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這一年臘月,任子興遇到了平生最慘的事:因為賭博的興頭上來了,一時暈了頭,不但把家裡的錢輸得精光,還欠下了一筆賭債。他感覺無臉見人,特別是對不起一家老小。他決定離家而去,但不知這一走是死是活。那個晚上,他走到為自己準備的紅木棺材前,萬般珍惜地...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點擊左右鍵 ← → 進行章節切換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