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喊我的那名男士是我們院裏口腔科的醫生,也就是俗稱的牙醫。

上個月我因拔智齒去找過他一次,因為同在一家醫院工作,幾句話下來便算是認識了。

“嗯。”我停下腳步回過身,“顧醫生,你不是下班了嗎?”

我記得我們院裏的口腔科朝八晚六,晚上是不用值班的。

顧雲初笑了笑,“我回來拿點東西。”

我隱隱察覺到那個男人的目光落在我身上,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裏,怕被他們看出異樣,我緊緊壓下心底的慌張,故作淡定的説,“顧醫生,我先走了。”

顧雲初點頭,“好。”

我這才再次看向那個男人,輕點了下頭,算是打過招呼。

他亦衝我微微頷首,淡漠的臉上看不出任何情緒,從我身上一掃而過的目光倣若在看一個陌生人。

兩次撞見他都沒有認出我,我説不清是松了口氣還是失落,心裏一時間百感交集。

走出好長的一段距離,我才發現我的手心裏全是汗水。

“安檸!”

肩頭忽然被人用力的拍了一下,我驚魂未定的抬起頭。

袁皓皺著眉擔憂的問:“怎麼了?”

我輕呼了口氣,“沒什麼。”

袁皓抱了抱我,沒有再追問。

袁皓他先前並不在這個鎮上工作,是後來才調派過來的,所以房子在隔壁鎮上,從這裡開車過去需要大概半個小時左右的時間。

我們去到時袁阿姨已經做好了飯菜端上桌面了,一頓飯下來氣氛倒也不錯。

吃完飯後,我幫著袁阿姨一起收拾碗筷。

當廚房只有我們兩個人,袁阿姨笑容一斂,看著我的目光變得挑剔,語氣也尖銳了幾分,“我不知道我兒子看上你什麼,如果你真的有心跟阿皓過,就換份工作吧。”

我目光平靜的抬頭看她,“阿姨不喜歡醫生?”

袁阿姨冷眼瞥著我,“倒不是不喜歡。阿皓是警察,警察本來就是個不著家的職業,我不想你嫁來我們家後也天天加班不著家。為人媳婦,就該好好待在家裏為丈夫持家孝敬父母。”

袁阿姨的意思很簡單,要麼換工作,要麼跟她兒子分手,我明白。

可我是學醫出來的,不當醫生還能做什麼。

而且讓我辭工在家相夫教子,我自認做不到。

我無意跟未來婆婆爭吵,還沒等我想好該怎麼接話,袁皓走了進來,這個話題就此作罷。

袁皓父親早逝,從小被母親一個人拉扯長大的,無不良奢好,熱情善良努力上進,還顧家貼心,平心而論確實是個適合當老公的人。

但我不確定他適不適合我,畢竟一輩子很長,需要磨合的東西太多。

晚上我照舊留宿,袁皓這套房子是兩室一廳的,他母親住一間,我身為他女朋友自然和他同住主臥。

洗完澡後,我躺在袁皓的床上,袁皓自動自覺的從櫃子裏翻出被子枕頭去睡地板。

用袁皓的話來説,他喜歡我,尊重我,所以我們的第一次要留到新婚夜。

可我哪還有什麼第一次。

我的第一次,早在十八歲那年,以一百萬的高價賣掉了。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