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下午一點,為數不少的旅客自火車站魚貫走出,除了大量的歐洲渡假客人外,也意外地多了我們幾個東方生面孔。

走在最前頭的高大男人正在看著手上的資訊,戴著黝黑墨鏡的他,依然掩不去其耀眼的俊美,加上白色緊身T恤下的好身材,讓許多女人們熱情地朝他扔出笑容。

我不介意,因為那是我的男人。

「你真是超級大磁鐵耶!」走在我身邊的,是個擁有豔麗美貌的彤大姊,她挑起笑容,自個兒根本不知道也吸引了多少男士的目光。

「彼此彼此。」米粒忍著笑,彤大姊搞不清楚誰才是磁鐵嗎?

他走到一半停下腳步,回身朝著我伸出手,想幫我接過手上的行李。

「我自己來就可以,沒多重。」只是一個簡單的旅行袋,更別說附有輪子了,我可沒有那麼手無縛雞之力。

背包裡有東西蠢蠢欲動,我回首噓了聲,要裡頭的東西稍安勿躁。

走出火車站,首先感受到的是燦燦陽光,還有前所未見的可怕的熱浪!

「Malaga!」彤大姊不由得摘下墨鏡,「好熱喔!天哪!你們有沒有看見空氣中的熱浪波?」

她指著眼前的空中,是啊,放眼望去,這城市好像在火海裡似的,到處都是空氣熱浪。

「這裡是西班牙,又是夏天,當然熱了!」米粒揹上行李,左顧右盼後指著遠處一個白色的建築物,「四十七度,看見沒,那邊有溫度石英鐘!」

「四十七?!」彤大姊大呼小叫起來,「我要補防曬,馬上、現在!」

可不是嘛,瞧彤大姊一身雪白的肌膚全曬成粉紅色,的確晒得很不舒服;盛夏午時,街上一個人都沒有,看來這時候會出門的真的只有我們這種觀光客了。

背包又動了一下,裡頭有人正興奮的四處張望。

「死小孩……」彤大姊邊走邊對著我背上的背包叼唸著,「你上上一世在這種火燒的城市裡嗎?」

我感覺到我的背包頂竄高了一點點,想是炎亭鑽了出來,鐵定是對彤大姊扮了鬼臉。

「炎亭,進去。」我低聲說著,我可不希望讓路人瞧見我背包裡有具會動的木乃伊。

噢,正確名稱是風乾的嬰屍,只是他會動會說話,還喜歡嗑玉米穀片。

「中世紀天氣應該沒那麼熱吧?」米粒帶著我們過馬路,飯店近在眼前。

Malaga是個很棒的陽光城市,位於西班牙南部地中海沿岸,可是歐洲頗富盛名的度假勝地!愛度假的歐洲人總會在每年夏天追求燦爛陽光,一窩蜂的擠到這個陽光海岸渡假。

更別說舉世聞名的畫家畢卡索可是出生於此,Malaga的名聲自然不徑而走。

我朝著外頭瞧,這是個純樸的小鎮,擁有藍天大海,以及烈日當空的金黃氣候;我跟米粒利用年假策畫了一趟旅遊,只有七天的時間,實在不宜找歐洲這樣偏遠的地點;但是東南亞給我們的印象實在不甚佳,每一次去鄰近國家旅遊,總是背著死亡的回憶回來。

特地選這裡,是因為炎亭用那乾癟的手指,指著這個地方。

我叫安蔚甯,大家都稱呼我安,原本的是個有缺陷的人類,因為我情感闕如;我沒有極致的喜怒哀樂,甚至不懂什麼叫深切的恐懼;事牽前世,那是段複雜的過往,我在前世竟自願捨棄了身為人類的情感,而有人卻為我保留下來,讓各式情感散佚在世界各地,等待我自發性的尋回。

而那個為我保留下情感的人,也正是應允我前世遺願的人,她私心的為我保留情感,讓我得以全數找回;現在的我是個完完整整的人,我不但擁有喜怒哀樂,也有切實的擁有恐懼,所有的情感均以到位。

