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某年某月某一天,蘇妖嬈頭頂烏黑帽,跪拜在這個傳說中拜神最靈驗的寺廟裡,這鳥寺廟,在古代可是免費進進出出的,而且還會免費給居住的。

我靠,做到現在可好,不但進來的門票貴,而且這附近居住的酒店,更不是普通的貴,我的銀子啊!

蘇妖嬈欲哭無淚的跪在那蒲團之上,雙眼盯著那上面金光閃閃的佛像,錢啊錢啊錢,那佛像黃金做的,值不少錢啊……

直到一旁的好友鶯鶯用力地拉扯著她,大聲叫道:「蘇妖嬈,我們花錢來這個寺院,是來這裡許願的,不是讓你對著佛像流口水的……」

一聲巨雷,只見四面八方的眼神,全都縮到她的身上來了。

蘇妖嬈雙眼含淚的盯著好友鶯鶯,「你幹嘛如此大聲?」

「我呸,收起你可憐蟲的模樣,這招用了幾百年了,你不嫌煩啊?」

鶯鶯鄙視地看了她一眼,蘇妖嬈,蘇妖嬈,就沒有看到她哪些有點妖嬈的氣息,真不知道阿姨當初怎麼就取了這麼好聽的一個名給她。

瞧她這整天昏昏沉沉、迷迷糊糊、渾渾噩噩的樣子,十天半個月不出門一趟,正是太對不起蘇妖嬈這個名字了。

蘇妖嬈看著好友的眼神,心知又在暗中BS著她的名字呢!

誰讓老媽取了一個和自己這麼不搭配的名字啊,她扭過頭,整個人聳著雙肩,兩個大眼睛無神的盯著地面,雙掌合併,認真的求拜了起來,還不是這該死的女人硬要進來許願的,關她屁事。

旅遊也是她硬拉著自己來了,就一個理由,說是怕自己發傻了。

我呸,盡給自己找理由,我還不知道這女人,就是找不到人才拉著自己,哼,沒心沒肺的傢伙。

想到這裡,她又想起她的大床和她的本本了,親愛的本本和大床,等俺這次旅遊完了,以後就天天陪著你們哇!

而後心裡默默的念道:「佛祖啊佛祖,萬能的佛祖,求你就賜我一個錢多得花不完,長得又帥得掉渣的男人吧,你要是賜了我這麼一個男人,我以後肯定天天給你燒高香,天天念著你的好。」

而後就像公雞啄食一樣,不停地點著頭。

鶯鶯求拜完後,扭過頭看著蘇妖嬈,雙眸瞪得老大,她是吃錯藥了才拉這個蠢女人一起來的。

她這模樣,整個人彷彿是快要入夢了一般,嘴角含著特詭異的笑容,要說多恐怖就有多恐怖,真是給自己丟臉丟到家了。

她伸手拿了一枝籤,而後用盡全力地拉扯起好友,直往外面拖。

拖到一旁解籤的地方後,她惡狠狠地扭過頭道:「給姑奶奶站好,你要是再睡著了,我就廢了你不可。」

然後她便去一旁排隊,蘇妖嬈無聊地站在那裡,靠在門邊上,抬頭仔細地打量著那個解籤的光頭師傅。

瞧那模樣,低著頭嘴裡默默地念了半天,而後說了半天的好話,最後居然冒出來一句,「施主,五十塊錢,謝謝!」

蘇妖嬈瞪大眼睛看著求解籤的女子掏錢,再看看那光頭和尚,慈眉善目的笑著看那女子掏錢。

又要花錢?靠!

她上前拉著馬上就要排到的鶯鶯,道:「不解了。」

鶯鶯一個不注意,被她給拉出來,想掙開她的手臂,怎麼也掙不開,這該死的女人,瘦瘦小小的,今天怎麼就力氣這麼大?

好不容易兩個人拉扯著走了出來,鶯鶯瞪大眼睛看著她道:「大姐,你最好給我一個解釋,不然我真的要掐死你,我排了半天的隊,你居然就這樣把我拉出來了,你皮癢了還是欠抽了?」

蘇妖嬈瞪眼看著她道:「你知道不知道,解個籤要五十塊錢的?」

鶯鶯一聽,就是因為五十塊錢把自己拉出來的,整個人氣得猴蹦亂跳的,「你丫的鑽到錢眼去了?人家不收錢喝西北風呀,你以為還是古代,動不動就有人給香火錢,難不成你還叫人家去化緣不成?」

