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這條街道不算長,一眼就能看到底,也不算寬,頂多也就能跑一輛馬車。

這裡並非中原大都,只是邊陲小鎮,和那些名勝古都相比,並不算能是繁華,只稀疏散落的住著數十戶人家。

一眼望去,就可知道這是座古老的小鎮。

破舊而又低矮的房屋,甚至經不起過大的風沙。誠實而又勤勞的人,好像永遠也會安於現狀。

這裡居民的生活貧窮而又簡單,枯燥而又乏味。

在這裡開店的人,生意並不太好,賺的錢往往會連日常開銷也不夠,但他們卻心安理得,活得很是開心,因為他們不用去外面的世界看別人的臉色。

這裡沒有英雄豪傑,也沒有文人墨客。

這麼個樣子的地方當然不會是太出名的。

但是他卻知道這地方,最少,一年前他來過這裡。

他知道這裡就是附近百里之內,唯一還算繁華的楓葉鎮,這裡正是他此行的目的地,這裡本來就他尋找死亡的所在。

但是他不知道是,他尋找死亡的地方也早就已經死亡!

一年前,整整的一年前,這個地方還算是熱鬧的,那時候這裡也還算是人來人往。

那時,南來的、北往的商賈旅客,多日來的風餐露宿,來到這裡時,都早已疲憊不堪,都會忍不住駐足停下來,栓好自己的馬,抖抖風沙塵土,走進這小鎮唯一的一家酒樓喝上兩杯,驅驅寒氣,散散疲憊。

這裡的酒樓雖然算不上太大,酒,當然也不會算是太好,但卻絕不像醋,絕沒有摻進一分水份。

於是,幾杯老酒下肚,就正應了那句老話:千里有緣來相會。

所以,不認識的也都認識了,不是朋友的也成了朋友。

話,自然也就慢慢的多了起來。

酒樓本來也就是個熱鬧的地方,三教九流只要你能想像得到的這裡都有。

並不是每只鶴都站在雞群,並不是每個人是都那麼的孤獨怪癖。

在這裡,你能聽到各種聲音。

前堂吹牛的、吵架的、罵娘的,喝醉了酒的酒鬼打翻了酒杯的墜地聲,後堂的鍋碗瓢盆聲、油鍋爆響聲此起彼落,要多熱鬧有多熱鬧。

熱鬧的地方當然會有很多的人,人多的地方,通常情況下也會有更多的人願意去的。

所以,通常情況下,這裡都是高朋滿座,經常都能看到各式各樣奇異的服裝和各式各樣、各種不同表情的面孔。

可惜的是,那是一年前。

現在,這裡什麼都沒有。這一切聲音都已經聽不到,也看不到。

這裡唯一還有的東西也許只剩下一樣。

寂靜!這裡已經只有寂靜,死一般的寂靜!

這裡你唯一還能感受到的,就是寂靜,就連風吹到這裡,仿佛都帶著一股“死”的味道。

人世間所有的東西每天都在不停的變化著,在時間的長河下,一切都顯得那麼的脆弱不堪,絕沒有什麼是能夠夠永恒不變的。

這裡當然也不會類外,這裡也已經有所改變,這裡的一切都已經和一年前不太一樣了。

這裡的變化其實也並不能算是太多。

就連街道旁的那幾座低矮的房子,也還是和一年前一樣低矮破舊,也還是一間不多一間也不少。

雜貨舖也還是開在原來的地方,就連貨架上的物什也並不見得就比以往多出一兩件來。

就連街道旁邊的那家酒樓也還是和一年前一模一樣,甚至還能看清門前空地豎起的招牌上的,那幾個大字。

這裡唯一稍微變化的地方,就是它們比一年前顯得更加的破落敗壞。

在風的吹動下,街道兩旁人家破舊的門板窗戶就“嘎吱、嘎吱”的左搖右擺,看來已經不知經歷過多少的歲月,多少的風吹雨打,已經是垂垂欲落。

但是,這還不是這地方最大的變化,這裡變化最大的是人!

這裡已經沒有人,連一個人都沒有,甚至連還活著的一隻狗、一隻貓都已經找不著、看不到。

這裡赫然已經變成了一座死鎮!

街道兩旁的門窗,有的開著,有的關著,卻都已經殘破敗壞,窗轅門板上滿是裂紋,縱橫交錯著,就像經年久旱乾裂的土地。

放眼望去,屋裏屋外都積滿了厚厚的灰塵,走動一下細細灰色的沉土就會漫天飛舞。

墻角落裏蛛網密布,卻也就像是一張破的漁網,也是那麼的殘破不堪。

小鎮寂靜無聲,明月也無聲寂靜。

除了風聲還在呼呼的不緊不慢的刮著,這裡已經完全連一點活著的生命體的聲音都聽不到,也感覺不到。

這裡看來就像是那千里無人的沙海裏,一座荒蕪已久,並不算是太大的墳墓。

天,還未完全黑,可是現在,在這無人的死鎮裏,這風聲聽來也淒厲,就像是夜半厲鬼在呼叫。

死寂,死一般的寂靜。

明月寂寂,小鎮也寂寂,甚至寂靜到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呼吸聲。

孟輕寒就站在街道上,手裏緊緊握著他的刀。

刀鋒冰涼,可是他的手甚至比他握著的刀鋒更加的冰冷。

他的手冰冷,心也冰涼。

就連風吹到這裡,也似乎更冷了些,他那雙空虛寂寞的眼睛看起來也仿佛更加的寂寞憂傷。

這裡一切都顯示著已經很久沒有人出現過。

難道這裡只有他自己,才是還活著的生命?

