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任福妮在田裡牽著比她高一個頭的大騾子,膽戰心驚地走著,生怕騾子一生氣,踢一蹄子,夠人受的,多虧這頭一身銀灰色毛的騾子脾氣好。

乾淨瘦弱的父親任子興歪歪扭扭在後面扶著犁。

記憶裡任福妮就沒見過父親幹...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menu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