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那一瞬我心裏變化十分起伏,既希望是他又不希望是他。

當我抬起頭看清男人那張陌生又熟悉的臉時,僅存的僥倖消失得無影無蹤,心底一時間更是不識滋味。

他看起來和許多年前一樣,依然英俊好看,依然矜貴優雅。

在我怔愣間,傅煙雨突然尖叫一聲,跟見了鬼似的往我身後躲,手不停的扯著我的衣服。

沒等我有所反應,男人的目光從我身上移開看向我身後的傅煙雨,清淺的聲音在安靜的走廊裏格外清晰,“傅煙雨?”

傅煙雨緊緊的抓著我的衣服,“你認錯人了,我不是傅煙雨。”

他們認識!這個認知讓我的心狠狠一緊,心底忽然害怕起來。

説到底那兩年的事情並不光榮,我不知道他有沒有將我認出來,可是記得也好忘了也罷,那些事無論如何我都不想再次提起,更不希望再有人知道。

“走吧。”我不敢再去看那個男人,拽著傅煙雨快步離開。

我總覺得那個男人在身後看著我們,心中某種忐忑不安的感覺一直持續到我們踏出酒吧大門的那刻。

傅煙雨驚魂未定的拍著胸口,“嚇死我了,還好安檸你跑得快。”

我聲音有些發顫的問:“你認識他?”

傅煙雨沒有察覺到我的異樣,衝我笑得一臉狗腿,沒有回答。

見她不願説,我怕她看出什麼,亦沒有追問,拉著她就近找了家餐館強迫她請客。

因為她,我半個月的工資沒了,讓她請我吃頓飯實在太應該了,半點兒心理壓力都沒有。

吃完飯從餐館出來,傅煙雨苦大仇深的瞪著我,“徐安檸,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

我是怎樣的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剛才我們吃掉了她一天的兼職工資。

一陣熟悉的鈴聲傳來,我拿出手機按下接聽鍵,聽筒裏傳出的熟悉的男聲語氣裏夾著討好,“安檸,我明晚不用值班,我去接你下班,你過來我家一起吃頓飯好不好?”

我的心忽然靜了下來,“好。”

他憨笑了聲,“我等下還要去執勤,明天見。”

“嗯,明天見。”

結束通話後,傅煙雨湊到我身旁,“你們家袁皓?”

袁皓是我回國後交往的男朋友,目前在鎮上警察局工作。

認識袁皓是個意外。半年前我回國的那天在機場遭遇了小偷,被正好送去親戚去機場的袁皓碰上,袁皓替我去追小偷,把我被搶的包包奪了回來。

歸還包包後他沒有半點兒當人民警察助人為樂不求回報的精神,硬是纏著我互加了微信。

再之後他時不時找我聊上一兩句,一來二往的我們糊裏糊塗的就在一起了。

……

緣分有的時候,真的是種很奇妙的東西。

第二天在我工作的地方,我再次遇到了那個男人。

下班時間,我剛走出住院部大樓,一抬頭便見兩個兩抹高挑的身影迎面走來。

走在右邊的那個穿著白襯衫的,可不就是我昨天在酒吧撞到的那個男人。

我心頭一驚,慌忙低下頭,想要假裝沒看見直接走過去。

擦肩而過之際那個男人身旁的另一名男士突喊住了我,“徐醫生下班?”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