他握著手上的刀,就站在這條街道上,一動不動的站了很久。

此時明月已經升起,夕陽卻還未落下。

陽光和著月色灑在身上,可是他卻感覺不到一絲的溫暖。

皎潔的月光和淡淡的夕陽攪合在一起,形成一種奇怪的淡黃的顏色,看來就像枯萎了的花朵,是那麼的淒涼蕭瑟。

這裡的一切都是他親眼看見的,可是他還是不能相信,他不敢相信,也不忍相信。

這地方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這地方是不是發生了什麼災禍?

是什麼樣的災禍降臨在這裡?

這災禍是怎麼樣發生的?

他就站在街道上,微側著身子,讓夕陽撒滿他的全身,可是夕陽也不能告訴他事情的真相。

有風吹過,風吹花落,春天過去了。

有風吹過,雪花飄落,一年過去了。

花瓣飄落在風中,其景雖淒涼,其意卻美。

雪花飄落在地,其意雖冷,其景卻美。

但是現在,風吹的不再是花瓣,雪花也已經不在風中飄落。

現在,風吹的是無人的小鎮,吹落的也只是街道旁的破窗上多日積下的灰塵和蛛網。

街道對面的一家,門是關著的,門前還立著一塊木板招牌,隱約還能分辨出上面寫著八個大字:百年老店,楓葉酒樓。

這本是這鎮上最體面的一家,也是唯一的酒樓。

可是,現在剩下的也只有這破舊的門窗和這木板招牌,在風中,隨著風,左右搖擺,發出一種奇怪的嘎吱聲,聽來卻又偏偏像是黑暗地獄來的蝙蝠震動翅膀的聲音。

他又不知道在風中站立了多久,看著這破舊的窗戶在風中搖晃。

等風停下來的時候,他就慢慢的走了過去,推開了門,用他那奇特而怪異的步伐慢慢的走了進去。

這裡當然已經沒有了往日的喧鬧聲,也聽不到酒鬼醉漢的叫罵聲。

現在,地上桌上已經滿是灰塵,腳步走過就是一個深深的腳印,看來至少也有兩寸厚。

遍地的鍋碗瓢盆,靜靜的躺在地上、以及每個角落裏,卻都散發著一種腐爛、令人作嘔的霉臭氣息。

但他似乎沒有看到這些,慢慢走到大堂最裏邊靠角落的地方,找了張椅子,吹散上面多日的積塵,背對著門,又緩緩的坐了下來。

一年前,他記得一年前,來到這裡時,也是背對著門,也就是坐在這個地方。

但是現在,這裡的一切都已經和一年前不太一樣,已沒有了往日的喧嘩,剩下的只有死一般的寂靜,陰森得就像是一座古老的墳墓。

寂靜,空曠,陰森,就是這裡的一切,這裡已經完全沒有一點值得令人留念的地方。

他為什麼還要一動不動的坐在這裡?

他是不是在懷戀?

如果是在懷念,他懷念什麼?這地方究竟發生了什麼樣的往事?有什麼事值得他去懷念?

風,更冷,天,更寒。

夕陽終於落下,天色更暗。

黑夜終於來臨。

沒有人,也沒有聲音,既沒有燈,也沒有火。

只有寂靜。

只有風。

只有黑暗!

無邊無際的黑暗,比死亡更令人顫瑟、恐懼、絕望的黑暗!

他蹭惡黑暗,正如蹭惡死亡。

每當黑夜來臨的時候,他就覺得有一種説不出的畏懼,就會從心靈深處泛起一種莫名的顫抖,就像老鼠懼怕貓一樣,就想要遠遠的逃避開來。

可惜而又可悲的是,黑暗也正如死亡,當它要來時,都是絕對無法避免開來的。

黑夜已經漸深,此時已經接近子夜。

他已經動也不動的坐了幾個時辰,他的人、他的刀、他蒼白的臉,都已經完全融入黑夜看不見。

只有他的眸子還在一閃一閃的發著光,看來就像是一隻流浪在草原狼的眼睛,令人不寒而瑟。

夜,更靜。

風,卻未停。

寒氣卻更濃,寂寞也更濃。

但幸好就在這時,這死亡如墳墓的寂靜中隱隱傳來一陣馬車車輪轱轆的轉動聲。

這聲音雖然比風聲還輕,但是在這連針掉在地上的聲音都可以聽得到寂靜小鎮,還是隱約可聞。

車馬聲越來越近。

伴隨著車輪的滾動,甚至偶爾還能聽到一絲馬鳴的聲音。

車馬嘶鳴打破了這死一樣的寂靜,給這小鎮平添了幾分生氣。

來的又是誰?這深半夜的,他為什麼還要這個時候驅車來到這死一樣的小鎮上來?

如果是別人,一定忍不住出去看過究竟,可是,他還是靜靜的坐在黑暗中。

只是他那雙空虛寂寞的眼睛裏,忽然閃現出一種奇異的表情。

但是無論是那種表情,都絕對不會是歡愉的。

他久已經沒有了歡愉,他久已忘卻了歡樂!

歡樂幸福對於他而言,都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久遠得連他自己都已經記不清!

只有那雙眸子,在黑暗中看來就像是有團火焰在燃燒。

他激動什麼?

難道他已經知道來的是什麼人?

難道他千里迢迢來到這裡,就是為的等待這個人?

這個人是誰,這個人是不是就是他要尋找的死亡?

火焰已經熄滅,他的眼神已漸漸的恢復冷漠,冷漠得就像是寒冬河裏的冰。

但是他手上的刀卻握得更緊。

因為這聲音正是他所期待的。

【作者題外話】:本書已寫完,全書字數不多,五十多萬字。看慣了那些玄幻穿越網遊文學,

是不是也有些淡然無味呢?希望本書能給各位朋友帶來一點全新的感受。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