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樊世安……”冷弈蘊艱難爬向著,嗓音清晰,仿佛他們現在不過是在家裏閒聊般。 “恩,我在。”樊世安應著她,看著冷弈蘊哽咽了嗓音。 她爬向他,一步又一步! 這一刻,他仿佛看懂了她對自己的愛情。 她不是冷家人卻勝似冷家人,她沒有任何讓自己足...

本作品授權出版社保留文章異動與提供閱聽的權利,作品一旦下架,您僅能繼續閱讀「已扣點」的文章,敬請理解並同意後再行扣點。

您曾在其他載具上閱讀 是否改用此載具?

menu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