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黎明前的楓都,大雪飛揚,冷風呼嘯,整個楓都城都被披上一層厚厚的積雪,黑夜裏似乎會發著光亮一般。

偌大的匾額上寫著幾個大字“將軍府”,門前枯幹的樹枝上有幾隻烏鴉在枝頭亂叫,今日的將軍府裏裏外外皆是紅綢相襯,大紅燈籠高高挂起,雖然看似喜慶,可是氣氛卻異常淒涼。

暖閣之中,紅紗帳裏,梳妝檯前,一方圓形銅鏡襯映出樂正蔓的倒影,鳳冠霞帔,紅唇皓齒,淺笑抬頭。

天一亮她便要嫁給他最愛的男人為妻,他果真應了他的承諾,讓她做了這北楓國的一國之母!

心下高興之際,隱約聽到門外急促的一串腳步聲,她習慣性的警惕轉身,手裏緊緊攥著一支金簪,隨即房門被人大力推開,是自己的父親司徒峰帶人闖了進來。

樂正蔓見是自己的父親,便放鬆了警惕,一張絕美的臉上浮現出笑意,笑自己常年的作戰經驗,讓她現在都有些神經質了,隨即緩緩起身問道:“父親,您怎麼起這麼早?不多歇息一會兒?”

面前褐色常服,頭髮花白的中年男子是他的父親,當今北楓國的護國大將軍司徒峰!

司徒峰面色嚴肅,隨即一擺手,使來一端著茶水的丫頭,接過丫頭手中的茶杯,遞給樂正蔓說道:“按照祖上規矩,出嫁早上的第一杯茶,必須是老夫遞給你的。”

這麼多年她只知道司徒峰對她冷淡,自己連姓氏也是跟著阿娘姓,便很少去得罪他,如今他既為她著想,便想也沒想,接過茶水,緩緩喝下。

那茶水入口,滑向咽喉,緊接著如同一團火一般在自己心口燒起來,樂正蔓這才察覺不對,難受之際,手中的茶杯落地,茶杯摔碎的那一刻,她恍然大悟。

“這……茶……”樂正蔓一臉的驚慌,心裏隱隱覺得不安起來。

司徒峰突然大笑起來,輕撇地上破碎的茶杯,“這杯茶是特地為你出嫁準備的!怎麼樣?可合口?”

“父……你……下毒……害我!”

不知是何毒,如今樂正蔓已經支撐不住身體,緩緩向地上倒去,眼神裏滿是不解跟驚慌,她沒想到她的親生父親會親手向她遞來毒茶!

司徒峰不理會,瞧了樂正蔓一眼,只見她鼻孔已經挂了兩行黑血,眼神卻有些兇光的看著自己。

“若是不下毒,以你的武功這楓都城誰能抓住你,二十一年前老夫仁慈留你一命,如今老夫再也不會心慈手軟!”

司徒峰佈滿褶子的臉上露出兇狠之色,一雙眸子像是利劍一般盯著樂正蔓。

“我……這……究竟是……是因為……什麼……”此刻的樂正蔓心中只有不解跟疑惑。

“你也不必恨我,這皇后之位,本不該你坐,只有除了你,你三妹才可無後顧之憂!”

“我……終究……終究也是你……親生女兒……你……你為何……這般狠心毒害我!”

樂正蔓一聽是為了三妹司徒靜坐上皇后的位置,司徒峰不惜毒害她,一時胸口如同堵了一塊石頭一般,喘不上氣,一口血噴了出去。

“既然你已是要死之人,我不妨就實話跟你說了吧。”司徒峰語氣輕鬆,轉身在桌案旁坐下,“你只需記得,你並不是我司徒峰之女,而是前任大軍師之女,本該二十一年前就隨大軍師一家去死的,是你母親於心不忍殺掉你這個尚在襁褓中的嬰兒,將你救下,說是她在彬州戰場所生,所以才有了你的今日,我本已經決心放過你,千不該萬不該,你不該同你三妹搶這皇后之位,不該讓我覺得你是個禍害!”

大軍師!

禍害!

原來這就是司徒峰這麼多年來對她冷眼相待的原因,她是聽過大軍師在出征之時串通外賊,被半路截殺,而大軍師一家幾十口人一夜之間也被屠殺,軍師府被一把大火燒了個乾淨,竟不知那才是她應該真心相待的家人!

原來她竟然認賊作父二十一年!

樂正蔓覺得眼眶朦朧,微微閉眼,眼淚掉了下來,睜眼時,卻看到手背上的眼淚竟是鮮血!

房門外再次進來兩人,她像是看到希望一般,努力支撐起身子,呼喚那個她用心輔助了五年的男子,強撐著身體爬向他:“楓……言……救我……”

那男子一身深藍色龍袍,上面用金線繡著龍,看到樂正蔓如此模樣,眼神裏竟有些厭惡,一腳踹開了臉色蒼白如雪挂著兩行血淚的樂正蔓。

倒地的樂正蔓又吐了一口血,捂著胸口,近乎絕望的眼神癡癡的看著眼前她用性命保護了五年的人,如今竟然一腳將她踹開!

“如今你還想著陛下救你,你也不想想,沒有陛下的旨意,父親敢對你如此嘛!”

說話的是她的三妹司徒靜,如她一般鳳冠霞帔,唇紅齒白,居高臨下的望著她。

樂正蔓心中咯噔一下,心涼了一大截,卻還不死心的看著他問道:“楓言……她……她是騙……我的對不對?”

她用五年時間助他,不惜為了他殺掉所有擋他道的人,親自上戰場,雙手沾滿鮮血,卻換來他如此狠心對待。

“寡人是不會娶一個低賤的罪臣之女為皇后的!當初接近你,也是因你這個大軍師之女的謀士能力,從不曾對你真心!”

莫楓言的居高臨下,狠心相待,讓她身子再次癱軟,眼睛裏血流不止,“枉我……真心相待……竟……換來……如此下場……”

“真心相待!如何真心了?你不過就是為了皇后之位罷了。”莫楓言有些嘲諷的問道。

如何真心?這麼多年她做的一切難道不是真心相待嘛!她所付出的一切難道都是欠他的嘛!

司徒靜撲到莫楓言懷裏,調情般的說道:“陛下不如挖了她的心來看看,究竟真不真呢!”

“好啊,那就挖出來瞧瞧。”

說罷,真的有人拿了那短刀來,樂正蔓看著眼前大笑不止的三人,心已死,淚已盡,緩緩閉上雙目。

刀子插進她胸膛的那一刻,她聽到司徒靜得意的說道:“二姐,你就放心去吧,這皇后之位,妹妹會替你坐好的!”

胸口的疼痛,讓她差點咬斷舌頭,剩著最後一口氣,猛的睜開眼睛,怒視三人,雖不能言語,可是眼睛裏不停流出的血,足以證明,她此時此刻的憤恨!

臨死之際,她暗暗發誓,若有來世!定要他們償還滅門之痛!償還挖心之疼!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