蘇妖嬈嘟著嘴巴道:「這不是他們該做的嘛!」

「你給我滾……」鶯鶯氣得用力地推開了她。

蘇妖嬈一見鶯鶯真的生氣了,忙扭過頭,笑瞇瞇的湊到她身邊哄勸:「唉,我說姑娘,你生氣了?」

「滾……」

「好嘛好嘛,我再進去排隊給你解籤就是了。」

「……」繼續生氣,不理她。

蘇妖嬈一咬牙,狠了狠心道:「那我們解籤的錢我也出了,成了吧!」

「成交。」

鶯鶯賊賊的扭過頭來,笑嘻嘻地盯著她,妖嬈看著她的笑容,驚呼起來,該死的女人,又玩自己。

她剛想發飆,後面響起一片笑聲,兩個人詫異地扭過頭,原來是那寺廟裡的光頭和尚,只見他整張臉笑得特燦爛,朝她們說道:「兩位的籤我免費解,如何?」

蘇妖嬈一聽這話,忙從鶯鶯手中搶過籤,笑顏逐開的遞了過去,嘻皮笑臉的道:「那感情好,謝謝你啊!」

鶯鶯見蘇妖嬈這樣,整個人頭都大了,這女人也不管別人是好人還是壞人,腦子真還是少了一根筋。

那和尚看了半天,又瞇了雙眼半天,而後睜開眼睛朝兩人詭異一笑,「天機不可洩露啊,兩位施主最近要小心啊!」

蘇妖嬈和鶯鶯聽罷這話,瞪大了雙眸片刻,整個人幾乎要抓狂了起來,該死的,她們兩個人期待了半天,只出來一句,天機不可洩露,這不是耍她們嗎?

那和尚哈哈大笑起來,而後不由分說,把一個東西分別硬塞到她們手中,轉過身,邊走邊道:「希望這個可以幫到你們兩個,哈哈……」

後面的兩個女人早已經被氣得黑著整張臉,兩個人大眼瞪小眼的看了半天,尖叫了一聲,再攤開手掌一看,原來是一塊玉佩。

鶯鶯大叫道:「這是什麼破玉佩,我隨便在大街上買一個,都比這好看。」

說罷就想丟掉,妖嬈忙攔著她道:「唉,先別丟啊,再看看啊!」

「看看,看個P呀!」說罷,鶯鶯便拉著妖嬈要離開了。

而後後腳跟一個踩空,兩人這才想起,這寺院是在半山腰上的,寺院除了幾條小道,其他的都是在深山樹林。

而這一腳踩空,兩個人只感覺身子不斷的在飄浮,暗叫道:我命休矣!

不知道過了多久,蘇妖嬈這才有一點點知覺,緩緩的睜開雙眸,四處扭著頭,哇,錢哇,這有好多金燦燦的東西啊!

再仔細一看,嘖嘖,真是有錢人家啊,全都是古色古香的家俱。

呃,等等,她不是從寺院的山上摔下來的嗎?怎麼會摔到這裡來了,莫不是摔到人家家裡來了?

不等她細想,一種混合的香味飄入鼻間,刺激著她的鼻子,再一扭頭四處看著,一張大床上正在嘿咻的兩個人,吸引住了她的目光。

嘿咻,嘿咻……

她瞪大眼睛看著那正在運動的男的,而她身下的女人滿臉緋紅,那雙細腿緊緊地勾著那男人的腰身。

而那男人的身上,嘖嘖,點點汗水在身上滑落,額前的頭髮可能是劇烈運動太久,有幾縷髮絲貼在額頭上,那一前一後運動得好猛烈哇!

再看看那古銅肌膚上的汗水,配上那動作,實在是性感極了,太性感了。

前段時間還和鶯鶯商量著去哪弄張A片回來看呢,每次看小說裡寫的,太沒感覺了。

你說若是去外面買吧,她一個女孩子,哪裡好意思呀,在網上下吧,可是電腦會中毒,她是著實拿這個A片沒有辦法。

尤其是對於她這種寫網文的,說出來沒有看過A片,實在是讓人笑死了,可她確實是沒看過,現在可好了,直接看到真人表演了。

實在是太精彩了。

腦子還沒有回神的她,下意識的叫了好友一聲,「鶯鶯,真真實實的春宮戲呀,快點過來看。」

耳邊沒有出現鶯鶯張牙舞爪的樣子,她有些詫異地扭過頭,看樣子估計是摔散開了,她還活著,估計她也應該沒事,想到這裡,她再次扭過頭盯著床上正嘿咻嘿咻的兩個人,細細地看著。

沒辦法,實在是真實版的××○○,難得看到啊,這一摔還摔得真是地方。

她瞪大眼睛,眨都不眨地盯著那兩個人看著,咳咳,不好意思啊,實在不是她色,是那兩個人的表演太出色了。

而床上的女子像是感覺到別人的注視,下意識地斜眼看了一眼這邊,見是她醒來,整個人怔了一下,而後挑釁的看了她一眼,整個人雙腳用力地勾緊身上男人的腰身,那叫床聲也越來越大。

她以為她會嫉妒或者吃醋,可是沒有她想像中的表情,可女人最基本的害羞她總該有一點吧!

