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殺人啦殺人啦!哎唷,老奴在謝家幾輩子做牛做馬的臉兒都丟盡了……」趙班家的坐在地上拍著大腿又哭又罵,聲音真是一聲比一聲高。

只是高沒幾聲,一只甜白瓷茶碗命中額頭,潑了一臉的茶葉和水,混著慢慢流下來的血。

...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menu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