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是夜三更,月黑風急。雲層細密,壓抑得人心浮躁,似透不過氣。這樣不尋常的一個夜晚,註定有事情將要發生。

天牢裏,黛卿被綁于刑架之上,四週堆滿了木柴,濃厚的桐油味令人作嘔。今夜便是行刑之期,鳳起國戰神黛卿的聲望太高,恐生變故,只得秘密處決。

火光中,黛卿費力抬起頭,看見了門口正在觀刑的一男一女,他們錦衣華裳,光彩照人。而她,一身囚服,受烈火焚身,狼狽不堪。

曾經的許諾,若他坐了皇位,就封她做皇后,一起攜手笑看天下!

而今卻是……

“風雪鳴!你放心,很快,我們還會再見面的!我可以保你,也可以廢你,等著滅國吧!哈哈哈哈!”

“來世,我黛卿封心鎖愛……絕不動情!”這是鳳起國縱橫天下無敵手的戰神黛卿,留在世上最後兩句話。

對了,沒錯,這是她,她是黛卿!

昏睡中的女子猛然睜開雙眼,扶著額頭坐起身子。剛剛的不是夢,而是她臨死之前的一幕畫面!

師父説她九翎火鳳命格,業有大成。但命中三災九難兩劫生死,續命之脈。果然,今天應驗了。

她借屍還魂,續命重生了!

黛卿看著靈魂外這具柔弱的身體,內心五味雜陳,一時難以平靜,為死在深宅爭鬥中這具年少的生命可憐,也為死在皇權至上冷血無情中的她可悲。

想她黛卿,受三師之教誨,一身驚世之才華,將相之謀略,不輸任何一個男兒。她縱橫天下十載有餘,一心為他,不曾想,他高高在上之時,竟是她的死期到了!

曾經的諾言,經不住幾句謠言,真是可笑。

整理好了思緒,黛卿抬起頭,環顧了一下周圍環境,愕然發現,她竟是被鎖住了一隻腳,困在了陌生房間的床榻上!

黛卿掙了一下,金屬鎖鏈發出一陣脆響。她才發覺渾身酸軟,與她之前中化功散的狀態相差無幾。那是只能披著枷鎖認人宰割的無力感。

屋裏的響動引來了外邊的看守,房門被嘩啦推開一半,有侍女伸進來腦袋向裏看了一眼,而後叫道:“快去稟告三殿下與上官少主,暮念小姐醒過來了!”

沒過多久,房門打開,隨著有人的走進,一股幽冷的玄寒之氣瞬間席捲過來,穿著單薄的黛卿一個激靈,抬目看向來人。

來人一身華貴的紫衣,錦帶束腰,勾勒出矯健欣長的俊美身形。三千墨發翩翩揮灑,頭頂上象徵身份的紫金羽冠威儀肅穆。另在額頭上,佩戴著一條紫色水晶玉的鎏金抹額,顯得原本俊美的五官更加精緻絕倫,貴氣逼人。

男人冷目微瞇,雙唇微抿,行走間驚起來的風,仿佛淩厲的刃刀迎之即碎!

走到床榻前,男人從頭到腳掃了黛卿一眼,語氣沒有任何溫度:“醒了?看著氣色不錯,可以進行合房禮。”

這話是對著他旁邊的人説的。黛卿這才發現,他身側還跟著另一個男人。男人俊逸的五官糾結在一起,正用很複雜的目光看著她。

黛卿淡淡掃了他一眼,未加在意。腦中恍然掠過剛才那男人説的什麼話。

合房?她嗎?和誰?

女子始終一副迷茫的模樣,男人皺了皺眉。

眸光在鎖住她腳的鎖鏈上停留了一息,出口的語氣裏冰寒加深:“上官少主,調教好你送來的人,今晚的婚祭儀式,不容許再有絲毫的差錯!”

房門啪的合上,一室的寒意悉數盡散。

房中只剩上官淩與黛卿兩個人之時,上官淩坐到了黛卿床前,伸手嘭地握住了她的手腕。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