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少女在狂奔,她在狹窄的甬道中奔跑著,穿過一條又一條蜿蜒曲折的密道,一路來到了某個盡頭的方室。

石室周圍全是紅褐色的磚牆,中間設置了一個靈壇,少女奔至壇前,慌亂的佈置著。

這是不該發生的事!她絞著的雙手不停顫抖,她沒有罪、她沒有錯!但是為什麼會遭到這樣的對待!

她只是比一般人敏感些罷了,她只是能看見一個人的生死大限、偶爾瞧見一般人看不見的東西,但是她不是女巫啊!

喧嘩聲由遠而近,少女站在靈壇前被恐懼侵蝕,她早該知道會有這麼一天,連做麵包的蘇菲媽媽都以七十二高齡被折磨至死了,她怎麼可能逃得過。

這是一個沒有是非的時代!不論任何人都可以指責某個女人是女巫,只要有人提出來,沒有一個女人能夠活著洗脫罪名。

人們現在高舉的火把來找她了!她不知道是誰舉報她為女巫,可是一旦進入宗教裁判所,她便不會有生還的機會。

¬無論如何,她唯有死路一條。

少女深吸了一口氣,她不要在酷刑中死去,她也不願被綁在木樁上,看著大火延燒,吞噬著她的肌膚。

淚水不停地流下,少女將擺在祭壇下的圖像取出,一張張攤開,上頭都是血腥並殘忍的畫像,她仔細的鋪好後,再迅速點燃屋內的蠟燭。

灰白色的小貓撒嬌般的走來,在她的腿邊摩娑,發出細微的叫聲。

少女捧起珍愛的貓兒,珍惜般的撫摸著她,喃喃說了好幾句對不起,然後抽起地上備好的尖刀,緊閉上雙眼,一刀割開了小貓的咽喉。

淚水跟血水一同滴落,她咬著唇才不至於哭出聲來,將死去的小貓好整以暇的放在祭壇前的皿盤裡,看著鮮血瞬間注滿皿盆,她以指頭沾血,在地上劃出一個鮮紅的五芒星。

她才十四歲,有著喜歡的男孩,應該有著瑰麗且美好的人生。

但是,這一切將在今晚劃上句點。

聲音越來越近了,少女將一切準備妥當,拿出胸前的十字架項鍊,緊握著它,默默祝禱著。

這是她最後的祈禱。

少女拔下項鍊,扔進了血盆當中。

她在血盆的倒映中,瞧見自己模糊的樣貌,還有背後隱隱約約的黑影……那是死神,她比誰都清楚,她的死期將至。

她跪在地上,虔誠的雙手交握,對著剛設置上的惡魔圖像,整間房裡布滿了所謂惡魔的象徵,她心意已決。

這些基督教徒,休想任意殘殺女人,而妄想得不到報應!

「這裡有火光!」聲音近得只餘數步距離。

男人們高舉火把,一個個從狹窄的甬道頸了進來,他們詫異的望著一室燭光,還有駭人的惡魔象徵。

「妳──女巫!這是真正邪惡的女巫。」有人既恐懼又激動的高聲喊著。

少女已把淚拭乾,從容的捧起盛裝著貓屍的皿盤,轉過了頸子。

「我將藉由地獄的使者,詛咒你們所有人。」少女勾起一抹笑,開始喃喃唸著無人聽得懂的語言。

她雙眼梭巡著,望著擠進來越來越多的人們,然後,她終於瞧見了他。

她喜愛的那個男人,正用一種悲憫的眼神望著她。

「她在施咒!快點!殺了她!」

「不能經過審判了,現在就要殺了她!」

眾人鼓譟著,少女未曾間斷的持續唸著所謂的咒語,事實上她只是在說一個遙遠國度的語言。

有個大漢手持斧頭飛快地衝到她面前,沒有一絲一毫的猶豫,高舉的巨斧,直接就往她的頭上劈了下來。

她知道自己不能自殺。

她必須進入輪迴當中,所以必須由他人下手。

她的血、她的咒法、她與生俱來的能力加上一點點的心機。

她知道,今夜對這些人來說只是個駭人女巫的死亡,但是他們不會知道,她開啟的是未來數百年的噩夢。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