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江秋意拖著其實已經熬的好差不多,卻故意裝作病怏怏的身體,勉勉強強的將靠自己涼亭的柱子上,連著在馬車裏悶了一個半月,第一次真正看見了這個世界。

真的和電視劇裏的一模一樣,人們穿著在她看來奇形怪狀的衣服,在街道上走來走去,而剛剛載著自己來的馬車,不一會已經被人圍滿了。

布簾子被徹底掀開,哪些還沒有買家的女孩,腳上帶著鐐銬,驚恐的蜷縮在籠子一般的馬車裏,像貨物一樣,任人評頭論足,挑三揀四。

在這裡,買賣人口,竟然是合法的?

江秋意會這麼想,那是因為她看見了不遠處巡邏街市的官差,明明朝這邊瞥了一眼,卻又若無其事的走了過去,就像這邊賣女人的,和那邊賣豬肉的並無甚區別。

江秋意有事找警察的心瞬間死透了,這可不是她熟悉的那個講究人權人道的世界,這是個封建專制的野蠻時代。

而她所能做的,就是儘量讓自己活下去。

“牙婆子,俺看你這車裏的貨色也都不咋地,這邊站著的這個可是有主了?俺看著倒不錯,不如賣與俺吧?”

一隻黝黑粗曠的手,居然大庭廣眾之下,一把捏在了牙婆子肥肉橫生的屁股上,那張嘴,更是啪啦著就要貼到牙婆子的臉上去了。

牙婆子也不躲,啐了他一口。

道:“咱倆什麼交情,若是好貨色,俺能便宜了旁人去麼?你別看那身段長的不錯,卻是個病秧子,這病了一路,你領家去,能活幾日我可是不敢保證的。”

牙婆子大庭廣眾之下就勾著那莽漢的脖子,説著話,一張大嘴都快貼到他臉皮上了。

聲音卻還是不小:“更何況還是個剋夫的寡婦,你若成心想要,一兩銀子買的,你還一兩銀子還俺,不賺你錢便是!”

像是不太相信牙婆子的話,那滿嘴黃牙,肥頭肥腦的莽漢朝江秋意走了過去,仔仔細細的打量了一圈。

靠!她才不要被賣給這個滿嘴黃牙惡臭沖天,肥膩的跟條豬大腸一樣的莽漢呢!

可是自己現在就是一件商品,被賣給誰?哪能由自己做主?要是從前的江秋意估計也就認命。

但是她堂堂21世紀婦産科聖手!能由著自己被賣給這個死盯著自己屁股看的色中餓鬼嗎?

江秋意想著想著,這積攢了多日不敢吐在馬車裏的噁心,一下子被那莽漢渾身的腥臭味熏的,一股腦全都吐了出來,彎著腰扶著柱子一頓狂吐,膽汁都快吐出來了,一張臉更是瞬間白的跟鬼似的。

那莽漢一看這情形,才信了牙婆子的話,嫌棄的拂袖而去,到馬車那邊挑選去了。

江秋意這廂正吐著,牙婆子突然一個箭步衝回來,揪著她的頭髮將她的身子強行拽直,一隻手下了狠勁的掐在她腰上。

恨的牙癢癢:“少給老娘裝模作樣,買主來了,你給老娘站好!不許再吐了!”

江秋意被牙婆掐的眼淚都快掉出來了,牙婆子鬆開了她的頭髮,掐著她的腰推著她往前走。

買主?

江秋意擦拭著自己的嘴角,不管什麼年代,買賣人口的,買的,賣的都不是什麼好東西!來買媳婦回去衝喜的,能是什麼好人家?

江秋意勉強打起精神,四處看了一下,卻沒有看到所謂的買主,正疑惑著,卻聽見一個少年郎的聲音怯怯的響起:“這就是我要買的娘子麼?”

江秋意詫異的低頭,看見一個僅到自己肩頭高的瘦弱少年,看模樣也就十二三歲的樣子,卻黑紅著一張臉,眼神堅定的看著牙婆子。

“是啊,小官人您看,這小娘子雖然歲數大了些,卻是個身段曼妙面容姣好的,俺這一兩銀子買的,看在小官人您先付過定金的份上,便一兩三十文賣與你吧!只收你個車馬費和她這幾日的飯菜錢。”

深怕買主不信,牙婆子還賣力的吆喝著:“可是一分錢沒賺您的,您將她買家去,給老母親衝喜,您還得一娘子,您瞧她這身段,定是個好生養的,到時候三年抱兩,多划算的買賣啊!”

牙婆子那一張嘴啊,還有那一副慈眉善目的模樣,簡直不愧為專業人販子。

江秋意翻了個大大的白眼,對著一個明顯還沒發育完的少年郎,説什麼三年抱兩,這牙婆子也真是張得開嘴啊!

那小少年跼踀的一張臉通紅,原本還半信半疑的打量著江秋意的視線,立即收了回去,低著頭不敢言語,只諾諾的站著,耳根子都是紅的。

江秋意腦補了一下身體年齡十九歲,實際心理年齡39的自己,和這個沒發育完整的少年郎,三年抱兩的情景,那簡直是一個!不堪入目啊!

不行!得想個辦法攪黃了這買賣才好!

江秋意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少年,想看看應該從哪入手。那少年身上穿著的是很尋常的粗布衣,看這裝束,也並不像是什麼富貴人家。

他的神情很跼踀不安,稚嫩的眉眼間居然能看出深深的悲切和憐憫,顯然對於買賣婦女這樣的事情,也是抗拒的,心底裏極其過意不去。

但是,他眼底卻又透著堅定不移,好像這是一件他再違心,也非做不可的事情一樣。

江秋意原先的厭惡消散了一大半,那小少年像是有種讓人忍不住心生好感的魔力似的。看著那雙清澈見底的眼睛,你怎麼也討厭不起來。

江秋意忽然想,被這少年買回去其實也不錯的。怎麼也比落在牙婆子手裏一直賣不出去,被她瘋狂虐待強吧!或者賣給剛才那種貨色的男人!

心裏有了主意,計劃便涌上心頭。

“我是她三十枚銅錢買回來的,是個剋夫的寡婦,身上還有病,你買我回去,指不定活不了幾日,一兩三十文,她是在坑你!”

江秋意突然張嘴,蒼白脫水的唇掉了皮,這幾句話説下來,嘴唇都扯的生疼。

“臭娘們!”

牙婆子惱羞成怒,回過身一巴掌就扇在江秋意臉上,緊接著又上來兩腳。

江秋意不著痕跡的避開了要害,卻也不敢在大庭廣眾之下,露出自己學過的拳腳,這個時代女人會拳腳功夫意味著什麼她心裏還沒底。

可從小到大沒被人這樣侮辱過,她真的能忍住嗎?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