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話音一落,包間的門開了,毛毛被兩個五大三粗的冷面黑超男拖死狗似的拖了進來,鼻青臉腫的上氣不接下氣,狼狽的摔在地上。

葛亦暖渾身的血液頓時就沸騰,“毛毛。”驚訝的目眥盡裂,趕緊跑過去察看他的傷勢,手剛碰到他的身體,他就哇哇大叫著哆嗦起來。

“別碰,疼!”

葛亦暖幾乎崩潰,眼白上迅速佈滿猙獰的紅血絲,惡狠狠地瞪著南弋陽,尖著嗓子怒喊,“南弋陽,你簡直混蛋!有什麼事你衝我一個人來,別牽連無辜。”

那天晚上她若是沒有巴特塔的領班跟她裏應外合,她怎麼可能扮成公主混進包間?南弋陽是個眼裏揉不得沙子的男人,毛毛作為她的“幫兇”,這一劫他註定逃不過。

南弋陽端起茶几上的高腳杯,水晶質地的杯子折射著鑽石一樣的光芒,輕輕搖曳的葡萄酒暗紅如血,淒艷如歌。

“你不是很喜歡‘睡’嗎,我就讓你見識見識什麼才是‘睡’。”嗓音低沉冷酷。

葛亦暖感到毛骨悚然,後背唰的冒了一層冷汗,猩紅的兩眼充滿了戒備,“你要幹什麼?”

南弋陽打了個手勢,那兩個冷面黑超男就開始瘋狂的撕扯毛毛身上的衣服,毛毛瘋狂掙扎的同時爆了粗口,可根本阻擋不了那兩個男人左右夾擊將他狠狠地壓在地上。葛亦暖瘋跑過去,企圖拉開那兩個男人,卻一下子被反彈出去重重的跌在地上。

坐在沙發上的男人,嘴角噙著一抹戲謔,如同慵懶的百獸之王正在目睹著一群草食動物相互廝殺的戲碼,看的很是享受呢。

毛毛的慘叫聲充斥著葛亦暖的耳朵,不堪的畫面強烈刺激著她脆弱的神經,把她逼到崩潰的邊緣。

她雙手扯著頭髮,在最關鍵時刻,歇斯底里的大喊,“夠了,住手!”

南弋陽稍稍抬起手,兩個手下隨之停下,免了毛毛歷經最屈辱的環節。

葛亦暖臉頰此時已經被淚水泡的有些浮腫,披頭髮發嗓音沙啞,“南總你想怎麼辦?”

他抿了一口酒,猩紅的汁液沾在唇上,配著他偏白的皮膚和暗沉幽黑的眼眸,好像一直吸血魔鬼。

“你説呢?”

葛亦暖側頭看看仰面躺在地上兩眼空洞的毛毛,心下一橫,“那晚的事,我不再追究,請您高抬貴手息事寧人吧!”

南弋陽左邊眉梢輕挑,沉默了兩秒,驀地嗤的一笑。

頎長的身材站起來,有條不紊的走到她面前站定,高高在上如同睥睨可憐螻蟻的上帝一般。

“敬酒不吃吃罰酒!呵!”笑起來的時候露出幾顆森白的牙齒。

之後,他掠過她走了。

一張支票飄飄忽忽的落在她臉上,一個數字後面六個零。

“那是給你朋友的醫療費。”在門關上之前,南弋陽對她説的最後一句話。

他們都走了之後,葛亦暖爬到毛毛身邊,活生生的一個大男人,此時少了大半活氣,兩眼黑漆漆的裏面空無一物,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

她抱著毛毛的頭,滾燙的眼淚跟雨點似的劈裏啪啦的掉。

一直呆滯僵硬的毛毛,眼裏恢復了一絲光亮,扯著沾染血跡的唇角,“傻丫頭,我沒事,別哭!”

……

葛亦暖給毛毛辦好住院,走出醫院的大門,碩大的雨點就劈頭蓋臉的砸下來,雨勢很急,很快就形成了瓢潑大雨。

她沒有帶傘,一手搭在眉骨處遮雨,一手攔車。一輛黑色的邁巴赫從她身邊疾馳而過,喇叭聲刺耳,還濺了她一身泥水。她惱火的皺眉看去,隔著厚重的雨簾只看到“久68”。

從來都是福無雙至禍不單行,她剛剛被濺了一身泥水,下一秒就因踩到了可樂罐而摔了個四仰八叉,渾身的骨頭好像都摔裂了似的,巨疼無比,還沒站起身,狂風又吹到了旁邊的塑膠廣告牌,正好砸中了她的頭……

她像一隻落湯雞一樣回到家,渾身疼的厲害,尤其腦袋像是被人當成是木魚一下下的很敲著似的。

渾渾噩噩的進了浴室,又渾渾噩噩的出來,最後連燒點熱水喝的心思都沒有了,一頭扎進沙發後就那麼睡著了。

……

黑色的邁巴赫緩緩的駛入南宮管的大門,管家舉著傘候在車庫門口。

氣質華貴的男子走出,步伐穩健。

“南總,小心別踩到地上的泥洼。”管家提醒道。

男人眼眸深邃,還隱隱透著冰涼的氣息,掃了一眼停在花圃前的紅色法拉利。

“關小姐來了?”

管家頷首,“是,從下午三點就一直在家等您,在這兒吃了晚飯,這會兒在陪著小少爺溫習功課。”

南弋陽眉頭微鎖,冷峻的面容上透出一絲耐人尋味的神色。

進入客廳,一個長了腿的小肉糰子嗖的一下子跑過來緊緊地抱住他的雙腿,仰著一張粉雕玉琢的小臉,奶聲奶氣道,“爹地!”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