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夏慕容是個知道進退的人,她心裏比誰都清楚,在這個陌生的國度,自己曾經又是個人見人欺不管事兒的千金,身邊圍著的又是兇猛的獵狗。

她身處眾生,就算是在現代,也免不了會被世俗傷害,甚至是遍體鱗傷。

可是,如今她是真正的夏慕容,她縱然惋惜曾經囊額夏慕容的悲慘命運,但是這條命交付到了她的手上,那麼,這條命便是徹底的由她主宰。

命,是自己的,再想滅掉她的人,無論如何也阻擋不了她主宰自己的命運。

夏慕容看著緊緊幽閉的房門,接近傍晚的房間,從門縫中滲進點點金黃的光芒。

夏慕容從床榻上起身走到窗邊,拉了拉窗戶,從外面鎖上了。

這時,雲兒的聲音在門外響了起來,夏慕容的眸光突然一亮。

“小姐,雲兒來給你送飯了,你在裏面還好嗎?”雲兒低聲説著,身後兩個家丁死死的盯著雲兒。

夏慕容折身走到門邊,透過稀薄的窗紗,隱約看到了門外雲兒的一張可愛小臉蛋,“我很好,我沒什麼胃口,你先回去吧。”

雲兒十分擔憂,“小姐,不吃飯對身體不好,雲兒求您還是多少吃點。”

“回去吧。”夏慕容的口氣不容置疑。

經過這一天,雲兒,甚至是夏瑜侯府中的所有下人,看到的或是經過聽聞的,都知道了夏瑜侯府瘋瘋癲癲的傻小姐,一經落水脫胎換骨。

雲兒只好作罷,心想小姐經過一天的事情,心情定然不會好到哪去,只得戀戀不捨的離開。

夏慕容一直待在房間裏,只覺心中鬱結,她對這個世界終究還是不了解的,陌生的建築,陌生的人際關係。

她要了解還要更多更多,包括夏瑜侯府裏的每一個人,每一段關係,每一個愛恨糾葛。

夏慕容起身,重新走到窗邊,將窗戶使勁拉開了一條縫,心中頓然欣喜若狂。

窗戶只是簡單的別了個鐵條,沒有鎖,也沒有被封。

夏慕容離開窗戶,開始了翻箱倒櫃,但一陣兒倒騰之後才發現,曾經那個夏慕容果真是個可憐的大家閨秀。

偌大氣派的衣櫃裏,除了幾件單薄素凈的衣服,就是一些單調的珠釵,其他在沒什麼稀罕物。

不知為什麼,此時浮現在夏慕容腦海中的,竟然是陳芙蓉那張虛偽的面龐。

是了,一個瘋癲連下人都欺負的夏瑜侯府千金,怎會受毒辣的繼母所疼愛呢?

夏慕容好容易從梳妝檯找到了把剪子,心想這空蕩蕩的屋裏似乎再沒有什麼能比剪刀更好使的了。

等到天徹底黑了下來,夏慕容徑直走到窗邊,用剪刀不斷磨著鐵條與窗戶鉸縫處,為了避免門外看守家丁的察覺,夏慕容十分小心翼翼。

夜色漸漸成熟,門外看守的家丁也都堅持不住抵門睡去,誰也不會想到一個瘦弱瘋癲的小姐,能從夏瑜侯府一個小小的閨房中插翅而飛。

好在夏慕容體力還算不錯,這點是夏慕容沒有想到的,從夏瑜侯府一處矮墻上翻出去的時候,只覺夏瑜侯府外的風十分凜冽。

外面的世界十分的安靜,與現代不同,這個時間點應該是一天當中最熱鬧瘋狂地時刻,可是在這個世界,這個時候四週安靜的有些令人發毛。

夏慕容有些後悔,後悔在這個時候逃出來,但是也只有這個夜深人靜的時刻才會沒有人注意到她。

憑藉著自己曾經做過小混混的經驗,很快便摸索到了一片繁華之地,一看便知道,這裡除了煙花綠柳之地還能是什麼。

但夏慕容卻猶豫了起來,她一個女兒身,怎能身著女裝大搖大擺地出現在這個地方,況且這種地方是最耗錢財的,她渾身上下一個子都沒有。

正猶豫之際,從煙花樓出來一個醉漢,身邊一群鶯鶯燕燕,見醉漢走遠才回了煙花樓。

夏慕容嘴角一挑,跟上了醉漢,見醉漢拐進了一條暗衚同,夏慕容當即跟了進去,將醉漢拍暈,扒下衣服換上,搜到銀兩。

一身男裝的夏慕容,覺得整個人都神清氣爽了,兩隻手背負在身後,大搖大擺地走進了煙花樓。

一群姑娘似乎從未見過這麼白凈斯文的小生,各自施展著自己的嫵媚,涌向夏慕容。

起初夏慕容還挺不適應,但一想到酒吧裏的那些小姐,黑色皮裙包臀,水蛇腰,外加千篇一律的蛇精臉。

夏慕容高興的看著圍在自己身邊獻媚的花花柳柳,突然覺得做男人真好,這麼多女人圍著轉,何嘗不是一種人間甚歡呢。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