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雲兒著急忙慌地從外面跑進來,上氣不接下氣的説道:“小姐,老老爺來了!”

夏慕容一聽是夏瑜侯府的老爺,對這個才剛見過一面的男人頗為好奇,笑道:“正巧,我也想看看這人到底長什麼樣。”

雲兒一臉驚慌,“小姐,老爺每次來都沒什麼好臉色,你今天怎麼還高興起來了?”

夏慕容心裏一涼,都説豪門無情,也聽説過古時一個門府小妾爭寵,兒女拼個你死我活,又重男輕女。

夏慕峰一腳踹開夏慕容的房門,在見到夏慕容的那一刻,突然怔住。

此時的夏慕容全然沒有往常的癡呆模樣,眼神清澈有神韻,姿態有力,沉穩淡定,憋了滿腔怒火的夏慕峰,神情突然得一緩和。

“我剛聽你母親説,你今天打了你母親?”夏慕峰不曾理會夏慕容,走到桌邊坐下。

夏慕容十分淡定,看了眼站在夏慕峰身後的陳芙蓉,説道:“我與這位無冤無仇,我為什麼要打她?”

“她是你母親。”夏慕峰接過陳芙蓉遞過來的熱茶。

夏慕容不緊不慢説道:“據我所知,夏慕容的母親已經死了,而且現在的這個母親,卻是個處處針對我的狠毒婦人。”

雲兒偷偷抬手拉了拉夏慕容,示意她不要再這麼説下去。

“放肆!她再怎樣也是你的母親,你怎麼能這麼説你的母親!”夏慕峰勃然大怒。

陳芙蓉抬手擦了擦眼淚,走到夏慕峰面前跪下,抽噎説道:“老爺別生氣,這麼多年妾身天天忙著府裏的事情,怕是忽略了小姐,讓小姐對妾身産生了這樣的誤會,都是妾身的錯,是妾身不對。”

夏慕容對這個女人的表現目瞪口呆,前一刻還張牙舞爪地恨不得撲上來扒了她的皮,這會兒又哭天喊地裝上了白蓮花。

佩服佩服,白蓮花影后非陳芙蓉莫屬了。

“傳我命令,罰小姐一月不準踏出房門半步!”夏慕峰説完,帶著囂張得逞的陳芙蓉離開。

夏慕峰和陳芙蓉回到房間後,陳芙蓉便趁著夏慕峰正起頭上,上前説道:“老爺,別生小姐的氣了,畢竟小姐年紀也不小了,老爺何不多去朝堂上替小姐疏通疏通媒妁,早作打算。”

夏慕峰一聽,心覺也是個道理,便問道:“夫人恐是有合適人選了?”

陳芙蓉嫵媚一笑,“咱家裏的小姐是什麼情況老爺心裏是清楚的,太富貴的人家是拒絕的,太貧凈的呢又配不上,要我説,何不給找一個既能門當戶對又彼此情況相當的呢?”

夏慕峰感到好奇,“夫人就不要再拐彎抹角了,快説説看是哪家,讓我也參考參考?”

陳芙蓉不緊不慢説道:“自是劉貴妃的兒子,明王。”

夏慕峰一聽,當即反駁道:“不可不可,六皇子天生癡傻,況且年紀尚小。”

陳芙蓉立馬解釋道:“雖是年紀尚小,但夏瑜侯府家的千金身份尊貴,她劉貴妃因生了個癡傻兒子不得寵,是配不上咱們的,正是如此,夏瑜侯府和皇家聯姻,門當戶對,名聲在外。”

夏慕峰聽後,雖是滿心的不願意,但細細想來陳芙蓉的話,卻是有幾分道理,當即便進了宮求見皇上。

皇帝正在御書房批閱奏折,聽完公公的稟告後,便將夏慕峰宣了進來,聽了夏慕峰的話後,思索了一會兒,卻搖起頭來。

“難為愛卿了,賜婚這麼大的事兒豈容是你我二人一言便能成事兒的?就算你我二人拍板,只恐兩個孩子不願意。”皇帝沉穩淡定。

夏慕峰聽出了皇帝話中的意思,自古皇帝剛愎自用,想給誰賜婚哪還管願意不願意,只恐是早有打算了。

夏慕峰只好掃興而歸,一想到年紀不小了的夏慕容,如今連個到府提親的人都沒有,只覺這張老臉面上無光,回府後不免又發了頓脾氣,怒斥夏慕容不知長進,丟盡了他夏瑜侯府的臉面。

夏慕容走後,幾個家丁便把守在門外,連同屋子一起上了鎖,夏慕容百般無聊,想起今天中午見過的那個男人,聽説是個王爺。

長得倒是十分的好看,只是不知怎的一副冷冰冰的表情,給人一種不敢輕易接近的感覺。

夏慕容轉而一想,自己真是命苦,來到這裡替原來的夏慕容繼續活著,還是這麼個家庭,日後的日子還不知能變成什麼樣子。

但是,夏慕容知道,在這裡代替親情而存在的更多是勾心鬥角。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