問題,只是距校遠的話,很多時間都要重新拿捏,生活的確也不那麼方便。

幸好阿草沒計較,她想急著想逃離,我們各自火速找尋住所,這種時刻已經沒有挑選的餘地了──幸好,在一連串的不順之後,還是給我找到了好地方。

好姊妹徐玉娟介紹的,是什麼去年友系的學長在找室友,家庭式分租,二十五坪,只有兩間房,學長要當二房東,剩一間空房出租。

那棟離學校算近了,至少騎車五分鐘內能到,價格也實惠,因為坪數小所以付得額外費用不多,兩個人住的話,學長住套房,外面的衛浴就是我專用,這根本很讚好嗎?重點是這次是姊妹淘介紹,我還跑去問其他學長姊,大家都認識那位「Adam學長」,據說年紀比我們長,先當過兵再回來唸書,是個乾淨整齊,待人和氣的人!

租!租!這時候我還有挑三揀四的權利嗎?

只是……我停了下來,看著手上的孤狗MAP,奇怪,我是錯過那條巷子了?明明是這邊後要左轉啊?但是我沒瞧見對應的巷子,往前面那條左轉的話卻又偏離了目的地!

「到底是在哪裡啊?」十月份,天氣還是很熱,我一手拖著行李箱,背上背著背包,別說左右肩都還背著大袋子,行李箱上頭還掛了一個旅行包咧。

左顧右盼,這條巷裡都是小吃攤,現在正值吃飯時間,店家忙得不可開交,我還是不要打擾他們好了……反正等著買食物的人這麼多,看大家都很輕便,應該是住附近的吧?

「同學……」我在滷味攤旁抓了一個在等待的人,「請問一下您知道這個地址是哪裡嗎?」

我保證我是用極~度誠懇的眼神看著眼前的男生,只見他看了紙條一眼,再瞥向手機螢幕,然後:「不知道。」

簡單一句話,他立刻撇過頭。

那態度冷漠的讓我錯愕,不知道就不知道,幹嘛一付不想回答的樣子啊?

嘴裡咕噥著,我又找了兩個人問,大家都困惑的搖搖頭,似乎報地址比較難讓人知道,但是同學就跟我說,是這個滷味攤後面啊。

「後面?後面喔!」滷味攤老闆娘突然抬頭,「你是不是要找81巷?」

81巷!吳姚萱立刻亮了雙眼,拼命點頭,「對對對對,81巷45弄!我怎麼辦找都找不到啊!」

「哎唷,這邊就很亂啊!這邊這邊!」滷味攤老闆娘往身後一指,「這條就是81巷45弄啦!」

這邊?吳姚萱認真看著老闆娘指的後方,那是塊陰暗的角落,而且地上還擺了他們一箱箱的食物,旁邊還有水桶,因為隔壁是賣水果跟冰的……等等,那邊有路嗎?

在老闆娘的殷勤催促下,我小心翼翼的往前,真的右側靠牆的角落看見了一條巷子。

一條讓我懷疑會不會根本連行李箱都過不去的巷子。

「看!」老闆娘往上一比,水泥牆上鑲了塊牌子,「81巷45弄。」

非常好,這個從外面看得見才有鬼吧!我仔細觀察,這裡應該是巷口,但是外頭擺滿攤販,他們還自架帆布,所以把整個巷口全數遮去……學校邊有這樣的違規設攤其實正常,只是這巷子未免也太隱密了吧?

仔細量了一下寬度,幸好行李箱過得去,不過機車要騎進去很辛苦,看來可能未來得停在外面了!我左右肩膀還背了大袋子,只怕得螃蟹橫走才能順利通過。

總之,費盡千辛萬苦,我還是通過那約莫三公尺的窄巷,緊接著豁然開朗,原來45弄是條死巷,很妙的因為巷口過窄,所以裡頭還真的沒有人停車,最多只看見腳踏車而已。

左右與中間共三棟的二樓平房圍成一個區塊,簡直是迷你三合院,一棟樓才兩層呢,我在學校附近還沒看過這麼簡單的建築,感覺住戶並不多。

依循地址找到門牌,不過在出巷口的十點鐘方向罷了,兩層樓而已絕對不會有電梯,身為一個體壯的女漢子,扛這點家當算不上什麼。

一上去就見右手邊的藍色鐵門上,繫著一個袋子,一旁有張便利貼,寫著我的名字:「吳姚萱。」

袋子裡是一把鑰匙,我真為這裡的安全咋舌,敢情這附近治安這麼好?

不過這樣總比讓我在門外乾等好!感謝二房東啦!

二十五坪的房子還蠻大的,進門後有陽台,陽台上擺著布鞋等外出鞋,看來鞋子是不能穿進去的!我搬了東西進去,格局有點怪,因為一踏上腳踏墊,右手邊就是個方型八人餐桌,左邊那一大塊才是客廳。

站在玄關幾乎就可以看見屋子全貌,右手邊的餐桌、直視三人沙發、茶几,還有沙發再往左點的位子,就是廚房。

電視櫃跟玄關同一面,瞧不見;而旋關正前方就有一扇敞開的房門,看起來應該正是我的房間。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