去年我在日本的樹海裡找回最後一個情感,也知道了前世的我歷經了如何的劫難,更瞭解到陪在我身邊的人,與我前世早有羈絆。

彤大姊便是那為我保留情感的人,她的前世可是個法力高強的巫女……咳,不過這世截然不同,誠如彤大姊說的,前世是前世,其他干她屁事。

這一世她不但沒有什麼靈力,連陰陽眼都沒有,反倒是我有時還看得比她清楚,而我的愛人似乎早有修行,不但能瞧見魍魎鬼魅,還有點小辦法能驅趕它們。

至於我背包裡那蠢蠢欲動的乾嬰屍呢?

乾嬰屍原本是泰國養小鬼的最佳容器,我在泰國時意外地得到了它,它是具特別的嬰屍,不論身體與靈魂都是原本的個體,並非一般的泰國嬰屍,是移靈入其他屍體的。

它陪在我身邊歷經各式險難,沒想到這是註定的緣份;因為他的前世,竟與我關係密切!她是背叛我的侍女小夏,原本待我如公主般尊重,當得知我是替身後,竟立刻捨棄了我,還將我獻給敵軍,但她最後也負罪身亡!

她的背叛與我前世的詛咒束縛了她,讓她輪迴數次盡淒慘,這一世甚至成了乾嬰屍,死後靈魂仍在軀殼之內,無法進入輪迴。

在青木原樹海時,彤大姊前世的靈魂甦醒,淨化了當年所有的鬼魂;而當初背棄我的小夏理應在得到我的原諒後一同昇天,可是事與願違。

小夏的遺骸被人動了手腳,幾百年前的屍首並無全屍,不但有人盜骨,甚至還做了個假的草人藉以矇騙炎亭,讓他誤以為自己當年的屍骨仍在。

而一日尋不著屍骨,即使擁有我再多的原諒,炎亭也無法自由。

所以我們答應炎亭,要為他找回前世的屍骨;我愛炎亭、我珍惜它,這是我為了炎亭所做的事情,並非對前世那個背棄我的小夏。

即使我已想起了前世的種種,但我還是現在的我,安蔚甯,與前世無關。

原本這應該也是甜蜜的雙人旅行,至於彤大姊為什麼又出現……咳,因為當初她也信誓旦旦的說要幫炎亭找回屍骨,所以說什麼都要跟。

「會渴嗎?」兼職模特兒的俊帥男人遞上水,他總是溫柔體貼讓我怦然心動。

我的男人、我的愛人,他前世也正是深愛著我的人。前世今生,雖說不願背前世債,但前世今生總是緊緊相連。

「我們得盡快CHECK-IN,不然可能會脫水而亡。」我笑著,咕嚕咕嚕的灌下一大口水。

「好想先去玩喔!」彤大姊望著遠處的大海。

『喂!』我的背包裡傳來不平之鳴,『我們不是來玩的!不是!』

我莞爾一笑,瞄向彤大姊,炎亭鐵定是對她的話興起微詞。

彤大姊頭一揚,走到我背包邊,狠狠的就往背包上巴了一下:「當然是來玩的啊,百事玩最大,你沒聽過喔!」

呃……我也沒聽過。

的確,雖說是來旅行的,但其實是為了炎亭;樹海裡的屍骨未尋獲,所以我們理出頭緒後,決定從當初小夏轉世的第一世開始搜尋;攤開世界地圖,炎亭指向西班牙的Andalusia,那是她的前兩世。

好歹是泰國頗具神力的乾嬰屍,多少記得過去的輪迴,炎亭不記得細節,但是肯定自己出生於Malaga,並且記得自己死於如何的狀況以及為什麼。

他保密般的不與我們說這段過去,但我們還是來了。

跟著米粒走進Malaga的飯店,小鎮上出現三個東方人非常突兀,惹來不少注目的眼光,米粒代表辦入房手續,我跟彤大姊則靠在大廳柱子旁邊,等待漫長懶散的登記手續。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