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南弋陽有一個五歲的“私生子”,這是公開的秘密。

南弋陽垂眸看著白嫩嫩的糰子,冷峻的臉上難得有了笑色,微涼的手指捏了捏他奶油似的臉蛋。

“告訴爹地,你今天在幼兒園有沒有闖禍?”

小糰子齜牙咧嘴地拍了一下男人的大手,認真的皺起小眉頭,“都多大個人了,還這麼幼稚!”

男人被小糰子故作老成的模樣逗的吃吃的笑。

“弋陽。”一道甜美的女子聲音傳來,與此同時,男人臉上的笑容收住。

關蕾姝走到他面前,接過他臂彎間的外套,“今天這麼晚才回來,一定累壞了吧!”

南弋陽凝著眼前嬌艷的女子,唇角是一抹似有似無的笑弧,“還好。”

當初是他為何看上她了呢?

因為她貌美膚白,家世顯赫,兩人一直被外界看做是天作之合的一對璧人。另外他欣賞她溫柔不爭的性子。任何女人接近他都是想要索取,唯獨她什麼都不求,他給的多了或者是少了,她也從不會表現出過分的歡喜或者是埋怨。他和她在一起感到很舒服。但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最主要的是她長得很像他心中的白月光,尤其是她那雙琥珀色的眼睛,他每次看著她那雙眼睛,就感覺自己看到了那個人。

一直被他直勾勾的盯著,關蕾姝有些臉紅,害羞的垂了垂眸,微笑道,“吃晚飯了沒有,我讓廚房去給你做夜宵!”

“不必,我不餓!”

男人的眼睛裏又添了幾許意味不明的炙熱。

小糰子仰著頭,一會兒看向南弋陽,一會兒看向關蕾姝。

“你們不會是要在我這個五歲兒童面前做少兒不宜的事情吧?”

關蕾姝羞憤的臉紅,捂嘴咳嗽著目光迅速移向遠處。

南弋陽端著雙臂垂眸看著一臉正義的小糰子,疑惑道,“你怎麼會知道什麼是少兒不宜?”

小糰子愣了一愣,目光不禁閃爍起來。

在男人完全想明白之前撒開一雙小胖腿就開蹽,管家擔心他摔倒,連忙追過去護著。

小糰子眼裏閃過一抹狡黠,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説,“我才不會告訴你,是張伯伯偷偷放電視劇給我看的。”

管家瞬間石化,感受到背後射來的陰鷙目光,僵硬著脖子扭過頭去,“南……南總……”

南弋陽陰沉一笑,露出幾顆森白的牙齒,透出濃濃的殺機。

管家雙膝一軟,差點從從樓梯上滾下去。

……

時間已經不早了,南弋陽對關蕾姝説,“我送你回去!”

關蕾姝側頭看向南弋陽,他俊美的面容,眼眸如星,卻隱隱透著些涼意。

明明近在咫尺,她卻感到彼此之間猶如隔著千山萬水。

“弋陽,外面的雨那麼大,不如今晚我就……”

不等她把話説完,南弋陽已經站起來了,“走吧,回去早點休息,你明天一早還要趕通告不是嗎?”

關蕾姝難掩失落之色,無力的提起嘴角,“好吧。”

她時常患得患失,明明有時候在他眼睛裏看到了喜歡,可有時候她只能從他眼中讀出冷漠。

就比如現在,他就像是一塊冰散發著逼人的寒氣,拒人以千里之外。

……

車停在了一座獨棟別墅前。

南弋陽隨手將車內的燈打開,暖黃調的燈光平添幾分曖.昧。

他側頭看著關蕾姝,“早點休息,晚安!”

隨即長臂一伸,大手扣住了她的後腦勺,一枚吻落在她的眼皮上,猶如蜻蜓點水一般。

有件事她一直都搞不明白,他們交往了差不多一年了,可他對她始終是“止乎禮”,所做的最出格的事就是親吻她的眼睛。眼睛?為什麼是眼睛,而不是唇呢?

她很想弄清楚,但很顯然他做什麼事都是有考量的,能站在他身邊已然不易,她不敢再冒冒失失的問一些愚蠢的問題,惹他不開心。

關蕾姝站在路邊,揮手説了句,“路上小心!”

隨後,車窗升起,黑色的汽車形同流星一般嗖滑出優美的線條,疾速消失在遠處的夜色裏。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