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她知道,先前在敬國公府收到的休書是假冒的。真正的魚玄姬不認字,她可認的。

那封魚紫嫻讀的太子休書,壓根是一封上不了臺面的艷詩。

剛剛太子不也説了‘本尊如今就寫休書!’表明先前他沒寫過。

繼續趔趄著往前走,快要接近宇文長修時,魚玄姬渾身上下抖的如寒風中的落葉,“殿下……玄姬是……真真的愛您的!”

作勢要跪將下來,卻癱坐在了地下。

此話卻是不假,真正的魚玄姬曾在太子出遊時見過太子真容,自此,心中情根深植。

在外人看起來是她腳軟,其實她存心的,男兒膝下有黃金,可女人膝下是白金!

“就煩你這鬼樣子,太子堂哥要是不休掉你,才會讓天下人笑話!”長得跟小雞子似得華陰郡主,在那邊嗤笑一聲,後邊一票諸人緊跟一陣馬屁,“憑她這種貨色也想麻雀變鳳凰!”

“太子殿下見諒!”

突然,人眾裏衝出個女人跪在宇文長修跟前,豁然是魚玄姬的五姐魚紫嫻,“紫嫻知道,便是一萬個魚玄姬亦不夠格給殿下擦鞋,可玄姬説到底也是旺過殿下,是殿下的福星……”

表明上魚紫嫻是在替魚玄姬講話,宇文長修聽後臉色卻剎那間變的鐵青,“夠了!本尊自幼身子便很好,今日之地位之榮華,與魚玄姬無關!”

魚玄姬在腦中搜索了下記憶,原來,九年前,時年十六歲的皇太子害了場重病,差點薨掉,遍訪全國名醫都束手無策。皇太子生母成貴妃聽信道長的話,説敬國公庶七女魚玄姬天生貴格,自帶旺夫命,太子殿下只有與其定親,才可躲過此劫。

這説起來也很奇怪,訂婚後沒多久,皇太子宇文長修的病就真真好了起來。

活到現在,穩坐太子之位,就因為一個奇醜無比的女人,太子心裏自然不肯接受。

所以,魚紫嫻這一舉止顯而易見是在坑她。

玄姬看似天真的順著魚紫嫻的話説:“是噢,玄姬説到底也救過殿下,不看僧面看佛……”

此話一齣,數不清股幸災樂禍,看笑話一般的目光向她飛來。

“本尊一言九鼎,説休掉你就休掉你,拿著你的休書給我滾!”

宇文長修説的咬碎銀牙,一紙休書狠狠朝魚玄姬擲去。

拾起掉在地上一致休書,諸人以為她會尋死覓活之際,她卻一改往前態度,冷淡道,“好,從今往後,魚玄姬跟太子殿下再沒瓜葛了。”

諸人一陣驚呼,看著她的反應摸不著頭腦。

方才還在苦苦求太子呢,這難道翻臉比翻書還快?

宇文長修峻臉嚴穆,對於魚玄姬驟變的態度也心生詫異。

魚紫嫻在一旁煽風點火,“先前玄姬妹妹聽府中那些不知尊重的婆子、媳婦嚼舌根,説要抓住男人的心,便要學會七擒七縱,玄姬妹妹是否也……”

諸人即刻附和,“這就是了,旁人玩這招術,起碼本身有點資本,就魚玄姬那令人作嘔的醜樣子,還真是很有自信呢!”

宇文長修眼眸中也閃過篤定,除卻此種緣由,還能有什麼更好的解釋?

莫非魚玄姬被妖魔附體了不成?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