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與其作好高騖遠、不著邊際的追求,倒不如不懈地挖掘自身的鑽石寶藏。

活在現實的生活中,如果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誰,那麼,你的自信,你的理想,你人生的堅持和方向又將如何談起?

佛學引導人們往內看:去尋找隱藏於個人內在的潛力,而決非導向不可知的外力。是向內完成,而不是向外獲得。

以「我」為中心並不是壞事,關鍵在於我們是以什麼樣的心態來看待自我來認識自我,又是以什麼樣的方式來把握自我來完善自我。萬事萬物雖然各以原本的姿態呈現在世人眼前,但由於人們執著於經驗、觀念、見解、理想、抱負、願望等局限性的遮蓋而無法看透。

分清自己真正想要的

有一年,悅淨大師決定和幾個弟子去甘肅雲遊。當時,正逢該地區發生嚴重的旱災,悅淨大師的行囊中,塞滿了食具、切割工具、農物、指南針、觀星儀、中草藥等,他認為這樣就為旅行做好了萬全之備。

一天,當地的一位土著嚮導檢視完悅淨大師的背包之後,突然坦率的問了一句:「這些東西讓你感到快樂嗎?」

悅淨大師愣住了,這是他從未想過的問題。他開始問自己,結果發現,有些東西的確讓他很快樂,但是,有些東西實在不值得他背著它們走那麼遠的路。

於是,悅淨大師決定取出一些不必要的東西送給當地村民。接下來,因為背包變輕了,他感到自己不再有束縛,旅行變得更愉快。

悅淨大師因此得到一個結論:生命裡填塞的東西越少,就越能發揮潛能。從此,悅淨大師學會在人生各個階段中定期「解開包袱」,隨時尋找減輕負擔的方法。

人的一生就如一次旅行,在這一路上總是有太多的東西讓人難以割捨。但並不是每一件東西都對你很重要。這就需要你分清自己的真正所要。

把劣勢轉為優勢

三個和尚——永戒、惠忠和隨緣同時住在一家旅店。

早上出門時,惠忠帶了一把傘,隨緣拿了一根拐杖,永戒則兩手空空。

晚上歸來時,拿雨傘的惠忠被淋濕了衣服,拿拐杖的隨緣跌得身上全是泥,而空手的永戒卻什麼事都沒有。

惠忠和隨緣都覺得很奇怪,便問永戒和尚這是為什麼。

永戒和尚沒有回答,卻問隨緣:「你為什麼淋濕而沒有摔跤呢?」

惠忠說:「下雨的時候,我很高興有先見之明,撐著傘大膽地在雨中走,衣服還是濕了不少。泥濘難行的地方,因為沒有拐杖,走起來小心翼翼,就沒有摔跤。」

永戒又問隨緣,隨緣說:「下雨時,因為沒有傘,我就揀能躲雨的地方走或停下來休息,泥濘難行的地方我便用拐杖拄著走,卻反而跌了跤。」

永戒哈哈大笑,說:「下雨時,我揀能躲雨的地方走;路不好時,我細心走。所以我沒有淋著也沒有摔著。你們有可憑藉的優勢,就不夠仔細小心,以為有優勢就沒問題,所以反而有傘的淋濕了,有拐杖的摔了跤。」

有些外在的力量有時候是能夠助自己一臂之力的,但是畢竟是外在的力量。什麼事情也不如自己親自完成的更好,要試著依靠自己的力量去做事,並發揮自己的特長,把劣勢轉化成優勢。

小和尚撈魚

有一個年輕的小和尚,有一天在逛集市的時候,看見一位老人擺了個撈魚的攤子。老人向有意撈魚的人提供漁網,撈起來的魚歸撈魚人所有。這個小和尚一時善心大發,他想:「我要把這些魚都撈起來,全部放生。」

於是,小和尚蹲下去撈起魚來,可是,他一連撈碎了三張網,連一條小魚也沒撈到。

小和尚見老人眯著眼看自己的狼狽相,心中似乎還在暗自竊笑,便不耐煩地說:「施主,你這網子做得太薄了,幾乎一碰到水就破了,那些魚又怎麼能撈得起來呢?」

老人回答說:「小師父,看你也是個明白人,怎麼也不懂呢?當你心生意念想撈起你想要的那麼多魚時,你考慮過你手中的漁網是否真的能夠承受嗎?追求不是件壞事,但是要完全瞭解你自己呀!」

小和尚不服氣的說道:「可是我還是覺得你的網太薄,根本撈不起魚。」

「小師父,你還不懂得撈魚的哲學吧!這和我們俗人所追求的事業、愛情、金錢都是一樣的。當你沉迷於眼前目標的時候,你衡量過自己的實力嗎?」

小和尚思考著,似乎明白了什麼。

擁有遠大的理想不是壞事,但若超出了自身的實際能力,就未免顯得不合時宜了。合理定位,適時把握,才能穩妥地達到目標。古人云:「心不可太大,心太大,則捨近圖遠,難期有成矣。」人應該務實一點,若一直企望著遙不可及的事物不如量力而行,從身邊相對容易的事情著手,一步步達到自己的目的。

循序漸進,慢慢接近目標

有一位大師隱居於山林之中,平時除了參禪悟道之外,還對武術頗有研究。

聽到他的名聲,人們都千里迢迢來尋找他,想跟他學些武術方面的竅門。

他們到達深山的時候,發現大師正從山谷裡挑水。他挑得不多,兩隻木桶裡的水都沒有裝滿。按他們的想像,大師應該能夠挑很大的桶,而且挑得滿滿的。

他們不解的問:「大師,這是什麼道理?」

大師說:「挑水之道並不在於挑多,而在於挑得夠用。一味貪多,只會適得其反。」

眾人越發不解。

大師從他們之中拉了一個人,讓他重新從山谷裡打了兩滿桶水。那人挑得非常吃力,搖搖晃晃,沒走幾步,就跌倒在地,水全都灑了,那人的膝蓋也摔破了。

「水灑了,豈不是還得回頭重打一桶嗎?膝蓋破了走路艱難,豈不是比剛才挑得還少嗎?」大師說。

「那麼大師,請問應該要挑多少?要怎麼估計呢?」

大師笑道:「你們看這個桶。」眾人看去,桶裡畫了一條線。

大師說:「這條線是底線,水絕對不能高於這條線,高於這條線就超過了自己的能力和需要。起初還需要畫一條線,挑的次數多了以後就不用看那條線了,憑感覺就知道是多是少。有這條線可以提醒我們,凡事要量力而行,而不要好高騖遠。」

眾人又問:「那麼底線應該定多低呢?」

大師說:「一般來說,越低越好,因為這樣低的目標容易實現,人的勇氣不容易受到挫傷,相反會培養起更大的興趣和熱情,長此以往,循序漸進,自然會挑得更多、挑得更穩。」

在當今社會,有的人就像故事中那個打了兩滿桶水的人一樣好高騖遠,這種人過於急功近利,往往事與願違,很難達到自己的目的。人生有許多成長發展的階段,必須量力而行以做到循序漸進。要想渡過人生的危難,戰勝人生中的種種挫折,完成天下的難事,要在年輕單純的時候,覺得為人處世容易和順利的時候就開始;要想成就高遠宏大的事業,實現理想和追求,必須從最細小最微不足道的地方做起,從最卑賤的事情起步。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