可她不但沒有這些想像中應該有的表情,反而是一臉好奇,好像個乖寶寶在學習般的盯著她看,這一發現,讓她再也繼續不下去了,她輕輕的推了推身上的男人,嬌柔萬分的叫了一聲,「皇上……」

那身上的男人正不停的運動著,彷彿脫韁的野馬一般,聽了她的叫聲,喘著氣息地問道:「什麼事,愛妃?」

她臉色緋紅的指了指蹲在一旁,正好奇萬分地盯著她看的蘇妖嬈,溫柔的道:「姐姐好像醒過來了。」

言罷,更加大聲地呻吟起來,腰肢更加妖嬈地擺動起來,整個人如同蛇一般刺激著男人的情欲。

那男人聽罷她的話,微微一怔,可身下女人那妖嬈嫵媚的樣子再次刺激著他的情欲,小腹熱流直竄,再次狂奔起來……

蘇妖嬈彷彿壓根沒有發現,兩個人已經發現她醒來,並說的就是她,整個人興致勃勃的盯著床上的兩個人仔細地看,不願意錯過一絲一毫。

不知道看了多久,妖嬈漸漸有了一絲絲睏意,哈欠連連的,整個人也更加的惱怒起來,這兩個人怎麼××○○的沒完沒了啊!

呃,好像,好像都好久了,兩個人也不怕精盡而亡。

唉,既然他們還在××○○那就繼續吧,反正她是看夠了,這兩個人的表演雖然不錯,可是就是太能××○○了。

想到這裡,她伸手揉揉眼睛,準備去找鶯鶯。

前腳還沒有離開大門,只聽見一聲森寒刺骨的聲音響起,「站住。」

呃,被發現了,蘇妖嬈嘴角抽動著,鶯鶯不在她身邊,這可怎麼應付啊,想到這裡,她欲哭無淚。

許久,她感覺到她自己能笑得特真誠的時候,這才扭過頭來,笑瞇瞇的說道:「我什麼都沒看到,你們繼續啊!」

床上那男人聽罷,濃烈的眉頭輕輕一挑,「哦,原來朕剛剛和朕的愛妃做了這麼久,皇后還不知道是做什麼嗎?」

皇后?愛妃?朕?

哪個親愛的能告訴她是怎麼回事?她這才認真地打量起床上的男女,男人,長髮,真得好長,現代人沒有留長髮的習慣。

那女人,美,真的美,而且有些媚,整個人赤裸著身子靠在那男的懷裡,兩個人的,呃,身子還沒有分開。

是××○○沒錯,可好像是古代版的××○○。

再看看這整個屋子,繡著龍鳳花紋的床榻,大紅色的床單被褥,那桌子上放得皆是喜餅呀,什麼都是紅色的。

她下意識的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身上,整個人僵硬住了,大紅色的嫁衣,頭頂的鳳冠霞帔。

她猛的抬起頭,再次打量著整個屋子,大紅燈籠,大紅色的喜字,處處都是紅啊紅,而那男人,她看著地板上凌亂的衣衫,她有些做不清楚狀況了,難不成,這就是她和床上正××○○的婚禮?

可這不可能啊,她明明就還沒有結婚呢!

還未曾做清楚眼前是什麼情況,只見那男人抽離了那女人的身體,那個女人張次呻吟出聲,妖嬈嫵媚的叫了一聲:「皇上……」

那男人停了片刻,扭過頭邪惡的笑著,大掌在那女人胸前狠狠地揉搓幾把,「愛妃等會,朕待會再餵飽你啊!」

噁心啊,真噁心,那女人腦子裡裝的什麼東西啊,沒見那男人的陰險嗎?

那女人嬌滴滴的低了頭,那男人見狀,冷聲的地笑了笑,而後整個人赤裸著身子走了下來。

蘇妖嬈忙捂住眼睛,不能看,不能看,會長針眼的,可是她還是忍不住好奇,悄悄地張開手指。

呃,好醜啊!

真的好醜哇!

她忍不住嘀咕了一聲,「怎麼這麼醜啊?」

這聲音不大不小,剛好可以讓我們偉大的皇上聽見,他一聽這話,整個人暴跳如雷,天啊,這蘇相國還真是有一個好不知羞恥的女兒,而且那該死的女人,剛剛說什麼,居然,居然說他那裡好醜,這該死的女人。

他一步步的走上前,森寒刺骨地問道:「你說什麼?再給朕說一遍。」

呃,說什麼?

回想剛剛說的話,蘇妖嬈瞪大眼睛,完了完了,這男人最在乎的地方被自己不經意地說了一個醜字,男人最不能容忍這個了,尤其還是在這個奇怪的地方,這一直自稱朕的男人,不會掐死自己吧!

想到這裡,她堅定的一口否決道:「沒有,我什麼都沒說。」

「是嗎?那朕的耳朵出了問題嗎?」

嗚嗚,這個男人怎麼那麼難伺候啊,盡會挑刺。她搖搖頭裝著一副可憐蟲的模樣,小聲而堅定的說道:「我真的什麼都沒說。」

打死都不能承認。

那男人聽罷,冷哼了一聲,站了起來,那個那個,那個地方剛好放在了蘇妖嬈的雙眼前,她驚叫了一聲,忙捂住雙眸。

不能看,不能看啊!

那男人見狀,嘲諷的半蹲著身子,大掌勾起她的下顎,冰冷的道:「怎麼,朕的皇后害羞了?」

呃,你太了解我了,是呀,人家害羞了。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