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牙婆子一邊踹一邊罵:“你個騷浪蹄子,非叫老娘將你賣花樓裏去才甘心是吧?好端端壞老娘的事!你是成心不想活了是吧?”

“我有病,還是個剋夫的寡婦,就是三十文銅錢買回來的!一兩三十文,她是在獅子大開口!我根本不值那麼多錢!”

江秋意一邊咬著牙忍了下來,伸手抵擋住了牙婆子的絕大部分拳打腳踢,一邊豁出去了大喊,聲音大的那邊挑選的僱主也都望了過來。

沒成想有一天這麼不要命的宣揚自己不值錢,還深怕別人不信!江秋意趕緊捂著嘴佯裝咳嗽,一副半死不活的樣子。

牙婆子慌了,怕連累了自己其他的生意,連忙上手來捂江秋意的嘴。

江秋意憋了一口氣,哪肯善罷甘休,一張嘴狠狠的咬在牙婆子的手掌上,恨不得將她的手掌咬下一塊肉來。

牙婆子吃疼,另一隻手拼命的去撕江秋意的嘴,江秋意卻死活不肯鬆開。

也不知道是嘴唇被撕爛還是牙婆子的手掌被咬爛了,總之江秋意滿嘴的血,甚至連衣襟都染紅了,一雙烏黑的眼睛,卻還死死的盯著牙婆子,盯的牙婆子心底發毛,沒命的求救。

不一會圍觀的人裏三層外三層,卻沒有一個有摻和進來的意思,説到底,這是做買賣的人自家的事。

江秋意到底還是沒了力氣,最終不得不鬆開了牙婆子,牙婆子得了救,抬高了腿就想朝江秋意的心窩子踹過去。

江秋意卻挺直了身子,眼神發狠:“你踹啊!踹死了我,白瞎了你那三十文銅錢,也叫你嘗嘗賠本生意的滋味!”

也不知道是江秋意的眼神太可怕,還是她的話讓讓牙婆子生生收回了腳。

牙婆子冷冷的笑著,扶著自己鮮血直流的手説:“老娘就是不要那三十文了,也有的是法子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人若想死,天皇老子都攔不住!”

江秋意將別在頭髮上唯一一根木簪取下,歪著腦袋,木簪尖端對準自己的頸動脈。

眼神淩厲,語氣冰冷到只剩下毒辣:“從這個地方扎進去,脖子裏的血管便爆了,華佗再世也救不活,你倒是説説,你要怎麼讓我求死不得啊?”

江秋意已經看出牙婆子徹底慌了手腳,早在剛才她腦子裏就迅速盤算了一番,做好了打算。

她要讓自己低價賣與那個少年郎,然後再想辦法,將自己從他那裏贖出來。那個孩子怎麼也比這心腸歹毒的牙婆子好對付吧!

所以她不能讓牙婆子白賺那麼多錢,畢竟這些錢自己以後是要還給那個買她的少年郎的。

江秋意雖然發了狠的嚇唬牙婆子,卻也沒真的想自殺。

可旁邊的傻孩子卻被嚇壞了,慌忙從懷裏掏出荷包,都來不及打開就直接遞給了牙婆子。

“這裡面是我當了玉佩換的,你全部拿走,莫要再激她了,就當是我已經將她買下了,你快走吧!”

牙婆子將荷包打開一道小口子,只看了一眼就腳底抹油的扭著小碎步,萬分歡喜的跑了,連看江秋意一眼都不看,甚至連被咬傷都不計較了。

江秋意覺得,自己的計劃失敗了。

她無力的垂下手,問:“你給了她多少銀子?”

“二兩。”

“你!!!”

“你莫要生氣,我只是覺得,一條人命,怎麼也比二兩銀子值錢啊!”

少年慌了,撲過來跪在江秋意身邊,淳樸憨厚的臉上,善良的那樣真切。

他説:“我阿娘病了,四奶奶説買個媳婦回去衝衝喜,許就好了,我也是沒法子了,若是你實在不願意,我也不勉強你,我放你走就是,你切莫再尋死了!”

江秋意愣了愣,這孩子也是傻的夠可以的了,卻也真的是善良到讓人心軟。

嘆了一口氣,雖然衝喜什麼的都是鬼扯的,但是他娘好歹是個女的吧?女人的病,她倒還是可以去瞧瞧的,看在這孩子這麼善良的份上。

“你叫什麼名字?”

“謝六郎。”

“多大了?”

“還有一個月,便滿十三了。”

十三?

她一朝過勞死穿越後,居然有了一個十三歲的俏郎君?

江秋意仔細的看了看謝六郎的相貌,這分明是個風靡萬千少女的小鮮肉啊!哪是什麼莊稼漢?這張臉分明是三小只合體古裝版啊!

那眉眼生的俊俏英挺,看得出來是長時間的風吹日曬,皮膚接近古銅色,家裏的生活水平應該也是不高的,十三歲的少年郎,瘦瘦弱弱的模樣,才到自己的肩頭那麼高。

“我叫江秋意,我可以跟你回去,但不能當你的娘子,你得拿我當姐姐看待,如何?”

“可我買你就是為了給我阿娘衝喜的……”

謝六郎急紅了臉,為了買衝喜的媳婦,他當了自己打小帶著玉佩換來的,阿娘説,那是唯一能找著自己親生爹娘的憑證了!

可她竟真的不願意同自己成親,而是要當自己的姐姐,這可怎麼辦?

江秋意撫額,也覺得自己有點過分了,畢竟人家剛花了二兩銀子買了自己呢!再加上那張俊俏年輕稚嫩的臉上,水汪汪的眼睛看的人心都快化了。

再一次嘆了一口氣,江秋意妥協:“好吧,我可以跟你回去衝喜,但是房門關上之後你只能拿我當姐姐!”

“啊?”

謝六郎不是很明白,但沒來得及多想就一個勁的點頭:“好!好!”

只要能給阿娘衝喜就好!其他的什麼都是無所謂的,當然,沒過兩年,徹底長成了的謝六郎就後悔了,這些都是後話了。

雙方達成默契之後,江秋意跟著謝六郎足足走了十幾裏路,差點沒死在半道上,這才勉強走到謝家村村口。

江秋意走了一路,發了不少汗,昏昏沉沉的腦袋清爽了不少。腦海裏關於這個時代的記憶便清晰了起來。

清楚接收一切之後,江秋意滿額的黑線。

她覺得老天爺肯定是在欺負她上輩子沒看過穿越小説,當她不知道別人逢穿必是傾國傾城指點江山啊!

為什麼好人如我,穿越卻穿的卻這麼悲催啊!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