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我要抗議小澤典子護士的所有主張。由於村木醫師一向待我比其他患者親切,她很不高興,幾乎不曾和我交談,而且她和醫師一起來病房時,總會故意黏在醫師身邊,彷彿在示威。這簡直像在爭執一片玻璃究竟哪邊才是正面,各說各話。護理長也一樣,為了袒護自家...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點擊左右鍵 ← → 進行章節切換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