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三個月過去了,柳府內早早備好了東西,等待著柳家嫡女的及笄。

柳郡候年輕時是斌州的第一美男子,先不說外貌如何的俊美,就他那三歲出口成章的才學也是眾多人所不及的,而柳郡候又是癡情男子,娶了相貌平平的元家大小姐後一直過著琴瑟和鳴的恩愛日子,誰知成親五年無所出,為了柳家子嗣不得已為丈夫娶了貌美小妾,正當人們唏噓柳郡候會移情別戀美貌小妾時,柳夫人卻傳出有了身孕,柳家嫡女出生後更是被寵上了天,當時斌州所有未出閣的姑娘玻璃心碎了一地啊!

今日是柳家嫡女盈綰的及笄之日,排場之大可見柳郡侯對嫡女的重視。斌州好多貴公子紛紛圍在一大早就圍在柳府門前,可惜女子及笄之禮是不能有男客,所以柳郡候一邊指揮者家丁打扮著柳府,一邊還要應付這些不按常理出牌的貴公子們。

盈綰坐在鏡子前面,一早就被叫起焚香沐浴折騰到現在,奶娘俞氏捧著她的發細細的梳著。俞氏是元小婉的陪嫁丫鬟,自從元小婉去世之後一直是她照顧著盈綰的生活,對她來說盈綰即是主子又是女兒。盈綰的發很柔,俞氏小心的捧在手裏輕輕的梳著。

盈綰拿起梳粧桌上的小刷子,佔著少許硃砂描繪著額角的梅花,瞬間一朵綻放的嬌嫩欲滴的梅花跳躍于額前。

奶娘俞氏看著鏡中出落得亭亭玉立的女子,想起了自家小姐,盈綰完全繼承了柳郡候的絕色,若說唯一與母親有聯繫的除了血緣就是那雙靈動的眼睛,當年的元家小姐就是憑著這雙眼睛讓柳郡候沉溺其中。

俞氏替盈綰帶上白玉耳墜,扶起盈綰帶著她去了前廳。前廳客人們都到齊了,柳郡候清了清嗓子說了讚詞,話音剛落俞氏牽著盈綰出來,三千青絲垂至腳踝,盈綰走向前,恭敬地跪在蒲團上。司儀站起身凈了凈手,接過一旁托盤中的髮簪捧起那柔順的發片刻便綰成一個流行的飛天髻,斜插上一根白玉簪子。

盈綰恭敬一拜,接下來便是各種儀式,及笄之禮過程複雜繁多,一兩個時辰下來,及笄禮終於結束,慕兒心疼地扶著已經是虛脫的小姐去了梅軒閣,盈綰剛坐下喝了口水,某人便不請自來了。

“妹妹恭喜姐姐及笄之禮,這是送姐姐的小小心意。”

盈綰只瞥了眼,道:“這麼好的珍珠鏈子還是自己留著吧。”

“妹妹知道姐姐的好東西多,但這也是妹妹的一點心意。”君蘭不停的瞥向堆滿禮物的桌子。

“我們小姐很快就要進宮做主子了,某人是來巴結的吧!”慕兒沒好氣說道。

柳君蘭也不生氣,笑嘻嘻的將東西放下:“姐姐既然要歇息妹妹也不打擾了,先走了。”

盈綰放下水杯一手推開桌上的盒子,顆顆飽滿的珍珠鏈子在光照下熠熠生輝,可見這串珠子價值連城。她柳盈綰上過一次當就不會有第二次!

“把它送去大堂掃地的劉嬤嬤吧。”慕兒笑著捧著盒子出去了,那樣子像是見了什麼噁心至極的東西。

選秀三年一次,而且必須是滿15歲,待選秀女進宮後留下的好命的成了后妃或者是指給皇子,要麼就成為女官宮女直到二十五歲離宮出嫁。盈綰不知道去年為何自己就上了秀女名冊,這分明是不合常理……但是無論如果她是秀女這個事實,只希望不會有變故,但是一想到上次柳郡侯說的話,盈綰還是有點擔憂的,只怕這個秀女之位……

正當盈綰沉思,外面是一陣喧嘩,慕兒趕緊去打探消息,她拉住一個丫鬟問道:“出什麼事了?”

丫鬟臉一紅支支吾吾道:“劉嬤嬤勾引老爺,被夫人抓到了,如今正被壓在內堂……而且……而且劉嬤嬤衣衫不整……”

慕兒一愣急忙跟著自家小姐趕往內堂。

menu